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依赖理论背景下的大学生手机使用研究

Media - - Content - / 张婷婷

摘要:当前,大学生手机依赖现象对课堂教学效率和学生课后自主学习产生了巨大影响,探索引导大学生合理使用手机媒体,获取有效信息进行知识学习的路径是新媒体时代的重要课题。本文从洛基奇和德弗勒的“媒介依赖理论”视角出发,梳理了大学生手机媒体依赖的内在动因,分析了大学生手机媒体使用的利弊,提出了引导大学生正确使用手机媒体进行信息获取的路径。

关键词:媒介依赖理论 手机媒体 知识传播 信息获取 随着新媒体的普及和发展,公众对媒体的依赖程度不断提高,媒介依赖尤其是移动手机媒体依赖成为普遍现 形成电影创作全链条的职业规范,保证电影创作与事件当事人之间的良性互动。这是因为真实事件改编电影如果创作不当,会给当事人带来二次伤害,降低当事人的社会评价。《我不是药神》中,陆勇的质疑就在于电影中以自己为原型的角色设定,将自己设定为以金钱为追求,“抱着一大堆钱睡觉”的人,而电影预告片和其他的拍摄花絮中的搞笑行为,也成为引发陆勇不满的另一个原因,在他看来“这种‘爆笑’是建立在病人痛苦之上,这种消费病人的行为,不值得称道。”因此,需要制片方遵循电影创作的伦理规范,尊重当事人的内心感受,以更多的人文关怀指导电影创作的全过程。

四、结语

毫无疑问,真实事件电影改编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指向,其关注现实社会中存在的热点、难点问题,能够引起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一定程度上能够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但真实事件与电影毕竟是两种不同的形 象。在高校教育教学中,大学生手机依赖现象对课堂教学效率和课后自主学习产生了巨大影响,如何探索引导大学 态,前者追求真实性和客观性,后者则追求艺术性,突出呈现故事的冲突性和戏剧性并以此为电影故事情节发展的基本动力。在真实走向艺术的过程中对于一些情节的虚构和再创作就成为必然,但由此而引发的侵权风险也值得创作者关注。在未来的创作中,还需要平衡真实与艺术、商业与伦理之间的关系,推动真实事件与电影艺术之间的良性互动。

参考文献

[1]汪萌.“真实事件改编”电影研究[J].电影文学,2016(19). [2]聂婷.从剧本创作角度谈新闻事件的电影改编 ——以电影《亲爱的》为例[J].戏剧之家,2015(09).

[3]许广义.从新闻到电影——新闻事件电影改编研究[J].新闻战线,2014(08).

[4]张允.再造视角下版权交易市场中的新闻事件改编电影[J].当代电影,2018(06).

生合理使用手机媒体,获取有效信息进行知识传播的路径是当前面临的重要课题。

一、媒介依赖理论与手机依赖

“媒介依赖理论”(Media Dependency)于1974年由学者桑德拉·洛基奇和德弗勒提出,该理论主要针对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的发展而提出。两位学者认为媒介与个体、群体、组织和其他社会系统共同组成了一个相互作用的现代社会结构并发挥着重要功能。媒介作为一个信息系统,通过信息的传播对个人、组织及其他社会系统产生作用,形成媒介依赖关系。其中,个人与媒介的依赖关系是研究的重点。对此,德弗勒和洛基奇提出,个人在三种动机的驱使下会产生媒介依赖,即理解、娱乐和定向。个人需要通过媒介获取不同时空范围内的社会信息,实现对社会信息的理解和交换,同时通过媒介获取娱乐信息,实现心绪转换,并通过信息消除不确定性,以通过信息理解实现对现实社会的信息定位和目标定向。

波兹曼是媒介依赖现象的批评者,他提出了“娱乐至死”和“童年的消逝”的观点,认为印刷媒介造就了“理性时代”,而以电视为代表的声音、影像传播使公众处于集体狂欢状态,信息的内涵缺失,信息的理性价值流失。在任何信息都能够被便捷地通过影像等娱乐方式进行传播时,原来被要求训练书写能力的儿童就被娱乐化的成人世界信息所侵袭,失去了童年应该具备的认知能力和印刷时代带给儿童的读写学习体验,由此导致了儿童童年的消失。

