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控制

——小说《兜比脸干净》中资本的合法化策略/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贾璐

小说《兜比脸干净》写了一个大学生转行干个体户的成功与失败的历程。故事开始于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大学生毕业后工作不再包分配,没有很好人脉和背景的男主人公万峰,屈居街道办事处当秘书,整天被下调到居委会帮忙在墙上刷卫生标语,感到无法实现自己的价值。他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工商管理员老黄后,便辞职到老黄负责的光明服装批发市场,做男士西裤的批发生意。凭藉聪明、机遇、胆识和人脉,他的 生意越做越大,心态上也从刚开始的羞耻到后来的引以为荣,价值观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后来,因为受朋友大平和小卫赌博的影响,加上混黑道的朋友大斌到别的城市避祸,自己被高雄伙同阿玲算计利用,以及女友骗自己钱后远走高飞等,他的精神受到严重的挫伤和刺激,便慢慢沉迷赌博,最终倾家荡产。小说最后,在差点参与勒索女主持人和娱乐城老板的事件时悬崖勒马,避免了牢狱之灾,这样的经历使得万峰幡然悔悟,重新求职工作。

万峰转行做生意之后一直是和钱打交道,目的也是赚钱。他的成功与失败都是以资产的多少来衡量的,当最后因为赌博倾家荡产后,他认为自己“烂命一条”,完全可以舍弃掉,看到高雄因偷运毒品被捕后并没有在道德和法律层面谴责他,而只是受到启发一般,想到可以通过敲诈勒索来快速进账。所有这些,都更加直观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可以被金钱资本控制到什么程度。

在布尔迪厄那里,当个体与群体凭藉各种文化、社会、符号的资源维持或改进其在社会秩序中的地位并发挥作用时,这些资源就是资本。资本包括四种类型:经济资本(货币和财产)、文化资本(包括教育文凭在内的文化商品与服务)、社会资本(熟人与关系网络)、符号资本(合法性)。他的资本概念不同于马克思的资本概念,他并不区分资本主义所独有的工作类型,他把资本看作是以它们所体现的劳动量的差别为基础的权力关系[1]。运用布尔迪厄的资本理论,我们可以从分析小说的题目“兜比脸干净”来进入文本分析。“兜比脸干净”

本来是一句东北的俗语,表示“没钱”的状态。我们可以认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