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族认同与文化价值观传播

——《国家宝藏》的内涵分析 / 郭学文 刘白羽

Media - - Content - 文/郭学文 刘白羽

《国家宝藏》是2017年中央电视台制作播出的文化类综艺节目。节目播出后,无论是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还是以豆瓣评分为指标的大众话语评价体系均给予其高度评价。节目以文化民族主义立场展示了国宝文物在道德理想、典章制度和器物行为三个层面的价值,并以此促进了受众的国族认同,传播了多元一体的文化价值观。

文化民族主义立场:《国家宝藏》的主题意蕴

文化民族主义是民族主义在文化问题上的集中体现,它坚信民族固有文化的优越性,认同文化传统,建构文化民族。作为一种思潮,文化民族主义起源于18世纪中后期的德意志地区。彼时的德意志地区深受法兰西文化的影响,德意志的民族文化濒临消亡危险,以莱辛、莫泽尔、赫尔德为代表的德国学者以德意志的语言和神话、民歌等文学形态作为凝聚民族性的手段,实现了德意志民族文化的统一与独立。20世纪90年代,日本提出“文化立国”战略,将文化民族主义作为国家文化建构的手段,其背景也是基于当时日本经济快速发展与文化建设滞后的失衡。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 记在多个场合提到“文化自信”概念,提出“没有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梦”的关系。对此,有学者将其归纳为补足“两个短板”的价值: “在创造了巨大的物质文明财富之后要着力补齐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这个短板,在国家综合实力特别是国家硬实力得到迅速提升之后要着力补齐国家文化软实力这个短板,就必须开启当代中国的精神文化‘寻根之旅’。”精神文化领域的“两个短板”就是当前我国文化民族主义思潮兴起的社会文化背景,《国家宝藏》《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等电视文化类节目的兴起与热播,正是反映了当前中国社会在文化民族主义思潮中对传统文化和精神审美的渴望。

文化民族主义尤为重视自身独特的文化遗产,并以此作为处理不同文化之间相互关系的原则。《国家宝藏》节目以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国宝文物的历史文化价值呈现为主要内容,以文物符号所负载的价值认同为主题意蕴。作为一种价值观,文化由理念价值、规范价值和使用价值组成,这三种价值分别对应于文化中的道德理想、典章制度和器物行为三 个面向。而《国家宝藏》节目所展示的文物,正是对这三个面向内容的展现。在道德理想层面,石鼓、玉琮、大克鼎、皿方罍等国宝以华夏文化的传承为叙事核心,表达了中华民族尊重文化、传承文脉的精神理想;在典章制度层面,云梦睡虎地秦简、云纹铜禁、杜虎符、商鞅方升等国宝讲述了制度建设与民族国家发展之间的关系,弘扬了传统文化中的制度文明;在器物行为层面,千里江山图、各种釉彩大瓶、越王勾践剑、曾侯乙编钟、万岁通天贴、宁波万工轿等国宝,从书画器物等多层面展示了中华民族创造的器物文明,并赋予其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

文物符号的国族认同:《国家宝藏》的功能阐释

国族的概念是伴随着近代西方民族国家的建立而产生的,尽管国族概念源自西方,但近代中国在政治、民族、文化的斗争中已经蕴含了“国族”的观念实践。1902 年,梁启超在《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最早提出了作为一个整体民族的“中华”和“中华民族”概念。此后,“中华民族”即成为近代中国追求民族国家独立、对抗外侮的宣传动员和国族认同建构的核心概念。而中

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则是中华民族国族建构成功的标志,这也给中华民族赋予了国家的内涵,使之成为国家民族。国族概念的核心价值在于对全体国民“共同体”观念的塑造。因此,实现国族认同就成为民族国家维系政治统一、实现政治诉求的动员方式。《国家宝藏》节目就是官方推动的国族认同动员的有效尝试,包括文化认同和政治认同两个方面。

