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运用路径、趋势及其反思

——以Facebook为例 / 彭苇

Media - - 本期观点 - 文/彭 苇

当前,人工智能已成为世界范围内的重要技术趋势之一,并逐渐渗透到社会各个领域,推动着媒体向智能化方向发展。早在2016年,Facebook宣布未来十年的战略规划着眼于连接世界、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等新技术的开发,并以人工智能为核心。而对于人工智能在传媒业中的应用,有学者认为智能化是未来媒体的发展方向,也有学者认为人工智能有其局限性。而自2017年以来,随着Facebook上虚假新闻频现、违法内容不减、泄露用户隐私等问题的不断出现,人工智能应用中的伦理问题逐渐凸显。诸如平台获取数据是否侵犯了个人隐私、算法推荐是否会造成偏见等问题成为业界、学界所关注的话题。Facebook在新闻业中对人工智能的运用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其存在的问题也值得思考。

人工智能在新闻报道中的应用路径

当前,人工智能主要依靠自然语言处理、预测分析和机器学习/神经网络三种技术。在新闻报道中,人工智能的运用大致可分为自动化生产、人机交互和智能推送三种类型。新闻机器人推动新闻的自动化 生产。在前人工智能时代,计算机在新闻报道中的运用,主要是新闻检索和数据挖掘,处于技术运用层次,离不开人的存在。相比之下,人工智能的特点就是利用算法和机器学习,使计算机可以自动执行类似于人类的相关写作任务,实现自动化创建新闻报道文本。尽管目前人工智能运用范围有限,大多数只运用于体育、财经类新闻,但科学家们正探索更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使新闻机器人可以完成更复杂的叙事,并不断扩展人工智能在新闻业中的运用范围。

新闻生产的自动化有两个重要的基础:一是能够在数据库中自动提取新闻文本所需信息的计算机软件;二是能够将所获取的信息自动转化为新闻文本的算法,在这一过程中,算法所需要的时间只是几分之一秒,其速度远非职业记者可以实现。在新闻生产过程中,Facebook的News feed服务,首先会通过大数据处理系统,自动对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并自动生成的各种新闻文本,最后通过算法对用户的兴趣爱好和阅读习惯加以分析,进行个性化的内容推送。这种自动化的新闻机器人所生产的新闻,无论是速度还是数量,都是编 辑记者所无法胜任的。这种优势必然使得越来越多的媒体选择使用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改变人机交互的传统模式。聊天机器人是计算机对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的运用。通过聊天机器人,人与计算机之间可以实现交流互动,从而打破传统的人机互动困难的局面。对于新闻传播而言,人机互动带来的好处是,使得用户可以有更多的参与感,而并非只是接受新闻而已。Facebook一直致力于开发聊天机器人,并不断推出更智能的“聊天室”。2016年4月, Facebook Messenger推出的聊天机器人Buzzbot,具备了自然语言处理能力、图像识别能力、理解用户文字、图片、语音能力等,在推荐基础上还能根据用户的订阅行为和兴趣调整推荐内容。

不仅如此,Facebook还掌握着大量机器人深度学习所需数据,致力于研发更加优质的机器人。例如, Facebook AI研究实验室开发了一种仿真机器人,在与人类谈话时可以识别人脸运动,并从中学习和模仿人类。由于技术尚不完全成熟,聊天机器人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其智能化水平较低无法满足用户的查询需求,因

此Facebook对其 Messenger Chatbot平台的推出进行了限制。但无论如何,这种全新的人机交互模式,对未来新闻的传播与接收而言都具有深远的意义。算法推荐助推新闻传播的个性化。新媒体环境下,分众化传播与个性化接收已成为新闻传播的一个重要趋势。自互联网发展以来,各大媒体纷纷试图通过互联网的栏目设置、网站定位等实现个性化的目标,但其效果是有限的。算法推荐的诞生,把新闻传播个性化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步。在新闻传播环节,AI工具从互联网平台上获取用户数据信息,并通过算法对数据进行系统分析,从而预测用户的阅读习惯和兴趣偏好,再根据分析结果对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智能推荐服务。

在这方面,Facebook有着成功的经验。Facebook专门为主流新闻机构开发的Instant Articles,在这一内容发布工具上,用户可以点击直接阅读新闻,省却了跳转、加载的时间,同时也有很多互动功能,使媒体可以有多种方式呈现新闻报道。通过这些方式,不仅提高了个性化阅读的效果,也提升了用户对人工智能和阅读新闻的体验。可以预测,随着算法推荐的完善,个性化将为越来越多的用户所 接受和认可。

人工智能在新闻传播中运用的发展趋势

从人工智能的发展潜力和媒体需求来看,未来的人工智能应用将会重点集中在深度叙事、视觉识别、实时翻译等领域。这些趋势有助于提高人工智能生产新闻的效果,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 深度叙事能力将成为重要突破方向。目前,人工智能在生产新闻时仍具有一定的局限,无法对新闻事实进行深入的剖析,但这一局限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意识到。随着新闻业的发展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改进,未来的新闻报道将在“人机配合”之下逐渐探索出一条符合实际需求的新闻报道方式。而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即需要新闻机器人在新闻业中的运用更加智能化,在广度、深度和速度上能够统筹协调,同步发展。

