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推动了幼儿教育小学化?

教学课程改革一面倡导给学生减负,让学生能够享受生活,获得学习的成就感;一面在内容上只加不减,课程内容更加活泛了,广度增加了。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民生周刊》记者 罗燕

本来应该快乐地玩耍,却被灌输各种知识。幼儿教育小学化,让很多孩子承担了一些没必要的负担。

到底是谁动了孩子的童年?是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还是抓住商机的学前教育机构?是违规教学的幼儿园,还是那些不能零起点教学的小学?

“我们真的是太希望孩子未来成功了。家长很怕,全社会也觉得我们让孩子小时候做错一点,这孩子未来可能就不会成功。”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儿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边玉芳表示。

幼儿园费力不讨好

作为一名幼教工作者,北京华夏蓓蕾教育集团董事长王娟经常遇到一些家长要求幼儿园“教点东西”,他们希望幼儿园加一些小学课程,如拼音、算术等。

对此,王娟感到很为难, “他们不懂幼儿成长发育的规律,我觉得孩子太小,没有必要学习这些。”

但还是有些幼儿园,尤其是民办幼儿园,为了迎合家长或者抢生源,以一些特色教育为名,教小学知识。比如,有的国学幼儿园让孩子认很多字,背诵古诗、《三字经》、《弟子规》之类,有的双语幼儿园过早地让孩子学习英语。

在王娟看来,学前教育机构能做得风生水起,正是看家长对孩子期望值太高,希望孩子能在幼儿时期学到更多知识,赢在起 跑线上。“孩子真正的起跑线是家庭,不是幼儿园或学前班老师教多少东西。”

王娟也在力图给家长灌输“家园共育”的观念,让他们遵循孩子智力和成长发育规律。但她发现,家长对这些都是非常认可的,但当他们离开幼儿园,发现孩子上小学可能会吃力,或者其他孩子上了一些学前培训班的时候,他们的焦虑又会出现。

“幼儿园一直在做这种循环

式的工作。”王娟感叹。

近年来,教育部门始终禁止幼儿园小学化,也开展了一些检查,相关要求越来越严格。“其实症结并不出在幼儿园,幼儿园本身也是受害者。” 王娟说。

她认为,如果小学入学没有门槛,而且能够延长一年级的教学时间,那么幼儿园就大可避免小学化的状况。幼儿园老师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教学,而是带孩子玩,开发智力。“幼儿园教小学知识,其实是在做一些又累又不讨好的事情。”

家长的“心病”

很多幼儿“抢跑”背后的直接推动者都是家长,是他们让孩子从幼儿园退园进入学前班,给孩子报一个又一个学前班的都是 孩子家长。但事实上,最无奈,最焦虑的也是家长。现在的家长到底怎么了?

“有人说我们这是揠苗助长,但谁不想让孩子快乐,谁不想让自己轻松点?”在一个英语培训机构外面,一位正在等待孩子下课的妈妈向记者抱怨。

她的孩子今年3岁半,刚上幼儿园,却已经上了一年的英语兴趣班。

她这样提前让孩子学英语,是为了孩子将来能通过她看中的一所小学的面试,并且入学后能有优势。

“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一些专家建议不要提前学习,如果早期形成一些错误观念,后期很难纠正过来。但一些家长的需求和专家的建议是冲突的。”

湖北省武昌实验小学教师、21世纪教育研究院课程研究中心主任徐莉说。

她在跟家长的接触中了解到,很多家长觉得学过的东西再学一遍,孩子会比较自信,对于学业水平的提高比较显著。尤其对于一些资质一般的学生,通过提前学习能够取得良好的学习成绩,这种经验就促使家长坚信提前学习的必要性,并且,在孩子教育过程中,一直让他处于一个抢跑状态。

