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偽裝的極致

Metro Daily Hong Kong - - 特輯 - 黃獎

發哥話:「任何事情,做到極致就是藝術。」我相信,無雙就是達到這個極致的境界。

無可否認,《無雙》的整體質素完全是國際水平,我個人相信,明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中,最少有最佳電影、導演、編劇,甚至兩個男主角的提名;至於美指、攝影、音效、剪接等,肯定也榜上有名。我更想做一個預言,本片很有潛質去拍一個荷李活版。

要討論這部電影,首先要知道,本片結局出人意表,絕對不能劇透,因為在末段扭橋的詭奇設計,是全片最大的樂趣,不可破壞(未入場的觀眾亦無需妄想可以作出預測)。對於喜歡動心思的觀眾來說,女主角張靜初的安排,尚有預測的可能;男主角那部分,不看到最後一場,絕無可能拆解故事的謎團,堪稱一絕。

不過,「無雙」兩個字,本身就是一個劇透,指真實只有一個,其他都是偽裝的。偽鈔固然是一種偽裝,城城的角色本來是個畫家,但他沒有創作的才華,反而是個抄襲的天才,故此,他的藝術也是偽裝的。發展下去,我們會看到戲中的行為、愛情、自我形象等等,都是偽裝的!也只有這樣,方可稱得上「極致」!

大家要有點準備,電影的前半部文場戲比較多,當然,對於製造偽鈔的方法,解釋詳盡,部分觀眾可能未必特別欣賞,我則覺得非常有趣。尤其是製造過程,中段遇到極多技術性困難,看似走進死胡同,但千方百計又可以柳暗花明,這個過程就很有戲!

中段動作部分升級,發哥型爆登場,很多場景,重現1986年《英雄本色》魅力。關於這一點,電影預告片引起了少許風波,引人詬病,因為片花看到發哥用紙幣點煙的鏡 頭,極似當年《英雄本色》的經典一幕,但電影中並沒有這段戲,令部分觀眾自覺被騙。我的看法是:這部戲本來就是講偽製,預告片耍點手段,不一定是問題;而且,這個做法明顯是要在兩、三秒的空間,令觀眾有《英雄本色》的感覺,而戲中一大段動作場面,發哥的確做到這個效果,進場欣賞的朋友,應該看得出來。

另外,發哥間中有些比較魔性一點的演繹,也非發哥不能拿捏箇中神髓,當他說:「一個放棄愛情的男人,做甚麽事情都不會成功。」有點古龍武俠小說的味道,也是一種獨特的魅力。

不過,我禁不住要問,發哥的最後一個鏡頭,本來是否有一個爛Gag ?後來被剪掉了對白?如果是的話,絕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大家進場時不妨留意一下。

城城則有點委屈,經常表現滄桑無助形態,其實,這個角色心態相當複雜,應該花了許多心機揣摩,這一點可能也是他問鼎影帝的一個重大籌碼。

(逢周五見報)廣告人,《潮讀4000年》《首誌封神》作者,「萌動學生創作團」創辦人www.facebook.com/anthony.wongjon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