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的孩子与纠结的家长

Minsheng zhoukan - - 记者手记 -

连续几天在北京的培训机构采访,虽然跟我聊得最多的是培训机构人员,但脑子里总是会浮现那些补习的孩子和等候的家长。我遇到他们经常是在大厦的入口、电梯里及教室的走廊上。

工作日每天下午5点左右,培训机构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到了周末,大厦里其他单位关门了,培训机构却门庭若市。

傍晚时分,常能见到孩子在路上手拿着面包,边走边吃。孩子可能刚刚放学,饿了,但不能回家吃饭,还有两个小时的课在等着他们。幸好今年教育部在整顿,所有培训机构必须在晚上8点半结束课程,不然有的孩子可能要更晚回家。

我问一位家长,你的孩子累吗?她说,累,也不累。孩子已经习惯了每天安排课外班,哪天没有课,倒不知道干什么了。

有位家长自己曾是高考状元,她带着家里老二在培训机构外等着老大下课。老大6岁开始上英语外教课,三年级开始学奥数,她每个周末开车从海淀郊区把孩子送到中关村来补课。“我当年是从初中开始好好学习的,现在的孩子从小学就开始抓,太苦了。”她发誓不让老二继续走老大的路,但老二今年4岁多,去年开始上英语外教课,明年还要上学前班,恐怕又是一个新的循环。

很多家长不想让孩子上课外班,尤其是语文、数学、英语这些学科类的课外班。家长们不喜欢大厦里没有窗户的教室,也不喜欢格子间里的一对一培训,不断涨价的培训费更让他们倍感压力,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选择了随大流。

为什么?在小升初、中考、高考这些指挥棒下,没有人敢让孩子落后。

《民生周刊》记者罗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