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路 崎嶇到估唔到

Metro Daily Hong Kong - - 專題 -

到城市做事由學徒做起,反反覆覆由手機店員工,變成手機店老闆,但投資失敗,又再變回員工。兜兜轉轉,明白在城市生活,有錢就會風光,只有無止境的欲望和消費,始終無根。他最終決定回故鄉仙娘溪村,在社工 鼓勵下,與幾個同樣到城裏打工多年、始終思鄉的同鄉年輕人,重新務農並經營鄉村導賞團,希望能有生計和事業。

然而,回鄉經營,路可能更崎嶇。中國的發展大趨勢,至今依然是以農村支援城市。農村裏 年輕力壯的人口,被催迫到城裏打工,並非無因。以農作物為生,收入微薄,生計極不穩。

以仙娘溪村為例,十多年前地方政府規劃下,鼓勵當地農民種植砂糖桔為經濟作物,起初幾年收入尚可,村裏大規模改種砂糖桔;然而,大量農藥種植,污染土壤,砂糖桔都染了黃龍病,結不了果。至今村民也未找到取代砂糖桔的經濟作物。

遍地砂糖桔齊染黃龍病

阿堂努力向村裏年長的農民重新學習務農,也試圖引入有機的種植方法。然而,在收入始終微薄的環境下,六個回鄉奮鬥的年輕同鄉,陸陸續續也放棄,再 次回城市打工,只剩下兩人。

連阿堂的家人也開始質疑阿堂,怎麼不像其他年輕人一樣回到城市打工,竟做着這種沒前途的工作。幸好,在仙娘溪村裏,阿堂並非孤軍作戰。

「社工」到村助鄉民

家鈺是仙娘溪其中一名駐村社工,她可算是另一梯隊的「返鄉青年」。她在城市裏長大,社工系畢業,後曾就職於城市的社工組織,但因行政制度僵化,處理文書的時間多於接觸人,她開始懷疑自己的社工工作。最終,家鈺決定到農村做社區工作。在城裏長大的家鈺,就要由學習廣東土話方言開始,慢慢適應和磨 合進入農村生活中。該社工組織致力農村復興運動,一直渴望助農村人口,不必流徙到城市,也能在家鄉找到生計。

村民起初對於這群身份不明的大學生不甚理解,但卻漸漸互相信賴,並與他們共行,一同重新推動合作社運動、試行生態遊、設立有機農產品加工技術並尋找客源,在仙娘溪村一同經營一個個實驗,逆發展潮流,摸索着農村能自足發展的道路。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修理手機,做了五六年,其實這個行業賺錢容易,但賺得到錢,就忽略了很多別的事情。」 阿堂對着鏡頭時,會將自己多年來的經歷說得輕描淡寫。但其實這個二十剛出頭的青年,初中離開農村家鄉,已經歷過無數起起落落。 文:王億峰 圖:香港電台 仙娘溪鄉村旅舍的走廊,旅舍主要由村內婦女營運。

仙娘溪村位於廣東市的水源保護區,自然環境優美。

阿堂同鄉阿忠帶領仙娘溪村導賞團

旅客正享用由婦女準備的午餐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