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召乡村游开发“忽悠术”

“为的是拿修路项目向银行贷款融资,或者取得道路使用权后,向合法旅游开发企业索要道路使用费。”

Minsheng zhoukan - - Investigation 调查 - 《民生周刊》记者郭鹏

在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仓房村的群山峻岭中,有一个多数村民都听说过的“景区”开发项目,开发单位南召县圣人垛生态农林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圣人垛公司),给“景区”冠以“南召县圣人垛国家地质公园”的响亮名字。

仓房村村民对“景区”开发翘首以盼,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景区建成后,通过商业带动,可以真正实现家门口致富。

党的十九大以来,乡村振兴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展开,南召县委、县政府也吹响了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号角,动员全县上下大打全域旅游发展攻坚战。随着2018年初大批机械设备和工人进驻仓房村, “景区”道路爆破工程启动,村民由此觉得仓房村的振兴指日可待。

但是,仓房村所属的崔庄乡乡长陈震却直言,该“景区”没有合法手续,是个违规违法项目。

如今,在仓房村,除了“景区”开发不下去的消息人尽皆知外,还流传着诸如圣人垛公司与 崔庄乡政府及某国企相互勾连,拖欠道路爆破公司数百万元工程款;道路爆破工程“易主”某国企;某国企老总“四处喊冤”,称企业被村民和圣人垛公司绑架等说法。

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景区”项目,让当事各方各执一词?“景区”到底存不存在?当地政府和企业又有何关系?对此,《民生周刊》记者在南召县进行了走访调查。

“全村都支持这个事”

60多岁的仓房村村民李胜利望着远处的山峰,即“景区”圣人垛山的方向,眼里充满企盼。就在几个月前,李胜利还对“景区”建成后的景象有着美好设想,“我和老伴去景区当保洁员,儿媳妇卖地产货,让在外地打工的儿子回来搞农家乐。”对于“景区”开发,李胜利说,“全村都支持这个事。”其

实,让仓房村村民对发展旅游产业产生浓厚兴趣的原因,源自南召县近年确定的全县大搞旅游的政策背景。

南召县“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大力发展生态旅游产业。2017年,南召县委、县政府把“旅游活县”确定为主要发展路径。

南召县委书记刘永国曾在会上表示,“要举全县之力,全面动员,全民参与。”《南召县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县工作计划》还提到,一些特色产业村要实现“一村一景、一村一品”。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南召县已有50个村实施乡村旅游项目,建成县级乡村旅游示范点36个、特色生态庄园20余处、农家宾馆400余家。自2017年以来,南召县乡村旅游综合收入突破10亿元,旅游从业人员达到2.5万人,农民旅游业人均纯收入占总收入的20%。

这些信息都让李胜利等仓房村村民倍感兴奋。在优越的自然资源与看得见的发展前景面前,村民们显得很着急,他们迫切希望有企业来到仓房村,打造全村第一个景区。

2017年底,圣人垛公司的“老板”陈某明真的来了。

“陈总找来了工程队,上山打眼,准备爆破道路。”李胜利回忆,全村人都在关注着“陈总”的动向,“山上拉来这么多大型设备,这回要来真的了。”

盛大开工典礼之后

和仓房村村民一样,山西江阳工程爆破有限公司洛阳分公司(下称江阳爆破公司)也希望“景区”建设一帆风顺,“现实却事与愿违。”公司负责人王海柱说。

2017年11月底,江阳爆破公司和圣人垛公司签订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由前者负责圣人垛景区 道路爆破工程。

签订合同之前,王海柱看到了一段“景区”奠基视频,正是这段视频,让他对承包仓房村爆破工程有很大信心。

至今,这段视频在网络上依然可以看到。在这段5分钟时长的视频里,有航拍机镜头下的仓房村自然风光,还有不少“景区”开工典礼细节。

近百人站在数十米长的“国家地质公园南召圣人垛景区开工典礼”红色条幅下,鞭炮碎屑撒落一地,10余台大型挖掘机在山路上一字排开,颇具气势。

王海柱说,参加开工典礼的有崔庄乡政府领导、村委会干部和数十位村民。视频里,圣人垛公司负责人陈某明对着镜头郑重表态,“要为当地老百姓造福,打造一流景区。”

仓房村村支书李兆远在致辞中说:“感谢陈总的投资,村两委表示欢迎与支持,这是全村的好事。”

江阳爆破公司进场后一边在山体和巨石上钻眼,一边等着陈某明完善申请炸药的手续。

可是,等来等去,圣人垛公司的爆破手续也没批下来,迟迟等不到炸药用于爆破。“后来,陈某明找到我,说他们和国企飞龙公司决定合作开发景区,届时可以用他们的爆破资质。”

