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煤减量增蓝天幸福感

散煤治理比集中燃煤治理具有更高环境效益,对于提升北京及多地民众冬季蓝天幸福感发挥了重要作用。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民生周刊》记者 赵慧

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开局之年,区域空气质量表现良 好。

今年前8个月,我国重点区域空气质量持续改善,其中,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PM2.5浓度为58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5.9%;长三角地区41个城市PM2.5浓度为44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6.4%。

PM2.5浓度的下降源自过去5年我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的持续发力。特别是去年秋冬强势推进的京津冀区域散煤治理,让北方多地民众在供暖季享受到了久违 的蓝天。

“自2013年向污染宣战以来,2017年全国煤炭消费量首次增长,但大气质量PM2.5浓度改善成效显著,有力保障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圆满收官。其原因在于,2017年的治霾药方中,散煤治理在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中精准发力。”8月31日,在第三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大会上,中国煤控项目散煤治理课题组如此总结。

课题组认为,现阶段,中国散煤治理比集中燃煤治理具有更高环境效益,对于提升北京及多地民众冬季蓝天幸福感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后,中国民用散煤治 理的重点,仍是北方农村地区的清洁取暖。

散煤成控煤主要因素

2017年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大气十条)的收官之年,但由于经济回暖,去年重点行业煤炭消费在连降3年后出现小幅增长。

据中国煤控研究项目课题组估算,电力、钢铁、煤化工行业煤炭消费分别为11.91亿吨标煤、4.34亿吨标煤、0.5亿吨标煤,同比增长3.7%、2%、52%。最终, 2017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同比增长0.4%,是自2013年国家对污染宣战以来,全国煤炭消费量的首次

今后,中国民用散煤治理的重点,仍是北方农村地区的清洁取暖。

增长。

但同时,全国散煤消费量减少约6500万吨。据课题组初步估算,统计口径内散煤消费4.69亿吨标煤,同比下降10.7%。

以此数据推算,散煤减量将煤炭消费总量增长率拉低了1.5个百分点,使煤炭消费增长以0.4%的低速率软着陆。

中国煤控项目分析师李雪玉介绍,在减少的全部6500万吨散煤中,民用散煤减量约1800万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实际完成“双替代”(气代煤和电代煤)近600万户,其中“2+26”城市完成475万户,建成约一万平方公里的散煤禁燃区。

工业燃煤小锅炉淘汰10万余台,其中河北散煤削减量600万吨;“散乱污”企业整治近30万家,建材工业小窑炉散煤削减量约3200万吨。

“2017年砖瓦行业共计减少企业16897家,减少散煤2640万吨。建筑卫生陶瓷和石灰落后产能减少约1/4,初步估算分别减少散烧煤约348万吨和254万吨。”李雪玉说。

煤控课题组认为,除了集中燃煤继续加强末端空气污染物排放治理外,散煤消费减少6500万吨对PM2.5浓度和其他污染物排放的下降起到了重要作用。散煤治理对空气质量改善的季节性贡献比较突出。

2017年10~12 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PM2.5平均浓度范围为49至97微克/立方米,平均为71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34.3%。

根据环保部门专家团队的测算结果,2017年“双替代”使整个京津冀地区全年PM2.5平均浓度下降至少2.3微克/立方米。“散乱污”企业整治、散煤清洁化替代对2017年京津冀地区PM2.5平均浓度下降分别贡献了27%和21%。北京市冬季PM2.5浓度大幅降低,散煤治理贡献率达40%左右。

汾渭平原进珠三角退

在7月正式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中,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区域有了调整,珠三角退出,汾渭平原进入。

汾渭平原包括山西的晋中、运城、临汾、吕梁,河南的洛阳、三门峡,陕西的西安、铜川、宝鸡、咸阳、渭南以及杨凌示范区。

汾渭平原处于煤炭产区,产业结构严重依赖煤炭,散烧煤问题十分突出。我国北方地区每年冬季取暖消耗的两亿多吨散煤中,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和汾渭平原城市散煤消费就约6000万吨。

