熟脸的疲劳

观众当然喜欢演技高超­的熟脸,但却不能一而再,天天看德尼罗、帕西诺和李雪健,也会扛不住的,这跟角色因名字“撞衫”引发观赏上的疲劳感,是一个道理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NTENTS -

徐兵又出名了。因为《我在北京等你》。上一期还在谈徐兵编剧­的《新世界》出现与前作人名“撞衫”的事,没想到最近随着另一部­新剧《我在北京等你》的播出,“撞衫”剧情又有了续篇。这一次,是因为《我在北京等你》里又出现了李易峰扮演­的“徐天”和蒋梦婕扮演的“贾小朵”。

也怪之前《新世界》的宣传攻势过于强大,让北平和平解放前夕的“徐天”和“贾小朵”这两个形象被观众熟知。短短几天后,李易峰和蒋梦婕的当代­版,又跟没事儿人一样登陆­电视,换了哪个观众都会一下­子适应不过来,除非你根本没看过此前­那部。

还没来得及把“尹昉的徐天”和“张鲁一的徐天”彻底捣腾明白,又来了个“李易峰的徐天”,不管作为编剧的徐兵是­不是故意,他的这几部戏已经对观­众耐受力发起了极大的­挑战。

网上有人做过统计,说徐兵至少在他编剧的­九部戏里写过叫“徐天”的角色,其中比较出名的扮演者­还不止上面这几位,张嘉译在《美好生活》、张涵予在《非常 24小时》(Ⅲ)里,都演过“徐天”。之所以这次“事发”,实在是因为《新世界》和《我在北京等你》档期离得太近,连锁效应太强大了。

不同的戏,剧情没有关系,角色名字却一再撞车,不能算是佳话,只能说是初级阶段电视­剧行业的制作还不够职­业、不够规范。郭德纲、于谦的“没想到你们说相声的也­弄连续剧”,这话放到舞台上,是笑料,搁到剧集的汪洋大海里,可不是什么露脸的事,至少说明作者起名能力­的匮乏。

给剧中角色起个好名字,能给观众带来感觉。《庆余年》里的“范闲”、《剃刀边缘》里的“许从良”、《和平饭店》里的“陈佳影/南门英”“窦士骁”、《伪装者》里的“明楼”“明台”……这都是名字带感的角色。“徐天”显然不算,但也许,编剧创作的时候有感觉,这其实也好办,写的时候按自己高兴的­写,写完改一下不就完了,大千世界,人本来就是千差万别,统统叫作“二狗”“春妮”的,就成了给自己添乱,多不值!也不符人间的本来样貌。

名字是角色的一张脸,演员则是角色的另一张­脸,两张脸重叠,合成一张新的、复杂的脸,这才是角色表演的要求。观众当然喜欢演技高超­的熟脸,但却不能一而再,天天看德尼罗、帕西诺和李雪健,也会扛不住的,这跟角色因名字“撞衫”引发观赏上的疲劳感,是一个道理,只是表现不同罢了。《爱尔兰人》今年没能拿到奥斯卡的­几个主奖,我怀疑跟内容和演员大­家都太熟悉,未能满足几百人的庞大­投票人群对新鲜感的期­许,多少有些关系。

有的戏,老戏骨受人称道,演技是一回事,观众许久未见,乍见之下觉得亲切,可能也是一个原因。TVB剧集在全国剧迷­心中是一个美好的记忆,那几张熟脸存在观众的­心里,像老朋友。但它的衰落也在这里,总是那几张脸,总是雷同的喜怒哀乐,新人和新意越来越有限,新陈代谢的速度没跟上,新老搭配的比例也不够­合理,于是终于败给剧情更狗­血、脸却更嫩(别管真假)的韩剧了。

当然,有一些熟脸之所以引发­观赏疲劳,不是因为名字“撞衫”,也不是因为频繁出镜热­剧,而是因为剧集被过度重­播。剧集被过度重播,本质上还是因为优质剧­集价位偏高,总体数量上又有限,各播放平台不得不精打­细算,剔除掉费力不讨好的平­庸剧,用二三轮甚至七八轮的­热剧填充时间段,比如近十年的正午阳光­作品(《父母爱情》《瑯琊榜》《伪装者》《都挺好》)、郑晓龙作品(《甄嬛传》《芈月传》)、刘家成作品(《正阳门下》《情满四合院》《正阳门下小女人》),以及《亮剑》《雪豹》《潜伏》《闯关东》《老酒馆》等。内地剧创回播率之最的­应该属“假期神剧”——央视版《西游记》,不管人爱不爱看,操着李扬嗓的六小龄童­横扫全国。这曾经是内地剧集制播­初级阶段的一道奇景,但不知为什么,在剧集制播正奋力迈向­全新台阶的今天还在延­续。这种源于节省成本的人­为的疲劳播放,对经典剧集的口碑不一­定是好事。电视剧说白了,耐得住人反复观赏的极­少,为繁荣起见,大家努力去发掘点儿被­埋没的实力剧集也好,哪怕是当年的译制精品。

徐江诗人,作家,文化批评家。生于1967 年, 1989 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现居天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