有国企介入,原本还担心工程款和进度的王海柱更加放心。

但没过几天,陈某明再次找到王海柱,要求其停工,原因是飞龙公司和圣人垛公司因投资及分红比例没谈妥发生纠纷,要等

双方协商一致后再开工。

让王海柱没想到是,工程一停,“景区”不久后也消失了,他们被“赶下了山”。

风电项目“改道”仓房村

王海柱口中的飞龙公司,即南阳飞龙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南召分公司(下称飞龙公司)。公司负责人张鹏告诉记者,飞龙公司属国企,经营范围是新能源技术开发和风力发电。

在王海柱看来,正是飞龙公司与圣人垛公司相互勾连,签订合作协议,由飞龙公司另行组织道路爆破工程招标,强行把江阳爆破公司撵走,还拖欠他们的工程款。

张鹏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飞龙公司在仓房村的项目是由国家发改委批复的风力发电项目,相关手续一应俱全。

他强调,风电项目与景区建设、旅游开发没有任何关系,在仓房村修路,仅仅是因为风车设备要由此运上山。

按照张鹏的说法,当初风电项目并不经过仓房村,但项目立项后,有仓房村村民找到飞龙公司,希望项目道路可以经过仓房村,以方便村民出行。

“调整路线规划,公司没有什么损失,还可以解决村民出行难题,这也算国企应尽的社会责任。”最终,飞龙公司领导开会决定,同意风电项目“改道”仓房村。

张鹏强调,他们事后才得知,飞龙公司在仓房村要修的道路与陈某明的“景区”道路完全 重叠。

就在风电项目开工之际,陈某明找到张鹏,提出合作开发道路。“说是合作,其实就是想让我们把修路的活包给他们干。”张鹏说。

张鹏拒绝了陈某明的要求,随后,仓房村村干部带领一些村民找到张鹏,“村民说,如果飞龙公司不让陈总继续修路,他们就不与飞龙公司签补偿合同。”

就这样,飞龙公司“在被逼无奈的情形下”与仓房村委会和圣人垛公司签了三方协议。“字是我签的,如果不签,我们的风电项目就会遇到建设阻力。飞龙公司很冤枉。20多公里长的修路工程,协议约定,陈某明只负责1.4公里。协议还约定,江阳爆破公司由陈某明负责清退,已完成的工程量由陈某明负责支付,三方共同拥有道路使用权。”

“景区根本不存在”

如今,“老板没钱了,景区干不下去了”的说法在仓房村传得沸沸扬扬。那么,这个曾经让仓房村村民寄予厚望的“景区”和圣人垛公司,到底怎么了?

崔庄乡乡长陈震告诉《民生周刊》记者,“景区”根本就不存在,圣人垛公司没有取得任何开发手续。2018年春节后,乡政府组织多部门联合巡山过程中,发现陈某明和他雇佣的工程队在仓房村的山上钻眼打孔,却提供不出合法手续,“乡政府随即向陈某明下达撤场停工通知书。”

至于飞龙公司签署三方协议的事情,陈震说,原因是陈某明 向一些村民承诺,景区建好后,会分给村民别墅和门面房搞商业。于是,“一些受到蒙蔽的村民就开始为陈某明争取利益。”

至于陈某明和圣人垛公司如此做的真正目的,据陈震和张鹏猜测,为的是拿修路项目向银行贷款融资,或者取得道路使用权后,向合法旅游开发企业索要道路使用费。

《民生周刊》记者电话联系到陈某明,但他仅说了句“等手续办下来再说”,就挂断了电话。

记者了解到,崔庄乡距离南召县城区仅七八公里,被视为南召县的后花园。在南召县全域旅游政策背景下,“打造南召后花园已被提上日程。”陈震说。

有南召县当地人士表示,目前南召县都在喊全域旅游,难免有人钻空子,利用政策的不完善和政府急功近利的心态投机。

陈震说,崔庄乡政府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山水资源。但记者获悉,截至目前当地职能部门并未对圣人垛公司的行为进行任何处罚,仓房村部分村民依然认为, “陈总”是个有实力的老板。

而在飞龙公司施工现场,记者看到,爆破出的碎石被铲车直接推到了山涧里,王海柱说这样会节省一大笔运输费用。但是,被破坏的山体已经难以修复。

发稿前,记者从南召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杨姓负责人处了解到,公安部门已受理王海柱举报陈某明涉嫌诈骗一案。

仓房村四面环山。图/郭鹏

圣人垛公司如今已人去楼空,但其办公室里还留有景区规划图。图/郭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