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s 40 years of opening and reforms

一位退休职工看消费40年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Contents - □《民生周刊》记者 于海军

今年76岁的许继文是沈阳第一机床厂的退休职工,谈起改革开放40年百姓的消费变化,他感慨良多,“那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就拿我家来说,以前根本谈不上消费,那时候是节衣缩食,现在有钱了,想咋花就咋花。”

能省则省

改革开放以前,由于收入低,许继文家里生活困难,一家五口过日子能省则省。“我1961年工作,工资只有28元,1962年涨到39元。1969年结婚,记得那年两人加一起也就75块钱,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生活过得紧巴巴,什么都不敢买。”

1977年,许继文夫妇都涨了工资。“我和爱人的收入每个月涨到了96元,家里生活宽裕了一些,但还是不敢花钱。记得有一次,晚上我炒菜,有些着急,不小心弄洒了装豆油的碗,爱人埋怨我好几天。洒的豆油能炒好几天的菜,当时我也很愧疚,那种滋味今天的年轻人理解不了。”

近些年,随着收入水平的 提高和消费观念的转变,许继文说,大家从“基本温饱”的生存需求,逐渐转变到开始讲究食品营养,追求绿色健康和安全卫生。用餐地点也不再是单一的在家用餐,越来越多的餐厅让人眼花缭乱。

他说,如今和爱人周末就会外出就餐,“省时、方便、丰富、新鲜的餐馆多得是,有时候在外边和老同事、老朋友聚一聚,很开心。对于物资匮乏年代走过来的人,这种感觉不一样。”

回想起早些年的日子,许继文常挂在嘴边的话是“能省则省”。孩子和大人都不敢新添衣服,亲戚和朋友穿剩下的衣服会邮寄过来,“适合大人的给大人穿,适合小孩的给小孩穿,有的时候大人的衣服改一改也能给孩子穿。”

许继文记得,那时男孩穿“旁开门”的裤子也不稀奇,谁也没有笑话谁。逢年过节,会去买布找裁缝做衣服,比买衣服要便宜许多。

他记得,一次女儿过生日,

他买布给女儿做了一件新衣服,女儿舍不得穿,怕弄脏,回到家就赶紧换上旧衣服,把新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好。

这些年,随着收入水平提高,城乡居民衣着消费观念也变了。人们对衣着的认识由注重保暖御寒向时装化、时尚化转变。

尤其是青年人,穿衣早已突破了颜色单调、样式单一、“满街颜色款式一个样”的旧格调,越来越多的人注重服饰的潮流搭配和时尚前沿。

“现在的衣服,什么价钱都有,什么款式都有,人靠衣装马靠鞍,好的衣服有好的布料、好的设计和剪裁,穿在身上就是不一样。”许继文说。

早些年,收音机可是家庭重要的“家用电器”。“1977年,南京的亲戚给了我一台旧的半导体收音机,我当个宝贝一样放在家里的显要位置,下班就摆弄起来。”许继文说,“那时候很容易满足。”

多年来,城乡居民生活中最突出的特点是“用品”方面的变化。尤其是近几年,人们对耐用消费品的需求已完成由低级实用向高级享受的转变。

家庭设备的更新频率明显加速,从上个世纪80年代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老三件”,到90年代彩电、冰箱、洗衣机“新三件”,进入21世纪后科技含量更高的家电产品又逐步取代了“新三件”。

观念转变

随着城乡居民生活节奏的加 快,人们的消费观念也充分体现出了“与时俱进”,主要耐用消费品更新周期明显加速。

如电视机,从普通彩电向多功能一体机发展,电冰箱则从普通“冷冻”发展到“绿色保鲜”,洗衣机已发展到全自动,家用电脑、新款手机等已在城镇居民家庭普及。

家庭拥有一辆私家小轿车,早些年还是普通职工不敢想的事,目前城乡居民拥有私家车已不再是新鲜事。

许继文说,随着改革开放步伐逐步加快,他和妻子的收入也逐步提高,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慢慢地,家里有了第一台电视机,又从黑白的换成了彩色的,21英寸的换成了34英寸的。原来摆放收音机的位置,也被快速迭代的收录机取而代之。

