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影视虚拟角色创作初探

Media - - Content - / 汪少明 程曦

大凡优秀影视片都有令人念念不忘的人物角色。人物形象是影视创作的核心和基础,是叙事和矛盾冲突的重要环节。生动鲜明的人物角色用来叙事表情、勾连故事、阐述思想,体现编创者的社会认识和审美旨趣,情节、行为、对白、场景等都围绕着人物角色来创设。

当下的影视艺术中,一些虚拟人物形象深受观众喜爱,同时也是身价不菲,如唐老鸭、米老鼠、皮卡 丘、机器猫、变形金刚、蝙蝠侠、小黄人、孙悟空等。美国《福布斯》杂志发布的虚拟人物财富榜,2015年位列第一的是唐老鸭叔叔史高治·麦克老鸭,财富总额654亿美元,火龙史矛革、钢铁侠、蝙蝠侠分别拥有541亿美元、124亿美元、92亿美元。荣获奥斯卡奖的《怪物史莱克》《千与千寻》《海底总动员》《超人总动员》《超人特工队》《阿凡达》《指环王》《水形物语》等都创作了各种 各样的虚拟角色。中国影视也有不少知名的由虚拟角色担纲的影视片,如《西游记》《封神榜》《宝莲灯》《倩女幽魂》《狐仙》《长江七号》《捉妖记》等。

影视虚拟角色的内涵

影视虚拟角色是现实的客观世界里不存在的人或物,经由创作者积极想象、精心构思,设计而成的角色形象,它是具有神奇能力的超级英

雄,拟人化的非生命体、动植物、机器人,外星球生物,或是具有情怀的神仙、鬼怪、异灵、妖精等。影视虚拟角色日趋多见,在动画片或实拍科幻、神话、鬼怪、仙侠等题材影视中尤为突出。

近年来,随着数字技术不断升级,虚拟角色的种类和数量都在明显增多,而且此类影视片投资巨大,收益也相当可观。据不完全统计,在全球票房超过8亿美元的电影74部,运用虚拟角色的多达66部之多,绝大多数由美国制作。在中国大陆坐拥6亿以上票房且不乏虚拟角色的华语电影有《美人鱼》《捉妖记》《寻龙诀》《西游伏妖》《西游伏魔》《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长城》《盗墓笔记》《大圣归来》《女儿国》《画皮》《悟空传》《九层妖塔》等。

虚拟角色具有超越现实的神奇性、融注想象的创新性、生动具体的形象性、鲜明独特的民族性、再造奇幻的技术性等特点。虚拟角色有观众比较熟知的超人、神怪、吸血鬼、动物等经典形象,还有很多与时代、与科技发展相呼应的外星人、机器人和超级英雄,如蝙蝠侠、蜘蛛侠、钢铁侠、美国队长等。当然,故事也架设在虚幻奇特的非现实空间中,如潘多拉星、中土世界、阴曹地府、游戏世界等。

影视虚拟角色的特点 可展现编创者的愿望和创意。通

过设计虚拟角色,编创者可以发挥自身非凡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充分表达理念,灵活叙事,借虚拟角色摆脱常规束缚,超越现实困境,解决生活危机,实现美好愿望,强化主观意念。在影视片中,我们不难见到一些虚拟角色有三头六臂、飞天遁地、死而复生、伤后自愈,或骑着扫帚漫天飞 行、快速运动;超人具有超强技能、正义感与同情心,每当在他人面临危机时,他便伸出援手,扶弱助残,除暴安良,拯救人类;阿童木身怀十万马力和七种武器,正义勇敢,主动承担保护人类的责任,义无反顾地与邪恶势力做斗争;神笔马良拥有神奇魔力,有画物成活、点石成金之绝技……与其说虚拟角色具有超凡绝伦的能力,不如说是编创者将自己的理想、愿望释放外化,将艺术性投射到虚拟角色之中,实现人类共同的美好向往。

与此同时,很多编创者在反映社会阴暗面,揭示现实问题时,依托虚拟时空、虚拟角色达到间接映射的效果,如英国动画片《动物庄园》是一部政治寓言作品,它通过动物反映剥削压迫和不平等的体制,反对极权主义;《狮子王》是动物王国里的“王子复仇记”;《疯狂动物城》里也反映了性别歧视、弱肉强食、政治倾轧。

使受众获得快乐和新奇感。经过

编创者的精妙设计,新奇、别致、可爱的虚拟角色具有极强的“陌生化”效应,能唤起人们极大的观影兴趣。比如,没有肌肉作为动力器官的骨骼 居然健步如飞,有情感,知善恶;机器猫聪颖机智替人解忧;汽车拟化为龅牙男,饶舌啰嗦却又乐观善良;活泼和善的鼹鼠、憨憨的龙猫、迟钝的树懒、焉坏的流氓兔、呆萌的小黄人、屡战屡败而又忠于妻子的灰太狼等,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如,动画片《花与树》中树先生能够抚琴、搏斗、求爱,树小姐梳头补妆、翩翩起舞;《花木兰》中木须龙插科打诨、胡闹搞笑、诚心护主,缓解了木兰遭难时的紧张气氛,有它的场景则欢笑不断。

虚拟角色能完成高难动作。借

助影视特效或数字技术,虚拟角色可实现真人、实拍无法完成的高难动作、夸张表情。它们的身体奇形怪状,器官可增减,大笑大叫时嘴角裂到耳垂,大哭时“泪飞顿作倾盆雨”。虚拟角色的创作有利于叙事表意,制造奇观效应,形成独特风格。

