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播的现状、问题与规制

摘要:本文在简要阐述网络主播发展现状的基础上,分析了网络主播中存在的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了具体规制对策,希望能为相关主体提供有益借鉴与思考。关键词:网络主播现状问题规制对策

Media - - Content - / 张颖

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催生了各式各样的网络直播平台,也催生了拥有不同职业、不同阅历,但以此类平台为载体进行直播的各类主播。这些主播凭借个人的 风格魅力为平台吸引受众、为个人吸引“粉丝”,在为受众带来别样消费(受众可以通过“送礼物”、打赏等方式进行消费)体验的同时,也向更多群体彰显个人的才华学 随着其进一步发展,短片也必然会迎来新的变化。

首先,短片的实践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整体,非一个固定化、一成不变的范畴,较短的浅尝辄止,势必会随着实践的脚步逐渐深化,因此短片实践也会逐渐演化为长片。从主体这一侧来看,“轻瞥”与“凝视”是一个完整心理过程的不同阶段,轻瞥在肯定自身的同时,也暗含了否定自身、向凝视的顺势发展。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凝视的预设,则轻瞥也不存在。从客体这一侧来看,优秀的短片电影自身也要求着向长片的过度,轻瞥之惊必然要求着对这一奇观性影像的进一步探索,这种探索的终极也就是凝视的形成。实际上,目前的短片发展已经在以各种方式过度为长片电影。其一是由短而长,如圣丹斯电影节的获奖短片《爆裂鼓手》就被敷衍成同名长片。其二是聚短为长,如2004年上映的《爱神》,就是由王家卫、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史蒂文·索德伯格三位导演分别指导、制作的三部短片组成。其三是联短为长,如爱奇艺的“城市印象”系列微电影,围绕着同一主题,形成了微电影系列短片。

其次,如前所述,大众文化除了其商业性和规模性以外,还表现出“类总体”文化的突出特征:一是短片的个性化;二是短片的简约化;三是短片的网络化;四是短片的普及化。目前,技术的发展已经使电影的拍摄制作设备广泛普及,使普罗大众均享有了全面发展自己的可能,而这还仅仅 是一个可能。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这种可能性势必会慢慢变成现实。从实践对短片生成的创作维度来看,随着创作者美学品位、艺术创造力的提升,当前短片井喷的现象势必会恢复平静。一方面是创作者将自己的作品逐渐向长片迈进,另一方面是短片电影文本的艺术水平逐渐提高。也就是说当类总体的大众文化成为现实之后,当人人均能自由地占有自身本质成为现实之后,短片也将迎来真正的发展高峰。

三、结语

从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来看,短片电影即是人类较短的看的实践。它与长片相辅相成又各自独立。如果说长片追求的是凝视后的沉思,那么短片追求的就是轻瞥当下的美感。把握住这一特点,有助于电影从业者看清短片发展的方向,也有助于电影艺术工作者更好地进行短片创作。

参考文献

[1]张春.中国短片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4. [2]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识、社会经验及生活体验,让虚拟的互联网平台变成自我展示的空间。但是,网络直播平台在发展中,也存在诸多问题。2018年2月,中宣部等部委决定,从2月上旬到4月下旬,进一步开展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传播低俗色情暴力等违法有害信息的集中整治行动。中国演出行业协会随后在其官微回应将“加强行业自律,促进行业规范,共同维护好直播净土”。

“内容为王”的时代,网络直播平台主播与受众之间妙趣横生的互动方式、主播自身的属性和定位联合,造就了主播在网络空间所进行传播活动的独特性,加强对网络主播发展现状、问题及规制的研究,对于我们更好地认知互联网直播平台的价值、应用和实现传播效果最大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一、现状:多样主播所诱发的多元传播

网络主播通常分为两种:一是名人主播,二是素人主播,笔者所提及的主播主要是指第二种。就目前我国网络直播行业发展的现状来看,网络主播存在着知识背景、生活阅历多样性及直播内容、呈现风格多样性的特点,而这也为网络信息的多元化传播提供了必要的依据和支持。