随着城乡居民收入的大幅提高和消费观念的不断转变,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开始增强,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投入不断加大。

同时,休闲旅游、健身娱乐等享受型消费渐成时尚,休闲娱乐方式已从过去简单的“在家看电视,出门看电影”的单调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茶楼、酒吧、咖啡屋、度假村等多种休闲娱乐场所雨后春笋般出现,人们的闲暇生活更加丰富。

许继文说,如今吃穿用已经不是主要的消费内容,而文化层面、精神层面的消费占了很大一部分。退休后,许继文和爱人每年都会外出旅游,一年至少两三次,国内很多著名景点都去过, 还去过不少国家。

闲下来时,许继文和爱人会去看电影、看话剧,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可劲儿玩”。许继文说:“趁着身体还行,我们去了好多地方,见了好多人和物,而这些在改革开放以前,想都不敢想。”

以前,由于收入微薄,生活拮据,百姓很少考虑日常保健,因此保健方面的投入十分有限。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随着医疗机构及医疗服务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入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城乡居民实行医疗保险制度,人们以预防为主的自我保健意识不断增强,医疗保健器材、滋补保健品等逐渐进入普通家庭。

许继文的儿女很孝顺,给他买了不少养生器材,保健枕、按摩椅、足浴盆等应有尽有,“现在不仅仅是老年人,就连年轻人的保健意识都很强。哪里不舒服,调理一下,有什么新的高科技产品,有利于身体健康的,大家就会尝试消费。”

快乐消费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住房。居住条件是反映人们生活水平高低的一个重要标志。

改革开放前,许继文家的住房可以说是又拥挤,又简陋,在城区很难见到高楼大厦,农村亲戚能住上砖房就感觉很富裕了。

为了提高城乡居民的住房质量,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一些地区积极支持单位和城乡居民个人建房。随着建设力度不断加

大,城区内一座座漂亮的住宅楼拔地而起,在农村也随处可见宽敞明亮的砖瓦房。

尤其是近年来,伴随易地搬迁、危旧房屋改造、灾后重建等工程的实施,城区大力兴建商品房和保障房,城乡居民家庭居住条件得到空前改善。另外,城乡居民住房装修也越来越考究,体现着温馨、优雅与别致。

许继文说,如今的居住条件越来越好,与早些年人们追求的遮风挡雨、避暑驱寒的居住理念不同,如今建筑理念和环境美学在居住中体现得越来越明显,人们内在和外在的舒适性不断增强,追求身心愉悦的消费理念越来越得到市场重视。

智能手机刚出来的时候,许 继文和爱人就买了,“儿女给买的,每天看新闻,玩社交软件,在网上购物,一点不比年轻人差。”前年,许继文和热爱摄影的女婿花了6万元买了一套摄影器材,“有时候和女婿四处转转,拍一些照片,回来和家人分享,心里美滋滋的。”

前些天,听说外孙女喜欢一款无线耳麦,许继文在网上找到后下了单,第三天就收到了。“在网上买东西,点点手指给你送到家。现在的生活你看看,这在几十年前想都不敢想。”许继文说。

对于许继文来说,改革开放40年来,自己是见证者和亲历者,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在40年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他对 生活水平的提高有着真切感受。

“尤其是近些年,随着中国改革发展步伐的进一步加快,百姓的衣、食、住、行受到深刻影响,消费水平、消费能力、消费观念和消费类型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些变化,说都说不完。”许继文说。

如今,古稀之年的许继文每天早晨坚持锻炼,他说只有一个好身体才能快乐,才能快乐地消费。有时候,他会和身边的人感慨过去的事,也会展望一下未来,“你说这手机,再过10年会变成啥样?不用10年,5年就会让你难以想象。”

一款全新的电动自行车在首届进博会上展出。图/郑智维

随着居民收入的增加,城乡居民消费能力极大提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