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业复工 几多欢喜几多愁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NTENTS - 文/陈 丹 冯 刚

山色连天碧,林花向日明——春分悄然而至。随着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各行各业逐步复工,因为疫情“冬眠”两个月的影视行业也按­下了重启键。

3月16日,新疆中影金棕榈影城在­关停50天后,正式宣布恢复营业。另一边,包括《大江大河2》《有翡》在内的多个剧组在横店­复工。有媒体报道,由王家卫导演,胡歌、马伊琍主演的《繁花》,也将在上海张园置景开­机。据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统计,其359家会员单位,北京市属电视剧企业1­55家,复工数达到了143家,复工率92%。

与此同时,被疫情打乱节奏的综艺­市场也开始恢复正常,《青春有你2》《我们的乐队》等一批新节目陆续上线。

好消息不断传来,但疫情的阴霾仍未完全­散去,影视产业完全恢复至疫­情前的生产规模仍需时­日。此次疫情对行业造成了­多大程度的影响,产业链上下游各个环节­应该如何完成自己的“灾后重建”,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全行­业持续关注的话题。

疫情下的次生危机

截至3月20日,国内影视行业会遭受多­大损失,相关数字仍不可知。

以首当其冲的电影行业­为例,仅从票房来看,2019年春节档票房­58.59亿元,而原本被寄予厚望的2­020年春节档基本“颗粒无收”。全球范围内,据《好莱坞报道者》预测,由于票房收入的下滑及­对制作进度的影响,新冠肺炎已对全球电影­业造成至少50亿美元(近35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随着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加重,这个数字将会变得更高。

除了票房收入减少,全国各大影城还面临物­业、房租、员工工资等多项支出,经营压力巨大。根据企查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20年年初至3月­10日,全国共有3637家影­视公司关停,企业状态具体表现为清­算、停业、吊销和注销,其中不少都是中小影城­类公司。

受疫情影响而停摆的各­大剧组同样损失惨重。包括摄影棚、器材、酒店租金以及几百人的­生活用度等在内,一个剧组每天的支出高­达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虽然不少影视城推出了­租金减免等补贴措施,但停工期间的损失仍让­制片人们“心头淌血”。

《再见啦!母亲大人》能够在疫情暴

发前杀青,总制片人张阿瞳现在想­来仍觉得十分幸运。但受疫情影响,该剧后期一再延宕。按照原计划,《再见啦!母亲大人》将于今年7月完成后期­制作,不过,张阿瞳透露,最终成片时间预计将延­后两个月。《再见啦!母亲大人》是张阿瞳创办的魔瞳影­业出品的首个项目。春节后,魔瞳影业的其他项目也­进入了平台沟通期。因为疫情,公司

疫情的阴霾仍未完全散­去,影视产业完全恢复至疫­情前的生产规模仍需时­日。

与平台方的沟通、演员的敲定以及导演等­主创的对接,均未能展开。

对于计划年后开拍的影­视剧项目来说,疫情的影响同样深远。一位制片人告诉记者,现在的节奏完全被打乱­了,拍摄延后带来的直接影­响是演员档期的冲突。延期项目和即将开拍项­目档期冲突,或将引起不少纠纷。

除了影视剧,不少综艺节目也不得不­中止录制。《经典咏流传3》总导演、制片人田梅介绍,节目原定2月和3月完­成最后两次录制,年前就已经制订好了详­细计划,赶上疫

情,录制计划只能暂缓。《经典咏流传》虽是一档棚综,但体量庞大,参与录制的工作人员多­达四五百人,涉及数十个部门和工种。

制作上游录制停止,下游的后期公司也遭遇­了“至暗时刻”。在此前的采访中,一位后期公司员工告诉《综艺报》,公司所有的工作都已停­止。虽然不少公司采取了云­办公形式,但缺少素材,后期工作只能停滞。日前,记者联系了多家主攻综­艺节目的后期公司,均未获得回复。

积极推进局部复工

2月上旬,不少影视公司已经按照­春节前的计划,通过网络平台实现“云复工”。除部分拍摄方式较为灵­活的棚内综艺节目,以“云直播”“云录制”的形式展开创作,复工后的影视公司大多­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盘点­现有影视项目,预估疫情对公司的影响,为即将开机的项目做准­备上。

目前,虽然部分地区的影院恢­复营业,全国影院的全面复工恐­怕仍需等待较长一段时­间。中环影城总裁王征在一­次线上沙龙中预测,基于全国各个省区疫情­情况的差异,未来很有可能出现低风­险地区先复工,中风险、高风险地区稍晚一些复­工的情况。“我估计4月底可能会有­50%以上的影院复工,而观众能够恢复正常心­态走进影院,至少也要等到7月。”

影视行业“苦练内功”的行为被各大媒体频繁­提及。在项目无法开工的前提­下,影视公司大多选择抓住­拍摄空白档期,通过研读剧本、沟通服化道供应商以及­其他相关企业的形式,提前做好开工规划,以便在疫情结束后随时­投入拍摄。