文化认同:国族认同的基础。中华民族经过五千年的融

合、发展,各族群成员的信仰、习俗、创造等不断相互交织相互渗透,形成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国家宝藏》的开场白“我们是一个年轻的节目,我们有多年轻?上下五千年”就为该节目从时间轴上标刻了展示中华文化的长度,即展现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节目对中华文化的展现主要在三个层面:一是对国宝文物文化价值的直接传递;二是通过国宝守护人对于国宝的近距离接触、TED演讲和仪式化守护,以体验者的角色解读文物,实现与受众的移情与共鸣;三是以博物馆馆长话语传播的方式进行概括和升华。这三个层面既有对国宝文化的理论化凝练,又有对多类型文化的艺术还原,还有对文化成果接受过程的形象展示。节目将中华文化的精深、博大、悠远和瑰丽进行了呈现,以此激发受众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心,进而推动受众的文化认同。

政治认同:国族认同的保障。国

族作为一个政治学概念更为强调以民族为基础的国家建构。《国家宝藏》节目在叙事上主要包括两个部分:国宝的前世传奇与今生故事。在其前世传奇的叙事中,重在彰显国宝的文化价值,而今生故事则重在对国宝的价值进行阐释和引申,以此传播当前 的政治文明和国家形象。正是通过这两种叙事,节目实现了从文化传播向政治叙事的功能过渡,为受众提供了从文化认同到政治认同的路径。以河南省博物馆的国宝云纹铜禁的展示为例,云纹铜禁是春秋时期的祭祀用酒案,体现了中国文化中的禁酒智慧和自律精神。而今生故事则以云纹铜禁的铸造工艺“失蜡法”为着眼点,讲述了当前中国航空发动机事业发展的故事。以传统工艺“失蜡法”过渡到中国自主化的航空发动机技术,以云纹铜禁的精良引申到中国制造的高端与品质,在国务院《中国制造2025》政策背景下,云纹铜禁就成为中国走向制造强国的符号隐喻。除了中国制造,国家宝藏讲述的今生故事中,还包括了“一带一路”建设、依法治国、工匠精神、民族团结、中国梦等价值观的传播。受众从对中国古代文化艺术创造的赞叹自然过渡到对当前中国民族复兴和国家发展的信心和愿景,实现了从文化认同到政治认同的过渡。

多元一体的家国共同体建构:《国家宝藏》的文化价值观

多元一体的民族观的基础和表现是多元一体的文化观。《国家宝藏》 节目正是诠释了这种多元一体的文化观,即一个作为整体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内中包含多民族、多地域的类型文化。多元一体的文化价值观既形塑了节目受众的文化民族主义认知,又促进了受众的国族认同,实现了节目的功能价值。

多元文化格局。《国家宝

藏》展示的27件国宝文物充分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多源头格局。一是这些国宝分别来自于荆楚、湖湘、辽河、中原、良渚等地,九个博物馆的国宝文物就是不同地源文明的代表。二是也体现在经由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交融共生的外来文化上。如陕西历史博物馆推荐的葡萄花鸟纹银香囊、湖南博物馆推荐的长沙窑青釉褐彩诗文执壶等,就是中西文明交融共生的产物。三是还体现了农耕、游牧、渔猎等多民族文明形态的融合。如故宫博物院推荐的各种釉彩大瓶、河南博物院推荐的妇好鸮尊、辽宁博物馆推荐的铜鎏金木芯马镫、湖南博物馆推荐的辛追墓T型帛画等均展示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多民族文化形态。

一个民族共同体。《国家宝藏》

节目多处强调了中华文化整体性理念,如介绍石鼓时,强调了汉字对中国人的连结价值,并以石鼓守护人梁金生一家三代守护故宫文物的故事强调中国是所有中国人的家园。再如,每件国宝最后的守护仪式,守护誓词均以“守护历史”开头,而历史是全体中国人共有的历史,是中华文化的时间载体。以一体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统领27件国宝的讲述,节目实现了整体风格的完整性和内容的多层次、多角度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