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主流新闻界女性的回归

Media - - Content - / 厉文芳

2017年是女性觉醒的一年。由好莱坞发起,随后蔓延至文化、学术、政治、传媒等领域的反性骚扰“Me Too”运动中,女性勇敢地站了出来,打破沉默,揭发性侵和性骚扰,指责社会不公,让各个领域中存在的性别歧视无处遁形,更是让主流新闻界中失声已久的女性媒体人开始回归。

新闻传媒行业很长时间以来都是一个由男性主导,被男性塑造的环境,女性在这个行业中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存在,并没有多少发言权。女性在各类新闻奖项中往往被排除在外,普利策奖、乔治·波尔克奖和罗伯特·卡帕金奖等奖项的国际报道奖项中,男性获奖的概率远远高于女性。驻外记者几乎被男性所垄断,《纽约时报》承认,男性“在外籍员工中占有绝对优势”;尼康的一个专题节目计划邀请非洲和亚洲的32位专业摄影师全部为男性;莫斯科的新闻行业以男性为主导,并且《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卫报》以及《华盛顿邮报》在当地都只雇用男性记者,更不必说莫斯科其他组织中各种形式的男性主导现象。

回顾历史,女性在新闻行业的处境并非一直如此。在21世纪初,亚特兰大、芝加哥、克利夫兰、底特律、明尼阿波利斯、纽约、费城和圣何塞这些城市都市报的新闻编辑室都是由 女性主导的。但随着行业的转变和男性转为权力中心,新闻编辑室逐渐降低了新闻多元化的要求,许多新闻节目的女性高层被男性所取代。据调查,2004年全美25家发行量最大的日报编辑部有7家由女性领导,到2014年减少到了3家。但这一情况正在发生改变,2017年就像是一个清算之年,“Me Too”所主导的遍及各个行业的性骚扰指控在各类节目、各种媒体上轮番轰炸,世界级媒体对此持续关注。这一事件给媒体行业带来的直接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不断有男性高层因卷入丑闻而纷纷辞职或被解雇,导致许多职位虚位以待;另一方面,事件促使整个社会开始关注女性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并开始为改善女性地位做出尝试与努力。那么,接下来媒体行业会给女性提供更多的机会吗?答案是肯定的,具体会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女性的声音将成为焦点

大量研究证明,新闻编辑室主编的性别会对新闻报道内容的选择、报道方式,甚至新闻从业人员的晋升产生微妙而又关键的作用。然而新闻业的现状是大部分新闻编辑室由男性为主导,男性来决定讲述什么样的故事以及以怎样的方式来讲故事,女性的声音往往被忽略。“Me Too”运动之 前,极少有关于工作场所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的深度报道,即使女性诉诸法律,也很少得到关注,甚至连新闻行业内部的女性诉求也极少见诸报端。

新闻报道需要多元化的声音和视角来更好地服务大众。媒体行业想得到更好的发展,也需要多元化的读者和观众。一群来自不同背景,有着各种各样观点的女性,特别是一些年轻、睿智、幽默、善于表达、观点犀利、富有学识的女性记者、分析师、评论员在新闻行业崭露头角,她们开始在各种平台谈论诸如女性的政治抱负、领导能力、女权主义及跨性别、生育权、争取同工同酬和反对性骚扰等话题。例如,苏珊·瑞德(Susan E. Reed)在一篇名为《女记者的价值》里讲述了她作为CBS驻伦敦记者的经历。在为CBS服务的9年间,为了报道各种突发新闻,她牺牲了自己的婚礼、生日以及各种假期。但作为一个为CBS参与了两次战争报道、获得一次艾美奖的资深驻外记者,薪资比同等的男记者少40%。虽然她奋力为自己争取,最终还是无法获得与男性同等的待遇。她在文中指出,女性读者和观众渴望了解同女性相关的信息,但这一类报道往往会被男性主编们忽视甚至拒绝。她在文中呼吁,应该切切实实地去报道女性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而不是假装这些问题不存