1.主播知识构成、生活阅历、风格与内容多样化。

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所使用的语言、所彰显出的知识储备会成为其个人形象的重要组成元素,也决定了其传播内容的深度与广度。而在广博的互联网世界中,直播受众会根据个人的喜好结合主播的阅历、知识构成选择直播平台、选择主播,并在观看直播的过程中成为主播内容传播的直接辐射者。根据主播所擅长领域的不同,其可以被划分为游戏主播、互动交友主播、美食主播、娱乐表演主播等多个类型,而主播个人的性格特点、语言和直播风格与不同的内容类型相组合,产生多样的化学反应。以章鱼TV为例,其一场足球比赛会由多个直播间同时进行直播,而每个直播间坐镇的主播风格的不同也会吸引到不同的受众。尽管很多直播内容大同小异,但因过程呈现的差异与细节处理不同,会满足不同受众的审美需求,最终形成差异化的多元传播。

2.“素人主播”创造“通俗化”的内容。“素人主

播”进行网络视频直播最为突出的特征之一就是“通俗化”。具体包括语言使用和风格的网络化和传播内容生活化两方面。前者主要是指网络主播在进行直播时,无论其所表达的内容是否具备专业性,都呈现出网络化的特征。后者主要是指“素人”出身的主播,在进行视频直播时,内容的选择、立意,大多来自生活。他们不会“不食人间烟火”地进行说教,也不会刻意炫耀与普通大众日常生活 相距甚远的信息,相反其秉承“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的原则,通过直播向受众传递真实、可用的信息。他们能够从受众需求出发,表达出符合期待的内容,因此直播过程反而会彰显出无可比拟的真实度、可靠度、实用性及价值。

代的到来,促使越来越多的传统受众摇身一变,成为信息源和信息传播的集散地。一方面,在网络直播过程中,掌握麦克风的主播看似是主导直播的决策者,但是其一言一行仍然会受到受众的影响,换言之这种传播不完全是主播到受众的单向传播,而是二者在互动中不断“交流”“对话”(主要是以直播的弹幕、互动留言等方式呈现)。另一方面,目前国内诸多的直播平台都存在“打赏”“奖励”功能,这部分金额不仅会成为主播收入的重要来源,还会成为其对节目进行设定、调整并接收观众反馈的重要渠道。而作为直播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主播及其所属节目效果的好坏,平台往往是从观众与其的互动中得到反馈的,主播为了个人直播的品牌化、平台为其运营的长久性考虑,必须慎重参考受众对其的评估与意见。

二、问题:恶性竞争下的种种不良影响

在多元化、素人化等多重的影响下,网络主播亦暴露出诸如同质化竞争、内容低俗及网络监管不力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揭示了网络直播产业蓬勃发展的背后仍然存在着潜在的危机与漏洞,有待规范与革新。

1.同质化所诱发的不正当竞争。网络直播在广大网

民当中影响力日益广泛以及越来越多的素人主播的“一夜爆红”,促使整个网络直播市场呈现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热闹”景象,但伴随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加入互联网直播行列,不同平台之间的恶意竞争自然不可避免。比如,挖走其他平台的人气主播、直播数据造假(利用假的数据吸引投资、招募广告商等)、恶意营销、哄抬主播身价等,而且相似的操作手法、相近的直播方式与内容只会使这种平台间的竞争走向更加恶劣的境地。

2.为搏流量的无底线内容选择。为了吸引受众、获

取流量,很多主播以突破行业底线的方式吸引眼球,直播低俗、大尺度的内容,诱发了诸多不良的社会影响,有的甚至已经涉嫌犯罪。比如,全国扫黄打非专项整治活动就曾查获一处专门从事淫秽表演的网络直播平台,其通过招募的女主播进行各种露骨的淫秽表演,来达到吸引受众、获取流量的目的,利用平台会员打赏、刷礼物的投入来赚取收益。而随着我国互联网受众群体逐渐向低龄化倾斜,网络直播当中日渐涌入一批年轻的群体,直播内容的不堪入目、公然索要钱财等不良行为,有违社会主义价值观的 3.“互动主播”创造受众化的定位。“互联网+”时

