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Investigation浙商梦碎济南皮革城

在山东济南,关于袁庄居委会损害民营企业利益、居委会干部缺乏法律意识、泺口街道办事处没有为民营企业营造良好发展环境等说法一度甚嚣尘上。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民生周刊》记者 郑旭 郭鹏

在网络上搜索济南市天桥区泺口街道的袁庄社区,鲜有对该社区的介绍,倒是有不少诸如“集体账目不公开”“居委会干部贪腐涉黑”“群体性械斗”等信息。据泺口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讲,袁庄是个典型的软弱涣散社区,存在一些问题,在2018年初,经过几轮选举,才结束了社区干部的更换。

浙江商人梁金海2013年与袁庄社区居委会签约合作开发“济南浙商皮革城”(下称浙商皮革城),“项目即将竣工,社区干部却操纵袁庄居委会,肆意解除合同,强行夺走浙商皮革城。”

而接手该项目的济南富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富石公司)相关负责人却表示,接手后富石公司偿还了工程欠款,投资数亿元却至今未收回成本。

同样来自浙江的商人陈坚挺,早于梁金海与袁庄居委会签订该项目的合作协议,“但是袁庄居委会却将项目一女二嫁,迟迟不偿还保证金及损失。”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袁庄社区原党委书记王勇表示,这个纠纷不断的项目,所有参与方均未 获利,“但是利益受损最大的,还是袁庄社区。”王勇五六次强调“袁庄真是倒大霉了”。在山东济南,关于袁庄居委会损害民营企业利益、居委会干部缺乏法律意识、泺口街道办事处没有为民营企业营造良好发展环境、未能帮民营企业解决发展中的困难等说法一度甚嚣尘上。

被叫停的农住房

2013年5月,梁金海出资成 立济南浙商皮革城有限公司(下称皮革城公司),与袁庄居委会签订合作建设合同,由皮革城公司出资,袁庄居委会提供100余亩土地,合作开发浙商皮革城。

王勇介绍,“2013年初,济南市规划局给袁庄批了一个农村住房项目,可以有商业配套,计划分两期进行,梁金海负责一期。”2013年5月,梁金海通过招商引资,成立了皮革城公司,开始商业配套部分的建设。

据了解,之所以要建设皮革

城,是因为周边有济南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却没有像样的皮革市场,所以梁金海认为新建皮革城应该大有可为。

双方签约后,梁金海开始投资建设。

“结果皮革城把后面两栋老济南啤酒厂家属楼挡住了,业主因遮光问题上访。于是,市规划局在2013年底提出‘停止公示,项目搁置’。”王勇说当时济南市规划局并未下达正式文件,只是口头提出“项目暂停”。

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浙商皮革城计划在2014年10月开业。但开业前夕 却发生了变故。

皮革城易主

2014年7月,浙江某市检察机关以挪用资金罪将梁金海批捕。后来,检察机关撤销了批捕决定,梁金海当年11月被无罪释放。但是就在梁金海被批捕期间,浙商皮革城的实际经营权却发生了变更,由皮革城公司变成了富石公司,直到今天。

“梁总是在皮革城项目上被带走的,人一被带走,要账的就来了。” 王勇说,因为项目的“产权”归属袁庄社区,所以一些梁金海的债权人当时都来袁庄社区要账。

王勇表示,当时各级管理部门都很重视此事,担心发生不和谐事件。于是袁庄社区居委会“紧急发函,解除合同,让梁总的合作伙伴孙总接手项目”。

2014年9月4日,袁庄居委会发函给皮革城公司要求解除《合作建设合同》,限3日内回复。 隔天,居委会又发出一份正式的《合同解除函》。

梁金海说,“袁庄居委会没有和皮革城公司做任何协商沟通,在没有听取任何反馈意见的前提下,擅自一方独断解除合同,实属违约,发函只是社区干部袁兴强用来掩饰他与孙顺强行夺走浙商皮革城的幌子。”梁金海说他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

2014年9月16日,袁庄居委会向皮革城项目施工单位及部分销售单位发函,明确告知将项目经营方更换为富石公司。“浙商皮革城就这样被袁兴强和孙顺他们堂而皇之地夺走。”

对此,富石公司相关负责人侯(音)某告诉记者,当时情况很复杂,很有可能出现社会不稳定因素,市区领导都很重视。“我们孙总也是本着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才接手该项目,并且偿还了此前遗留下来的工程欠款,公司至今也未盈利。”

赔了夫人又折兵?

孙顺是谁? “富石公司的法人代表可能不是孙总,但公司是孙总的错不了。”王勇告诉记者,“当初济南市规划局同意袁庄社区建农改房时,孙总说可以为我们跑跑手续,因为手续一定要合法,孙总和规划局那面比较熟悉。”

而梁金海则坚持认为孙顺和袁兴强是利益共同体。“项目建设之初,袁兴强向我提出让孙顺参股皮革城公司,鉴于袁兴强是袁庄居委会时任书记,于是皮革城公司无奈同意让孙顺参股。”

记者向富石公司求证此事,但是负责人侯某表示这都属于“孙总的私事”,不便多说。

关于皮革城的建设,还有一个人不能不提,就是陈坚挺。

“当时弄这个项目的时候,是陈坚挺先和袁庄社区签的合同,而且交了100万元保证金。”王勇说当初陈坚挺与袁庄的合作,“社区要出资,但是我们没钱投资。后来梁总来了,说我们袁庄不需要出钱,只出地就行,我们为了把风险降到最低,就决定和梁总合作了。”

“袁庄社区干部就是这样无视民营企业利益,蔑视法律,拿合同契约当儿戏。”陈坚挺说其被“踢”出局后,他的100万元保证金及损失社区至今未还。

王勇表示社区承认此事, “但是袁庄没钱还,我们只能按照银行同期利息还陈总,但是他不愿意。他前期规划确实花了不少钱,但是我们没法解决。”

采访中,王勇反复强调“袁庄倒了大霉”,按照之前的设想,本来可以通过土地租赁方式从企业那里获得每年1100万元的租金,但是“富石公司也不赚钱,目前只给社区很少一部分租金”。他认为袁庄社区搭上一块地,却没收到应得的收益,还惹来诸多麻烦,得不偿失。

如今,曾经的皮革城已变成了“济南月星家居广场”,“应该是富石公司整体租给月星集团的。”记者了解到,该商场的招商情势良好,目前80%以上的面积已出租……

曾引起极大争议的皮革城如今已变成了“济南月星家居广场”。图/郭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