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新时代新闻人才面临的隐忧与破解之道

/ 马海燕

Media - - 本期观点 - 文/马海燕关键词:新闻业 复合型人才 专业素养 职业荣誉感

摘要:新时代,传播环境和技术手段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媒体待遇提高缓慢、记者职业荣誉感减退,优秀一线采编人员流失加剧。同时新技术下的媒体融合发展对复合型人才提出了更高要求,如何吸引、培养、留住优秀人才,这是摆在新闻行业的突出问题。新时代仍然需要有新闻理想、有良好专业素养的复合型人才,需要从制度保障、荣誉激励、职业上升通道、后续人才培养上跟进,保持新闻行业创新发展的中坚力量不断档。

过去二十多年,伴随着互联网、智能手机等新型传播方式的兴起,传统新闻行业的衰落有目共睹,新闻业甚至被称为“夕阳产业”。很多人员转型、跳槽,以往流动性不强的体制内媒体也面临人才大量流失的情况。

一、新闻人才的困境 1.收入不涨。跟有着理想主义色彩的“无冕之王”

谈钱,似乎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但这却是过去十年媒体人才流失的最主要因素。一个传统媒体知名栏目的调查性记者在工作十多年后转行,他坦言,那时候收入在报社已经不算低,每个月工作也很有成就感,但有了孩子之后,再怎么努力工作,收入也让他觉得对不起孩子。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影视公司的总监,虽然怀念写出轰动性报道的那些日子,但现在的生活也不后悔,毕竟他完成了家庭赋予的责任。

同样的情形不仅在中国存在,美国同样如此。2017年,美国两个“普利策奖”获得者离开新闻业,原因是新 闻业没法让自己过上体面的生活。

互联网创业的兴起,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交融的状态,让各行各业对舆情研判和公关宣传等开始重视,也使得媒体人选择工作的机会比以往更大。电视台主持人去做投资合伙人、传统调查报道记者去做上市公司公关、记者互联网创业成功一夜暴富的神话等,这些一度在媒体圈成为热点的例子加速着每个媒体人对自己去留的考量。以往吸引人才有各种优势的传统媒体发现,传统热门行业企业,甚至以往不构成竞争力的网络媒体、自媒体对应聘者的吸引力也都在增强。

2.职业荣誉感缺失。记者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被冠

以“无冕之王”的头衔,让从业者有一种特殊的荣誉感和自豪感,曾吸引了很多人加入。但随着媒体市场化,特别是近些年来自媒体的兴起,传统媒体的权威性在消解,伴随着采编经营不分、敲诈勒索等一些负面情况的存在,记者这一职业的社会受尊重程度和职业荣誉感在减弱。

新闻是媒体的安身立命之本。而今在移动互联时代,一篇花费数月的调查性报道在手机上停留的热度可能不超过三天,而产生的社会影响和对政策的触动更非以往可比,这对记者的积极性是极大的损害,也让记者对自己的劳动价值产生怀疑。“新闻民工”是记者对自己的戏称,也是一种无奈。

对新媒体来说,新闻基本只是导入流量“蹭热点”的突破口,接下来如何靠犀利的观点、独辟蹊径的表述植入广告、做营销挣钱才是关键。媒体环境的变化,让很多新闻专业的实习生在还没学会客观平衡原则前,先学会了广告植入、标题打擦边球等过去被传统媒体诟病的内容。对传统采编规范的忽略甚至漠视,只会让新闻变得更廉价、更不受尊重。

在自媒体成为一个重要舆论场的时代,传统媒体人很快发现,不需要调查、核实,不需要客观、中立,只需要戳中受众痛点的热点跟进,比以往传统媒体的操作方式要容易得多,而且能看到的点击数量、传播速度可以有效转化为个人收入。于是,很多传统媒体人转型为自媒体人。

代的紧迫感,这一方面源于传统媒体行业的衰弱及对新兴技术将替代记者写稿的恐惧,另一方面则由于在我国从事新闻行业是吃青春饭的,45岁以上还在一线的记者少之又少,导致每个人都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提前结束。

据北京市邮局征订信息显示,《北京晨报》纸质版即将于2018年年底停刊。《北京娱乐信报》2018年1月1日停刊,2017年1月1日京城另一家曾经销量很好的《京华时 报》停刊,这些报纸都在创刊20年左右停刊,让人唏嘘不已。而今广告更青睐新媒体,传统媒体的生存环境艰难,自然传导至个人。

同时,飞速发展的信息技术使传媒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从来就没有建立起版权保护生态的传统新闻业在光速传播面前,除了可以通过拼时效、拼权威、拼深度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从而丰富了微信、今日头条等的内容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价值产出。但新媒体时代,记者不仅要学会采访、写作传统文字稿,还要学习新媒体稿、拍图片、拍视频、做剪辑、做直播,以适应碎片化传播的需要,否则就会被抛弃。

还有如火如荼的人工智能对新闻业的冲击,就如同二十多年前互联网对新闻纸的冲击。一些大的新闻机构已经开始试点机器人写作股市稿件、体育比赛赛况稿件。虽然目前的人工智能还无法形成个性化风格、价值判断,写出深度报道和评论等观点性报道,但很多媒体人还是感到了压力。

而另一重压力则来自于源源不断的后备力量。像任何行业一样,“长江后浪推前浪”是必然趋势,但比其他行业来得更紧迫一些的则是,新闻记者职业生涯更短一些,也比几十年前转岗、转行压力更大。传统的官本位思想、新人劳动力成本更低、超过若干年还在一线会被轻视等种种因素,都让很多媒体人没有把记者当终身职业,由此带来的压力更困扰着每一个媒体人。

传统媒体的困境必然传导到人才培养终端。20年前,大学的新闻专业还是最热门的专业。如今在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等新闻专业排名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新闻也早已不是学子们的第一志愿选择。

二、如何破解新闻人才困境

人工智能多久可以写出深度报道、评论不得而知,但新闻业现阶段仍然是吸纳众多人就业的一个行业,既然“存在即合理”,那么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让行业发展更契合时代发展需求,最根本的还靠人才。

十几年前,新闻无学、新闻无用就充斥新闻界。“我们不需要新闻专业的人才,我们更需要法律、金融、外语类人才”,类似的声音伴随着媒介老总们在公开场合一次次的传播,逐渐成为许多人接受的观点。新闻似乎成了门槛很低的专业,今天这一观点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

实际上,新闻作为一个职业存在,有着自己的职业标准,就像厨师、清洁工、教师、医生都有自己的职业标准一样。无论环境如何变化,新闻从业人员所具备的一些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