被称为美国“后麦克卢汉主义”的学者莱文森在《手机:挡不住的呼唤》一书中对以移动互联网技术基础的手机媒体使用进行了深刻分析,他认为手机可以生成新的关系并促成信息的急速扩散,但也导致我们处于“无处藏身随时待命”的牢笼,导致每个现代人都在手机的捆绑下生存。

可以说,手机是一把双刃剑,它的便捷性、极速性和参与性既具有达尔文式民主媒介的意味,其娱乐性、暂时性、吸引力又是困扰人们生活、家庭、工作的重要因素。作为“第五媒体”的手机在视觉、听觉等方面进一步实现了人体的延伸。随着手机普及率的提高和网络技术的进步,手机移动传播成为普遍现象。

二、当前大学生手机媒介依赖与使用现状

目前,“90后”是大学生的主力军,他们出生在互联网方兴未艾之时,童年和青少年阶段电脑已经逐渐普及, 他们从小“触网”,网络对他们的生活、娱乐、学习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步入大学之后,学习压力减小,大学生手机依赖的现象非常普遍,“网络化生存”成为大学生的基本生存状态。

据多项针对高校学生的问卷调查显示,在校大学生普遍对手机媒介的依赖程度较高,手机依赖程度与社会活动、性别、年级、性格等不存在明显的正相关关系,即手机依赖不存在个体属性上的明显差异,而是一种普遍状态。他们使用手机最主要的目的是社交和娱乐,大多数学生认为日常生活中难以离开手机,没有手机时会出现不习惯、焦虑等心理,呈现出一定程度的“成瘾”状态,即“无手机焦虑症”(Nomophobia)状态。

国内外多项心理学研究表明,手机依赖和手机使用成瘾会像药物依赖一样,使人产生心理和行为障碍。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大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手机的时间和频率也非常高,自制力的强弱是决定大学生课堂使用手机时间、用途的重要因素。在全民手机依赖的时代背景下,大学生作为数字原生代对手机媒介的使用和依赖是一种惯常行为,是青年群体一种习惯习得和身份认同的方式。

在时代语境中审视大学生对手机媒介的使用利弊,并因势利导地帮助大学生合理使用手机,提高知识传播和信息获取的效率,提升手机媒介使用的有效性是一个重要课题。这就需要既满足学生对信息和社交的社会需求,又要防止大学生过分沉溺于手机网络中,浪费大量时间,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手机使用理念,提升大学生媒介素养。

关于媒介素养,美国媒体素养中心于1992年进行了定义: 媒介素养是指人们在不同媒体使用过程中对信息的选择能力(Ability To Choose)、质疑能力(Ability To Question)、理解能力(Ability To Understand)、评估能力(Ability To Evaluate)、创造和生产能力(Ability To Create And Produce)以及思辨的反应能力(Ability To Respond Thoughtfully)等。概括说来,媒介素养就是公众建设性地、合理地使用媒介的能力和素养,这种素养能够促进媒介使用基础上的自我完善和促进社会进步。在媒介化社会发展背景下,媒介素养教育能够促进培养除具有独立思考能力、较强判断能力、学习自主规划能力的新时代青年。

三、媒介依赖背景下大学生手机合理使用引导路径探索

在大学生手机依赖程度过高的背景下,提升大学生媒介素养,引导其合理使用媒介,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媒介认识,了解和判断媒介知识以及如何使用媒

介;二是媒介判断,判断媒介的信息价值和意义;三是作为主体身份角色,创造性地进行信息传播的技巧和进行媒介批判,这是处理自我与媒介关系,有效利用媒介提升自我的过程。 1.引导大学生对媒介的正确认知和理解。要提升大