具体而言,首先,未来新闻写作机器可以实现高质量的自动化,帮助作者获得更全面的信息,更高效地处理大量的数据,无论事件发生的大小、时间和地点。其次在于机器自动化的速度优势,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分析数年的信息材料,实时洞察关 键性动向。还有机器自动化的分析能力,它利用其强大的数据资源和挖掘能力可以有效追踪用户的阅读偏好,为用户提供更精准的内容服务。用户体验将推动视觉识别技术发展。在传播新技术提供的新阅读环境之下,用户的需求发生巨大变化,尤其是其体验效果决定了用户的去留和平台成败。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新型技术,也在这种规律之内,必须高度重视用户需求,增强用户体验效果,才能真正使人工智能成为媒介技术丛中的新生力量。视觉识别技术正是提升人工智能应用效果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Facebook于2015年开发的自杀预防系统,可以向用户提供自杀热线和心理支持信息,但Facebook Live的出现,又增加了自杀和暴力视频发生率,加大了预防难度。为此, Facebook于2017年开始采用机器视觉识别技术,以此加强对自杀和暴力的预防。这一技术不仅给用户提供了举报平台,也会及时根据画面和语音监控进行识别,并对有争议的内容进行标记。

不仅如此,视觉识别技术还有效提升了用户体验效果。Facebook Live借助人工智能,推出360全景照片功能,通过视觉识别自动矫正用户上传图片中出现的问题。与此同时, Facebook Live也加大了对VR技术的运用,努力使虚拟现实与真实的直播结合,提升用户体验效果。语言障碍要求人工智能提升实时翻译能力。互联网是面向全球的大平台,而各个国家又有不同的语言。Facebook不仅有20亿用户,更是有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受众在该平台上活动。面对众多不同的语言,其翻译工作具有极大的挑战性。人工智能的出现为这种多语言同步翻译提供了新的机遇。

在Facebook上,其翻译功能在发展初期只是简单的逐字逐句的翻译,但人工智能改变了这种初级状态。Facebook于2017年引入了基于人工智能的神经网络系统,在新一代的翻译系统中,人工智能可以模仿人类的翻译习惯,提升翻译效果。这种由人工智能而改进的翻译模式,提升了用户的阅读和使用体验,从而为Facebook更好满足其多样化用户需求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人工智能运用带来的新闻伦理挑战

人工智能在给人类信息传播活动带来便利的同时,其伦理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在新闻传播活动中,鉴于新闻的真实性、舆论的可引导性和技术获得的便利性等各种条件,人工智能给新闻传播带来了一系列新的伦理挑战。人工智能产生了新的虚假新闻问题。尽管新兴媒体的出现使得社会进入了一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但也同时带来了泥沙俱下的信息环境,使得网络信息真假难辨。虚假新闻、低俗内容充斥在各大新媒体平台,且传播速度快,人们的日常生活很容易被误导。一些平台尽管运用了人工智能进行精准推送,但这种依据推送方法给虚假信息传播提供了机会。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虚假新闻成为社交媒体的一大弊病。更有调查发现,“著名”的假新闻网站从Facebook平台获取了70%的流量。

为此,Facebook在人工智能上加大了科研力度,专门组建了人工智能研究团队,并开发出WorldVec工具。这一工具可以增强记忆功能,给Facebook上的内容都贴上标签,以缓解虚假新闻的二次传播。同时,团队也研发出一种新闻真实性检测工具,可以对各种形态的信息进行甄别,自 动过滤虚假新闻。然而,在实践中,这些技术也推动了人们对虚假新闻的关注和传播,产生了二次传播。而且,人工智能也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编写和发布虚假信息和评论的平台,扰乱正常的舆论生态。可见,这种纯技术的手段,就人们对真实的信息获取需求而言,仍具有很大差距。算法推荐新闻信息误导社会价值判断。新闻报道对社会价值观的引导具有重要作用,也会影响人们价值观的走向。因此,新闻界一直秉持着“铁肩担道义”的使命和强烈的人文情怀,在新闻报道中始终重视其价值导向。人工智能的出现打乱了传统的媒体对价值导向的把关,模式化了人们对新闻信息的价值判断,是新闻伦理面临的一大挑战。

究其原因,人工智能弱化了人在新闻报道中的把关作用,降低了议程设置的效果。在传统媒体时代,媒体通过议题设置可以有效地对公众进行引导,即便不能完全引导价值立场,也可以避免一些低俗内容的大量涌现。在新媒体时代,人们凭借算法推荐,提升了暴力、色情、恶俗信息的传播速度。事实表明,Facebook的流媒体平台上,已出现了自杀、暴力、恐怖等内容。而在国内,今日头条这 类算法推荐的新媒体平台,也因其推荐的低俗内容而不断遭到社会质疑。人工智能扩大了人类社会的信息鸿沟。在信息的海洋中,获取信息就必须借助一定的渠道和平台,渠道决定着信息的获取能力。因此,无论是在一国之内还是全球范围,不同的技术条件和经济水平,会决定着不同的信息获取度。对Facebook而言,其20多亿的用户占据了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必然会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也逐渐成为美国全球文化霸权的新渠道。

在全球范围内,人类本来就已经面临着巨大的不平衡问题。正如有学者提出,资本力量的支持、网络技术的控制、文化规则的垄断和话语领导权的操纵是西方文化霸权的四大法宝。面对信息的不平衡,Facebook的发展及其人工智能的应用,将会进一步拉大国家间的信息鸿沟,加强西方国家的文化霸权。而这种文化霸权是全球新闻伦理的重要内容,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内容。因此,在人工智能的开发和使用中,需要纳入全球新闻伦理的视野,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框架下进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