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舆论监督的“供给侧”调适

Media - - Content - / 吴阿娟 董向慧 陈杰

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媒体监督格局。新媒体平台先发制人的特点、多个舆论场合围之势、网民情绪对舆论的影响和传统媒体因时效性不足等因素被“倒逼”的困境,都表明以往由政府和传统主流媒体影响舆论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随着民众话语权、监督权的增强,以及传播主体、渠道的多元化发展,形成了舆论监督新格局。在多元聚合的舆论场中,传统媒体的舆论监督面临着“供给侧”调适。

传统主流媒体舆论监督的困境

在移动互联时代,传统媒体与受众的连接能力逐渐减弱,导致传统主流媒体的传播力、影响力不足,舆论监督功能遭到挑战。

舆论监督报道数量减少、力度变小。近年来,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

合发展的过程中,其内容优势不断受到冲击,不少传统媒体的深度报道严重萎缩,舆论监督报道数量减少、力度变小。根据学者张志安主持的《新媒体环境下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显示,传统媒体调查记者从业人数6年之间减少幅度高达57.5%,新媒体机构新增调查记者数量比较有限,整个调查报道行业面临人才流失和队伍萎缩的严峻考验。在调研的74家传统媒体机构中,有30家媒体已经没有主要从事一线调查报道的记者。这一 调查数据清晰勾勒了传统媒体深度调查、舆论监督报道萎缩的现状。今年7月,山东省官方发文要求省级新闻单位加大舆论监督力度,要对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问题不闻不问、不担当、不作为甚至违法乱纪的行为坚决予以曝光。这表明政府对媒体舆论监督功能的高度重视,但也有业界人士认为舆论监督本是媒体的“第一本能”,通过发文要求舆论监督正反映了舆论监督的凋零现状。

传统主流媒体舆论监督职能被分流。当前,在用好网、管好网的要

求下,各级政府部门纷纷开设微博、微信、客户端,搭建各类政务新媒体平台,畅通与公众互动渠道,设置反馈、问责机制,主动接受公众监督。网络部分替代了传统主流媒体成为政府与公众沟通的桥梁,并且更为便捷有效。以天津市8890便民服务专线平台为例,专线日话量在3万左右,主要集中在政府服务、公共服务和社会服务三方面。据今年4月份的统计数据,上述三方面的专线服务分别占日话量的50%、20%和15%左右。平台在受理诉求、派单给有关职能部门后限1小时回复,并附有具体的办结要求,其后还有办结督办、反馈和评价排名等机制保障。

在该平台上,既有对政府不担当、不作为的监督,对有关部门办事水平和效率的投诉,也有对煤水电气 暖等一系列民生问题的反映,还有群体类、安全类紧急事件的发现、应对和协调,以及对热点问题的收集汇总和数据分析,其间还运用智能系统对来电人进行情绪识别,辅助舆论舆情判断。8890便民服务专线平台全年24小时通过电话、短信、网站、微博、微信等方式受理群众诉求,涵盖领域广泛,且平台事项办结率已被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成为“有牙齿”的政务工作机制,保证了群众诉求能落地有声。很显然,这省去了传统媒体舆论监督的“桥梁纽带”,群众诉求直接对接公权力部门,已成为重要的舆论监督形式。

传统媒体舆论监督的权重逐渐下降,设置议程能力变弱。在多个舆论

场交织的格局中,传统主流媒体舆论监督权重逐渐下降,设置议程能力变弱。在近来一系列网络舆情事件中,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成为主要的传播源头,互联网成为主要的舆论场,如“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昆山龙哥反杀”事件、“高铁霸座男”事件等都在网络媒体上爆发。以“高铁霸座男”事件为例,先是个人微博上传了霸座现场视频,而后迅速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引爆,引起了公众愤慨。“霸座男”的道歉并未平息网上情绪,反而导致事件继续发酵。网民纷纷起底“霸座男”,其骗取房租、剽窃论文等疑似行为以及网上火速注册