而且,汾河谷地户均散煤用量高于京津冀同纬度地区,山西 户均用煤量为4到5吨,且煤质较差,硫分约为1.5%。2017年,汾渭平原大气污染不降反升。

区域内PM2.5排名全国后20位的城市数量由2015年的0个增至2017年的6个,二氧化硫年均浓度超标的3座城市,均位于汾渭平原。

6月20日,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在国新办举行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吹风会上表示,在重点区域范围内,《大气十条》一个标志性的成果就是珠三角区域总体实现了稳定达标,所以重点区域去掉了珠三角,增加了汾渭平原。京津冀区域调整为京津冀大气传输通道“2+26”城市,也是充分考虑了大气区域传输的客观规律,使治理范围更加精准,针对性更强。

“过去5年,汾渭平原大气污染问题逐步凸显,成为全国大气污染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讲,重点区域作了调整,范围更加精准。”赵英民表示。

目前,汾渭平原已成为“十三五”中后期散煤综合治理的主战场之一。

《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明确,将集中资源推进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等区域散煤治理,优先以乡镇或区县为单元整体推进。2020年采暖季前,在保障能源供应的前提下,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的平原地区基本完成生活和冬季取暖散煤替代;对暂不具备清洁能源替代条件的山区,积极推广洁净煤。

清洁过冬

尽管去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实现“双替代”约600万户,散烧煤减量1800万吨,但这一数量仍不及北方农村地区冬季取暖散烧煤消费量的1/10。

课题组认为,农村大面积使用散烧煤的局面并未彻底改变。虽然居民生活质量提高,取暖意愿增强,取暖需求增长,但基于传统习惯和经济条件等因素,仍大量普遍使用低效炉具燃用劣质散煤,这是造成冬季采暖期污染加重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民用散煤治理的重点,仍是北方农村地区的清洁取暖。

中国民用生活散煤消费的核心区域为广大农村地区,包括城中村和城郊村。农村生活燃煤主要用于采暖、炊事和热水,其中冬季采暖散烧煤约两亿吨,占民用生活散煤的91%。

在当日的会议上,课题组 给出今年的散煤减量目标,即在2017年散煤治理的基础上,力争2018年散煤减量6000万吨。其中,民用散煤减少1500万吨,工业小窑炉散煤减少3000万吨,小锅炉散煤减少1500万吨,力争超额完成2020年减少散煤两亿吨的煤控目标。

目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大部分省市已出台相关政策,其中电代煤、气代煤目标约450万户,如考虑尚未公布的个别城市的替代目标,以及可再生能源替代的发展,预计今年有望实现500万户的清洁能源替代。

课题组认为,在经历去年冬季的“气荒”后,今年重点区域清洁能源代煤项目的推进将更加理性,由于电代煤取暖成本居高不下,“双替代”补贴期限已过半,未来补贴路径尚不清晰,财政压力持续增加等因素的限制,今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和汾渭平 原,尤其是“2+26”城市民用散煤治理难度将加大。

应该看到,在强力推进“双替代”的重压之下,政府、企业、用户各有苦衷。

政府有压力,“双替代”项目对补贴依赖性较大,地方财政负担较重,未来新项目的推进及原有项目的运营维护仍需大量投入,部分地方政府进退两难。

此外,去年冬季“气荒”的出现使得清洁取暖项目未能完全发挥作用,部分地方政府除了背负清洁取暖的财政压力,还要承担温暖过冬的保障压力。

对用户而言,由于政府采取“先用后补”的补贴方式,用户担心补贴不到位、运行费用高,不敢敞开用,导致2017到2018年采暖期普遍感觉不够温暖。

至于企业,民用清洁能源替代项目往往需要企业前期垫付资金,资金回收期较长。另外,项目验收及用户满意度评价受用户主观因素影响较大,而经历气代煤或电代煤的企业,产品成本增加,压力较大。

各方难处的背后,资源可获得性和经济性成为影响农村清洁取暖的两大重要因素。在重点区域“双替代”的实践中,上述两个因素成了问题和挑战的根源。

课题组建议,民用散煤治理应科学合理规划,贯彻因地制宜、多能互补策略,高度重视建筑节能和农村用能安全,从成本分摊机制、清洁能源价格改革、供热体制、技术进步等多维度破解清洁取暖的经济性问题。

与会嘉宾在中国散煤综合治理大会上分享观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