学生手机使用效率,增强其知识获取能力,就要引导其对媒介进行正确认知、理解和选择。在移动媒体时代,各种移动应用程序应运而生,不同的应用程序有不同的定位和功能,大学生往往对应用程序的定位缺乏认知和理解,盲目跟风下载一些泛娱乐化、品格不高、消耗时间的程序,加上自身自控力差,在手机上下载一些低俗、高消遣性应用,消耗了大量时间与精力。由于自身媒介认知能力的局限,他们往往对知识含量高,理性、深度的内容性媒体知晓和使用不够,对严肃深刻的内容理解和认知不足。为此,可以向大学生推荐一些高质量、有深度、有知识,适合他们接触和下载的移动应用程序,尤其是推荐与专业学习密切相关的移动应用,使学生能够了解其功能、价值。例如,专业课教师可以根据专业情况,向学生介绍有利于获取专业知识的专门程序,将分享网络专业知识和课堂教学结合起来,并通过学生自觉、自主的专业知识获取实现课堂互动,拓展知识视野,提升学习效率。 2.引导大学生媒介判断精神的形成。公众不是信息

的被动接受者,在数字化背景下,每个个体都是信息的接受者,也是信息的传播者和评判者。大学生对媒介的使用不应该仅仅停留在认知层面,还需要具有对媒介的审视能力、判断能力和质疑能力,能够多角度评价媒介内容,并对媒介内容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作为社会未来的中坚力量,大学生在使用手机媒体这种与社会连接最便捷、最迅速的媒介时,也需要具备对媒介内容的判断能力和质疑能力,尤其是使用手机媒体进行专业知识学习时,既需要获知专业知识搜集和获取的渠道,分享专业知识,还需要培养学生对专业知识的评判能力,使其能够站在学科发展的全局对互联网中的专业知识、网友讨论做出自己的判断,保持自身的话语权和思考的独立性。 3.强化大学生媒介信息收发能力。正如麦克卢汉所

说,媒介是人体的延伸,手机延伸了人的视觉和听觉,打破了信息传播的时空限制,使大学生能够便捷地获取信息,这对学生的知识积累和自我提升有重要作用。在进行媒介素养教育过程中,应该将大学生的自我提升和价值实现作为教育重点,通过有效使用手机媒介,促进学生的媒介信息收发能力、知识传播能力和自我提升能力。

在数字化背景下,大学生的自我提升能力表现为在信息接收和传播过程中,增加自身阅历、拓展知识视野、提升专业技能等。在对大学生进行媒介素养教育时,应重点强调发挥手机媒体的优势,正确辨别和使用各类信息,并有意识地规避泛娱乐化信息和无效信息,主动接收规范、专业和权威的知识和信息,为自身能力的提升提供条件。根据柳俊等人对985、211高校学生的调研显示,211和985本科院校大学生在使用手机媒体获取专业知识的能力和行为远高于普通本科院校,而本科院校的大学生使用手机媒介获取知识的效率普遍高于大专院校。这是数字鸿沟存在背景下大学生使用媒介提升自我方面的差异,值得关注和研究。

四、结语

在媒介化社会背景下,媒介依赖尤其是手机媒介依赖成为时代特征,大学生手机依赖成为普遍现象。通过大学生手机使用合理引导规避大学生手机过分依赖的弊端,提升大学生手机媒介使用的效率是当前的重要课题。为此,需要引导大学生对手机媒介的认知和理解能力,增加学生手机媒介使用中的信息质疑和批判能力,帮助大学生提升信息接收能力,提升自我媒介素养,由此减少大学生手机依赖的负面效应,使其能够通过手机获取知识、开拓视野、提升自身能力。

本文系2017年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移动社交化时代高校学生手机依赖行为研究”(项目编号:2017PY22)、2018年重庆市教育委员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基于‘行为科学管理’理论的大学生手机依赖行为研究”(项目编号:18SKSZ015)的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柳淑田.试论新媒体环境下人的异化[J].新闻传播, 2018(02).

[2]李凌锋.针对大学生社交媒介依赖群体的学风建设思考[J].科教文汇(下旬刊),2017(12).

[3]杨叶玲.大学生媒介依赖对新闻传播教育的影响[J].新闻战线,2017(04).

[4]施冰滢.媒介依赖理论视域下的民办高校大学生手机依赖研究[J].传媒与教育,2016(0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