信息随时有可能影响青年一代的思想、观感,并埋下种种拜金主义、虚荣、攀比的隐患,甚至导致其走向犯罪的道路。

3.低门槛“造星运动”所引发的大面积管理漏洞。

网络直播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关系严格意义上来说,类似于经纪公司和艺人,而主播从素人发展成知名主播的过程,除却本人的特质外,更重要的是平台本身对其的打造。在这一场犹如“造星”运动的活动中,平台通常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钱、资源、网络营销,寄希望于主播所带来的流量和粉丝,但是一旦主播功成名就、转投其他平台,这个捧其出道的网络平台是“投诉无门”的。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各知名网络直播平台已发生多起主播违约“跳槽”事件,如原虎牙主播“嗨氏”、原企鹅电竞主播“张大仙”纷纷违约跳槽斗鱼等,都为平台带来了难以预估的损失。此外,由于互联网日渐广泛的影响力和受众群,越来越多文化素养不高、盲目崇拜流量和秉承金钱至上原则的素人,纷纷加入到互联网直播队伍中,立志成为主播,而这些人是否具有被培养的潜质,是否能够为社会及广大网络用户带来正面的影响力,则无从预估。

三、规制:健康生长,有待监管力度的提升

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给国家监管网络市场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互联网造就了人与人之间的虚拟社交,生成了各种并非依赖本体而存在的虚拟关系,这就导致网络主播在进行直播的过程中酝酿各种“擦边球”,钻法律的“空隙”。所以要想改变上述种种问题,对于我国互联网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亟待出台更为完善的规章制度,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其要明白一时的喧哗并不能为整个平台带来健康、永续的发展,加强行业自律,建立健全的引导机制方为上策。

1.通晓现有管理规制,强化网络主播的自律意识。

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相关部门先后出台了约束网络直播的相关规定,如该年7月出台的《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9月出台的《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11月出台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12月出台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等,这些法律规制在一定程度上为网络主播的直播活动走向更为规范、健康和科学的道路提供了有力的辅佐与要求,主播需以此为限定,自我约束、合理成长和进步。

2.加强受众对主播的评议。相关部门要从知识产权

等相关视角出发,出台关于网络直播的版权法规,针对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弘扬优良传统、教学先进技术和理念的内容予以高度保护。对于剽窃其他主播命题、策划内容和主播元素的平台及主播予以严厉惩处。《通知》针对 不同网络直播平台的运营形式,制定适于其各自形态的积分制度,受众可以针对主播在直播过程中的表现进行评分,对于涉嫌剽窃、有违事实的部分进行投诉,系统将在综合评估与审核后进行扣分处理,主播个人积分低于一定程度后,将暂时封闭或直接下线。此外,要加强受众对主播评议的引导,帮助受众养成理性评论的习惯,一旦发现主播有不当言论,受众应及时予以提醒或制止,通过自主生成的舆论场对主播进行规范。

3.“政府部门+网络主播+广大网络用户”的管理模式,净化网络直播环境。对政府部门而言,其要尽快出台

技术应用的相关规定,完善网络主播准入、追究和处罚规定,严惩一切“擦边球”的行为,保障直播市场的和谐、有序。对于网络主播而言,其要严格奉行已经出台的各类规章制度,合理利用个人的影响力,强化个人对大众的良性引导。对于广大网络受众而言,其在观看网络直播平台时要有所选择,充分发挥自身作为消费者、使用者所具备的权利,在汲取信息、接收内容的同时,充分发挥自身被国家及网络平台赋予的监督职能,对于有违法律、不合乎规制的网络主播和主播内容要适时投诉,及时反馈,共同促进网络直播平台建设的健康化、绿色化和科学化。

网络主播作为新兴的网络群体,伴随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获得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很多素人从观看直播到自己成为主播,更充分说明了这一特殊“职业”在广大互联网用户中的影响力。随着近年来越来越多90后、甚至00后加入到网络主播的“队伍”中,国家方面为保障该行业健康、有序和规范的发展,相继出台系列明文规定,对直播内容、主播职业、平台资质等都做出了严格的要求。笔者通过对这一群体传播特征的研究,进一步了解到互联网直播的辐射群体,对主播这样一种“角色”的知识层面、语言风格、思想表达等方面提出的要求,而这些内容也将有利于主播更好地彰显特色、实现价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