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友

Metro Daily Hong Kong - - 新聞 教學養 education - 蔡康年校長

在收拾舊物期間,偶然翻出一封多年前一位馬來西亞筆友寄給我的信,思緒霎時回到中學時代。年輕一輩或許不知何謂「筆友」(Pen Pals or Pen Friends),其實筆友有點像現時流行的網上交友。那時沒有智能手機,沒有互聯網,電腦只有小部分專業人士才會使用,Wi-Fi和即時通訊軟件如WhatsApp等就更不用說了,那時候分隔兩地的親人和朋友大多是以書信聯繫。大家可能很難想像如何能在沒有電腦、手機、Facebook,WhatsApp和Wi-Fi的情況下生存。

互聯網的認知鴻溝

在此附上趣聞一則,我有次問學生:「世界上有一樣東西,你看不見他,但他卻在你身邊,你不可能沒有他,他甚至比生命更重要,究竟是甚麼?」我的答案本來是神,學生回答是Wi-Fi。雖然這不是我心裏答案,我讚賞他們之餘,這亦反映了年輕人想法。代際鴻溝,真的不能以道里計!

回想我中二那年,我的英文老師要求我們交筆友,以提升我們的英語能力,當時班上差不多每位同學都有一至兩個筆友。筆友都以英語溝通,全是手寫的。結交筆友除了能認識外國朋友,提升英語能力和了解不同國家文化,更可收集不同國家郵票。我的筆友多為馬來西亞人,但也有遠至英國的;英國的多為退休了公公婆婆,以回信為樂。馬來西亞筆友大多是青年男女。經驗所得,只要你不隨函奉上你的照片,通常不難得到回音。

交筆友可以訓練一個人的耐性,當年郵件的遞送速度十分慢,海外書信一來一回往往需時兩個多月,要等很久才能收到回覆,但卻從中多了一份等待的喜悅和意外驚喜,有點像網上遊戲「旅行青蛙」。每當收到來自遠方的來鴻,我這位「天涯刀客」,都會亮出我珍藏的開信刀,打開期待已久的信件,用心細味。

即時通訊各有利弊

現在即時通訊軟件非常普及,潛規矩是要立即回覆訊息,但以一個微笑或一個拍手圖案作回覆,很多時候大家都已經「收貨」了。我們重視速度,卻忽略深度;我們被「關注」,卻未被關心。有了即時軟件,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拉近了,還是疏離了?是「天涯咫尺」,還是「咫尺天涯」? 樂道中學校長加拿大西門菲沙大學經濟學碩士,香港理工大學英語語言文學碩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