“座霸”账号的行径再被网友扒出。这场舆论监督有几个特点:一是网络舆论场是主要传播场,传统主流媒体在新媒体的“倒逼”之下,虽也迅速发声,但引领乏力;二是网民深度参与,在设置议程上表现出了非常强的先导性,并在推动事件实质性结果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三是社交媒体成为重大新闻、舆论监督的“利器”,主流媒体议程设置能力相对变弱。

舆论监督“供给侧”的调适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把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贯通起来,增强监督合力。在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今天,舆论监督依然是监督体系中的重要力量,尤其是传统主流媒体肩上的职责使命始终存在,但否能够继续发挥大作为,关键仍在“供给侧”的快速调整和适应。

牢牢把握“人民性”。媒体舆论

监督的意义是最大限度地使民众接近真相,隐瞒真相更易扰乱人心,更易引发社会舆情。为此,在多元化传播的当前,传统媒体要在热点事件中发声,要牢牢把握“人民性”,在舆论监督报道中充分体现“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即用权威公正、负责任的报道,让舆论监督成为给予公众真相、坚守公平正义、呵护主流价值观、释放社会正能量、疏解群众不满情绪、引导社会舆论向好向稳的重要力量。

有效连接受众。当前,互联网圈

层化传播和算法推荐下的精准传播,都使传播不断呈现出分众化和差异化趋势。新媒体大都实现了海量内容与 个性化需求匹配的模式,而传统媒体在这一趋势中呈现出与受众“隔离”的趋势,导致舆论监督报道的引导力下降,这是因为传统媒体与受众的连接正逐渐失效。随着从中央到地方大力推进媒体融合,传统主流媒体不断开辟新媒体渠道,其出发点和着力点都在有效连接受众上。对此,需要提升传统媒体的传播力,而传播力表现为新闻信息及观点能顺利传给受众,实现传播有效覆盖的一种能力。只有广泛而有效地连接受众,才能增强媒体的传播力和影响力,才能真正化解舆论监督乏力的问题。

把握网络规律,提升设置议程能力。网络曝光往往成为舆论监督的发

端,一些在网上直接公开内幕真相、指向明确的“爆料”往往会迅速形成舆论,尽管网络爆料在信源上需要进一步考证,但也能成为新闻线索。为此,传统媒体需要把握网络舆论生成、发展规律,高度重视网络信源,准确把握舆论引导时机;要把握网上传播从发端、引爆、高潮到减弱、消弭规律,发挥传统媒体开展舆论监督报道的优势,提升设置议程能力。

扭转“刻板印象”,构建话语共同体。舆论监督与媒体公信力成正

相关,一强俱强,一弱俱弱,互为因果。与新媒体相比,传统主流媒体不 仅是时效不足,其对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突发事件的报道往往与公众期待存在落差,造成公众的“刻板印象”,认为主流媒体常常是“不敢说”“不能说”“不说假话但也不说真话”,于是也就“不全信”“全不信”“偏不信”。再加之网络时代公众话语权、监督权意识增强,传统主流媒体遭遇公众不信任的情况更为加剧。这种“刻板印象”会造成多个舆论场间的割裂,成为构建话语共同体的阻力。为此,做强做好舆论监督报道、提升传统主流媒体的舆论监督力是消弭“塔西佗陷阱”、联动多个舆论场的重要抓手。传统媒体只有深度融入多元舆论场,构建有效的话语共同体,才能进一步连通受众,聚合受众,引导受众。

结语

在新舆论生态中,传统主流媒体依然要成为畅通民意的主要渠道,成为新型主流媒体,尤其在激浊扬清、澄清谬误、明辨是非上,要积极回应来自多个舆论场的各方关切,敢于舆论监督,勤于舆论监督,主动舆论监督,形成受众“愿意听”“主动信”的结果,真正践行“有作为才能有地位”。

本文系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一般项目“如何利用大数据提升城市管理精细化水平”(项目编号:TJSR16-001)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