为达到喜剧效果,编创者对角色进行卡通化变形处理,身体完全摆脱物理、生理条件的限制。虚拟手法大致可分为以下三类。一是四肢可无限伸展的超能力。如美国动画《超人总动员》中的妈妈和日本《海贼王》里的路飞,《千与千寻》里锅炉爷爷有六条随意伸缩的手臂,《阿凡达》里有六条腿的战马,木偶匹诺曹说谎时鼻子会变长,金刚狼的双手可伸出利爪,猫和老鼠被压扁、拉长、变圆甚至分裂成段。二是人与兽、人与物的组合体。如美人鱼的形象、《幻想曲》里长翅膀的小天使、《纳尼亚传奇》中人面马身的战士、《画壁》里的石头人。三是非生命体被设计成人的形象。如漫威电影中的树人格鲁特、乌木喉,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树精迷谷,动画片《美女与野兽》里的茶壶、烛台、钟表、衣柜等。

资方开发衍生产品增加收益。充满想象和创意的虚拟

角色十分受人欢迎,具有较强的辨识度、文化内涵和市场影响力,一旦成功,具有品牌效应,再授权给制造产业,就能开发出玩具、文具、服装、DVD等衍生产品。米老鼠、龙猫的首批授权产品分别给面临资金危机的迪士尼和吉普力带来巨大收益,公司得以维持影视的再生产。唐老鸭、芭比公主、变形金刚、蝙蝠侠、蜘蛛侠、阿童木、奥特曼、皮卡丘等虚拟角色享誉全球,为其创投者带来稳定的收入。中国也有许多收益显著的动画形象,如蓝猫、喜洋洋系列、熊出没系列等,还有哈尔的移动城堡、猫巴士、《长城》中的饕餮、《九层妖塔》中的红犼等道具角色。衍生产品可拓展影视的产业链条,丰富资本回收渠道。积极创造经典的虚拟角色,发挥影视火车头的作用,有助于拉动其他相关附属产业的发展与繁荣。

中国影视虚拟角色创作现状

较之于雄霸全球的美国影视,中国在创作环境、资本投入、剧本开发、制片体制、主创核心素养等方面都存在着一定差距,不难发现以下几点不足。

虚拟角色数量偏少、种类有限。

笔者对近四年中美电影票房前五名的影片进行统计,北美电影票房排行前五名80%以上的影片都有虚拟角色登场,而中国前五名只有不到20%的影片有虚拟角色。美国影视的虚拟角色丰富,数量繁多,可谓应有尽有。在机器人、外星人、超级英雄、吸血鬼、僵尸、非生命体、人类与异物组合体等虚拟角色创新方面,美国远胜过中国。美国也热宠动物,表现对 象十分广泛,从绝迹的恐龙到冰川时代的剑齿虎、长毛象等,从天空的飞鸟到海里的鱼龟,再到钻地的昆虫,从中国生长的大熊猫到非洲热带的狮子,再到南极洲的企鹅。中国挖掘最多的是童话、神话题材的角色和与人类交往频繁的陆地或家养的动物,其它种类明显要少。

传统类角色居多,现代类角色偏少。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五千年

历史文化成为影视取之不尽的素材,神话、寓言、童话、传说等经典文本一直作为虚拟角色的源头。因此,中国影视中的虚拟角色具有较强的民族性,取材传统故事,而未来世界、人工智能、科技幻想领域的较少。如吴承恩笔下的美猴王、神仙妖魔被频繁翻新,而《山海经》《镜花缘》《封神演义》和蒲松龄创作的《聊斋志异》鬼怪狐妖、魑魅魍魉也多次被改编。但中国影视鲜有自己独立的发展轨迹,很长时间里中国影视很难创作出科幻、神幻和鬼怪题材的作品。近年来,影视创作思想的开放、数字技术的升级,《爵迹》《花千骨》《琅琊榜》《鬼吹灯》《盗墓笔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奇幻小说的问世,又适逢刘慈欣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和郝景 芳创作的《北京折叠》先后获雨果奖,使影视的虚拟角色有了新库源,不断涌现出新的形象,比较成功的有外星生命体七仔、机器人德明、伟强和奀妹,小妖胡巴、灵虫糖宝、树精迷谷等。

动画片的虚拟角色多,实拍影视片的少。中国影视动

画片的虚拟角色明显多于实拍片。一方面是动画片具有超现实性。无论是传统的手绘技术,还是水墨、陶土、剪纸或现代数字技术,动画创作者可以扬长避短,充分发挥其重构现实、再造时空的特性。据统计,从2007年到2017年第一季度,大陆生产了电视动画片3973部,时间多达251.5万分钟,11年间国产动画电影产量达330部。优秀动画片催生出众多的虚拟角色,如《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熊出没》《小门神》《魁拔十万火急》《兔侠传奇》和《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动画电影。另一方面,以前中国影视的制作技术水平低,在真人、实物与虚拟角色之间难以无缝拼接,实拍影视中的虚拟角色仅靠真人表演、化妆、道具等手段难有认同感,这是中国虚拟动画角色多的首要原因。

总之,中国影视的虚拟角色难有世界影响力,品牌效应弱。究其原因在于编创者的创新力不足,题材陈旧狭窄,缺乏全球视野,技术手段薄弱,以致角色的个性化、生动化、趣味性不足,仅限于满足本土观众需求,难以走向国际化市场。因此,中国影视要创造有影响力的虚拟角色,需要营造良好的创新氛围,促进编创者的合作交流,在拓展创意和打造品牌上多下功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