“我们不建议家长抢跑,但如果高利害的考试带给家长焦虑,那么这种抢跑也是可以理解的。”徐莉说。

但她发现一个问题,很多家长把“学会”当作一个及格线,而不是一个优秀的标准。对于孩

子来说,这个题目他没有做对,或者速度和准确率没有达到,家长就认为他没有掌握,传达给家长的焦虑就是:别人都会了,他还没会。

徐莉同时也是一名家长。有一次,女儿问她:“妈妈,我是不是傻子呀?”徐莉很惊讶,细问才知道,原来女儿班上的一些同学,老师还没有念完题目,他们就已经报出答案,而她还要想一会儿。

徐莉安慰女儿,“别担心,他们已经是学第二遍、第三遍了。”

但很多家长并不能像徐莉这样安慰孩子,他们会让孩子更努力,接受更多课外培训班,像其他同学一样提前学习。

《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童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这类文章不时在网上流传。很多家长认为,如果现在不努力一点,孩子就可能下滑一个阶层,为了让孩子未来成功,宁愿现在让孩子多吃苦。

“就是因为存在这种理念,加上全社会都非常焦虑,家长让孩子现在能多学就多学一点。”边玉芳说。

小学的“压力”

如果不在学前教育阶段提前学习小学知识,孩子会跟不上小学的节奏吗?这是很多家长担心的问题。

徐莉认为,能不能跟上得看学校的实际情况。如果孩子上的学校,学生普遍接受了小学化的学前教育,孩子可能会跟不上节 奏,继而受挫。如果学生普遍没有这种学前教育,老师发现大部分学生跟不上,会自动调整自己的教学进度。

那么,到底是幼儿园、学前班的小学化造成小学一年级加快进度,还是小学一年级进度过快造成幼儿园小学化?

“在大众裹挟下,这个风气会愈演愈烈,形成一个怪圈,大家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受害者。”边玉芳说。

一位在北京一所小学任教8年的教师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她刚工作时带一年级,学生基本上是零起点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生在学前阶段学了小学知识。她强调,学校还是会零起点教学。

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小学坚持零起点教学,对于小学起始年级未按国家课标规定实施零起点教学、压缩课时、超前超标教学,以及在招生入学中面向幼儿组织小学内容的知识能力测试,或以幼儿参加有关竞赛成绩及证书作为招生依据的,要坚决纠正,并视具体情节追究校长和有关教师的责任,纳入规范办学诚信记录。

“零起点是可以,但课程内容有那么多,不赶进度不行。”一位曾在北京市朝阳区一所小学任教的教师表示,“当小学老师非常累,我们也不想一个月把拼音教完,但不这样讲完成不了课时任务。”

另外,考试对教师、学生都是一种压力。徐莉曾在学校遇到 一位老师,沮丧地告诉她,这次单元测班级没考好,平均分才97分。

这引起徐莉的反思,“如果教育工作者把100分当作及格线,把99分当作是孩子的粗心,97分就是没考好,那我们就要思考,老师与学生的这种合作能不能长久?当低年级的平均分数已经达到97分的时候,那么考70分、80分的学生就会倍感压力,教育工作者是否有合理的举措缓解这些学生的压力?”

她发现,教学课程改革一面倡导给学生减负,让学生能够享受生活,获得学习的成就感;一面在内容上只加不减,课程内容更加活泛了,广度增加了。

“这样就要降低对‘会’的要求。”徐莉说。她认为,在教学过程中,可以学得多一点、难一点,但是不能考得多一点、难一点。如果考得多而难,对孩子的整个学习生涯及家庭教育都会产生比较大的压力,就会出现幼儿园小学化及学前培训等比较集中的状况。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幼儿教育小学化其实是高考的压力向下一级一级传导的结果。

“政府部门、教育专家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如果不充分考虑问题的复杂性,而只是把教育的好意通过文件形式发布下去,这种好意是不能够达成的。” 徐莉表示。 (实习生付婕、韩景林对本文有贡献)

尽管越来越多学生在学前阶段学了小学知识,但学校还是会零起点教学。图/陈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