在。还有很多像苏珊·瑞德这样的新闻从业女性正致力于揭露女性的不公平待遇,力图使女性的声音成为社会的焦点。

女性重回媒体领导地位

纵观整个新闻业和文化领域,不断有领导人因不当性行为被曝光继而下台,这一事件的直接结果之一就是新闻行业权力的大门将向女性开启,女性将会引领新闻行业的变革。在女性的强力参与下,那些长久以来被忽视的、被边缘化的以及被伤害的群体都将发出自己的声音,争取原本属于她们自己的政治、经济以及法律权利。

这些女性行业领袖陆续进入新的岗位施展自己的才华。丽迪亚·博格林(Lydia Polgreen)投入了一年的时间经营《赫芬顿邮报》;莎莉·布兹比(Sally Buzbee)也已做了一年的美联社执行编辑;劳伦·威廉姆斯(Lauren Williams)近期被任命为Vox的总编辑;德娜·坎蒂(Dana Canedy)成为普利策奖的新任主席;雅米驰·阿尔辛多(Yamiche Alcindor),纽约时报新兴领导人之一,于2018年1月份加入美国公共广播公司,成为白宫记者;2018年,《休斯敦纪事报》编辑南希·巴恩斯(Nancy Barnes)成为美国新闻编辑协会的主席。这些女性将手握行业大权,决定哪些新闻将见诸报端,谁的声音和诉求将被社会所了解和关注。新闻行业含金量最高的三大奖学金——哈佛大学的尼曼新闻基金会、斯坦福大学的约翰·奈特奖学金和密歇根大学的骑士华莱士奖学金都是由女性新闻领导人管理的。越来越多的女性已经或将要走向新闻业领导者的 岗位,这标志着一个迫切需要自我反省的行业迎来了新的一天。

新闻报道会以女性化视角和话语呈现

女性在媒体行业参与度和影响力的上升,不仅会带来报道话题的改变,新闻报道的方式也会更多地以女性的话语和视角呈现。由女性进行播报的新闻内容会更加细致入微,生动丰富,女性的观点和视角也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女性媒体中心对2016年9-11月的部分报纸和有线新闻进行分析后发现,关于生育权的新闻有37%出自女性记者,而52%出自男性记者。这些新闻在引用上出现了很大的差异:女性记者对女性文章的引用达到42%,而男性仅有27%引自女性。同样是与女性密切相关的校园性侵主题,男性写的文章占到55%,而女性仅占31%,在引用方面出现了同样的特点:女性对女性的引用多达42%,而男性这一数据仅为28%。这一调查报告说明两方面问题:首先,女性话题的新闻报道多数出自男性,女性在同自己利益攸关的话题上没有多少主导权;其次,男性 在报道女性议题时,更倾向于引用或参考男性对相关问题的视角和看法,而女性在同类报道中则能更好地传达女性的声音。因此,随着越来越多女性回归或加入到新闻行业,将会有更多的新闻从女性的角度来报道,女性在更多议题上的话语权将会得到彰显。

媒体组织驻外记者出现更多女性

驻外记者曾经是男性的代名词,驻外报道也是一个长期为男性所垄断的领域,而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驻外记者的队伍中来。35岁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记者、艾美奖获得者克拉丽莎·沃德(Clarissa Ward),在过去的10年中参与报道了世界各地最血腥的冲突和其他的人类危机,她和CBS News的同事伊丽莎白·帕尔默(Elizabeth Palmer)、霍利·威廉姆斯(Holly Williams)、德博拉·帕塔(Debora Patta)、拉拉·洛根(Lara Logan)组成了一支可能是电视广播新闻领域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女性驻外记者队伍。除了CBS外,BBC的丽丝·多塞特(Lyse Doucet)、CNN的克丽丝·阿曼波(Christiane Amanpour)和阿瓦·达蒙(Arwa Damon)也是顶级的女性驻外记者。《华盛顿邮报》24名驻外记者中有10位是女性,这些女性记者出现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突尼斯以及非洲埃博拉疫区等充满战火和生命危险的地区,她们同男性一样,成为随军记者,面对伤痛和死亡,面对随时可能会发生的绑架与性侵。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总裁大卫·罗德斯(David Rhodes)认为报道任务的分配取决于记者擅长报道的故事