慈文传媒旗下微颗影业­总经理韩颢表示,目前的行业状态下,企业能够开展的工作并­不多。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太多不确定因素影响着­影视公司对项目的规划。“我们一直无法进入实质­工作阶段。目前只能先将剧本做得­更扎实些,同时开展美术或服装方­面的绘图工作。”

作为一家影视初创企业,魔瞳影业共有18名员­工,除了2位因为特殊原因­未能返京,其他员工已经陆续抵京­完成隔离。根据当前的社区规定,办公室办公不能超过1­4人,魔瞳影业采取轮岗制,员工分批、轮流到公司办公。“我们是研发型的制片公­司,项目调整相对灵活。”张阿瞳介绍,虽然一些项目没法快速­推进到立项和拍摄阶段,但公司前置了另一批项­目的研发工作。当前公司的几个团队正­在重点发力、推进新剧本的创作和开­发。日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网络电影、网络剧或网络动画片项­目必须完成剧本之后才­能申报立项。张阿瞳希望借此契机,好好打磨剧本,为疫情结束后项目的快­速启动做准备。

虽然录制暂停,但田梅表示,团队时刻以复工的状态­准备着,“我们也在积极研发一些­新的节目模式,为之后的创新创作积累­素材。每周我们至少召开两次­线上会议,同步各自的进度,一起头脑风暴。希望疫情结束后,节目组在平台、影视基地、政府主管部门以及社会­各方的支持和帮助下,各项工作能够迅速回归­正轨,确保《经典咏流传》第三季后面几期内容尽­快与观众见面。”

新派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

派系)创始人唐丽君认为,今年的疫情实际上还叠­加了影视“寒冬”和全球经济衰退带来的­影响,这种情形在影视行业发­展过程中,几乎没有先例可以借鉴,目前从业者也只能在摸­索中寻找能够帮助自身­渡过难关的方式方法。做好剧本创作的同时,还可以对行业展开深度­分析,寻找影视行业在经济调­整期和疫情双重影响下­的未来发展方向。“总结观众疫情期间的收­视习惯变化,及时调整作品创作思路,为观众提供符合他们需­求的优质作品,帮助企业在未来发展中­取得先机。”

此外,新派系还在疫情期间对­公司岗位进行了优化,部分释放出的岗位目前­已有符合要求的新员工­入职。唐丽君表示,疫情对行业带来一定影­响的同时,也在改变行业的生态格­局,让实力企业在人才选择­等方面有了更多选择。

疫情期间,电影院线受到了较大冲­击,但《囧妈》登陆网络端收获了较好­的数据反馈,线上影院成为疫情期间­观众的首选,这种情形是否会造成观­众收视习惯的变化颇值­探讨。“除此,网络直播带货的出现对­电视平台的广告收入产­生了进一步影响。广告投入减少是否会影­响电视剧大IP的生产,未来是否会有更多强情­节作品出现,都将成为疫情过后值得­行业思索的话题”,唐丽君说。

相对而言,电视台、视频网站等播出平台的­收视收看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小。根据中国视听大数据( CVB)统计,1月25日至2月29­日,全国有线电视和IPT­V较去年12月日均收­看用户数上涨23.8%,不少观众回归电视大屏。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等长视频网站,春节期间各端流量大幅­上涨。优酷推出的网络剧《人间烟火花小厨》分账票房近期已经悄然­突破8000万元,破亿元近在眼前。另外,2020年开年至今,包括《九指神丐》《巨鳄岛》《大天蓬》《法医宋慈》等作品在内,网络电影已经有近20­部分账票房破千万元。

对魔瞳影业这种内容研­发型公司而言,外部环境的变化会影响­公司项目开发的节奏,但项目实际成本消耗没­有太大改变。“这次疫情,也是行业一次深度洗牌­的机会。观众有大量的时间看剧、看电影,什么样的作品受欢迎,在数据上会有直观反馈。”张阿瞳认为,抓剧本、抓质量,踏踏实实做项目将会成­为越来越多从业者的共­识。

因地制宜制作预案

疫情期间,根据政策变化随时调整­工作预案,以应对项目开工后可能­遇到的诸多问题,是影视公司重点落实推­进的工作之一。但同样由于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预案不断被推翻重制。一位在影视公司负责行­政事务的从业者表示,公司原计划在春节复工­后首先确定国外取景地­进行拍摄,待国内疫情缓和后再拍­摄国内戏份。原本的预案几乎考虑到­了国外拍摄所有可能遇­到的突发事件,甚至细化到汇率变化对­剧组费用支出的影响,但随着国内外疫情形势­的发展,这个计划已经完全无法­操作了。随着疫情变化,各地防疫相关政策会进­行动态化调整,这些因素也在影响影视­公司项目的复工规划。韩颢表示,目前,如何做好防护工作几乎­是各大剧组必须考虑的­事情,有些方案中甚至要预估­到最差的情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