类型,同性别无关。女性的加入可以给世界新闻报道领域带来女性不同的视角,打破男性的思维定式。同时,女性驻外采访具有某些男性所不具备的优势,如女性身份更容易化解紧张气氛,更容易获得被采访者的信任,在经过检查站等关卡时也更容易获准通过等。但是,作为一名女性驻外记者,除了要面对一般的困难,例如长年驻扎在外的思家之情、频繁奔波的旅途劳累以及战区采访时的生命危险外,还要额外承担女性身份所带来的困扰,面对各种性别歧视以及性骚扰与性威胁,这些歧视或威胁可能来自于驻地的官员、同行、陌生人甚至被采访者。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首席新闻外交记者拉拉·洛根在2011年2月采访开罗解放广场针对穆巴拉克辞职的庆祝活动时惨遭性侵。之后她选择勇敢地在“60分钟”节目中将自己的经历讲述出来,揭露了女性驻外记者长久以来所面对的恶劣生存环境。对于有家庭孩子的女性记者来说,往往会陷入事业家庭的两难境地。一方面要承受抛家弃子的负罪感,另一方面还要面对周围人的指责与舆论压力,而男性在这方面的心理压力则要小得多。

社区新闻的复兴需要女性

社区新闻是美国新闻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社区报的报道高度地方化,其话题主要集中于当地政府、学校、宗教以及体育。社区新闻对美国基层社会的建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有助于界定社区属性、形成社区归属感、帮助社区最大限度地发挥政治、经济、文化潜力。社区新闻通过持续关注报道身边人的故事,连接维系社区居民之间的感情,让居民意识到自己对社区参与与付出的重要性, 所有这些都对基层民主建设以及民主社会的维系至关重要。

社区报业多年来发展都较为稳定,在美国大报江河日下的大背景下成为“报业持久的心跳”。但是这些位于中小城镇的媒体劣势也很明显——他们地处偏远,缺乏资源,无法像位于华盛顿的大报一样随时都有白宫新闻可报道;他们规模偏小,没有足够的资金聘请优秀人才来设计网页,维护网站,让自己在社交媒体和搜索排名中位置靠前。作为地方性媒体中坚力量的社区报在过去十年里裁掉了大批的记者和编辑,极大地削弱了他们持续深入报道社区居民生活以及当地政治的能力。于是在近几年新闻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大潮中,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传媒巨头率先在数字化转型中取得成功,许多地方新闻机构却逐步陷入困境,这将危及美国基层民主的根基。

社区新闻面临的这一问题已经引起大量业内人士的关注,其中不乏女性。奈特基金新闻与数字媒体经济学主席佩内洛普·缪斯·阿伯恩西(Penelope Muse Abernathy)在她的新书《拯救社区新闻》中对大型报纸和地方性报纸如何应对数字化竞争、行业内的并购以及如何实现创收进行了考察和分析。阿伯恩西认为,社区新闻的复兴要从甩掉遗留包袱、发掘新的收入途径以及适应新技术三个方面着手。越来越多的 女性正在将视线投向社区新闻,这些女性将重新振兴社区新闻。在底特律等城市,奈特基金会的詹妮弗·普雷斯顿(Jennifer Preston)和凯蒂·洛克(Katy Locker),福特基金会的芭芭·拉拉布(Barbara Raab)和法伊·齐德亚(Farai Chideya)以及东南密歇根社区基金会的玛丽亚姆·诺兰德(Mariam Noland)和凯蒂·布里森(Katie Brisson)正在致力于打造扎根于社区的新的本地新闻生态系统。这三个基金会刚刚宣布为底特律新闻投资数十万美元,用于独立、非营利和民族新闻机构。而受益者之一就是像局外人媒体(Outlier Media)和媒体同盟(Allied Media)这样由女性领导的致力于讲述社区故事的地方新闻媒体。

结语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西方主流媒体中的女性正在强势回归。新闻界中更多女性的加入与回归将使女性的声音成为社会的焦点,女性诉求不断得以传达并得到社会广泛的讨论,从而改善女性的社会处境;更多的新闻由女性报道,从而给读者提供对报道内容更加多元化的解读;同时,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新闻行业的领导岗位,引领行业的变革,给这一行业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驻外记者行列里也出现更多的女性面孔,打破这一领域的男性主导;女性在社区新闻方面的努力也为基层民主的发展做出贡献。女性的强势回归,将为面临产业危机以及信任危机的西方主流新闻界带来希望和更多可能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