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册》:苦难背后的无意识暴政

Mixed Accent - - 小说小评 -

在乡土小说的发展历程中,对于乡土文化,有的小说批判,有的小说讴歌,有的小说怀念。在新时期,乡土小说的创作已经走向独立与成熟,乡土作家们对乡土的呈现也逐渐摆脱单一化,对问题的思考也愈发深刻。李佩甫本人,既创作过《红蚂蚱,绿蚂蚱》这样带着浓烈的抒情和感伤色彩的乡村文明赞美乐章,也写过挖掘乡村的丑恶、表现对乡村的憎恶和绝望感情的作品,《生命册》中的乡村书写部分就属于这一类。

《生命册》是河南作家李佩甫“平原三部曲”的收官之作。相较于《羊的门》中表现乡村“头人”的权力运作与村民的隐忍屈服的奴性;《城的灯》中表现农民“逃离”乡村在城市中隐忍压抑的“变异”;《生命册》的书写可以说是一种纯正乡土的回归。《生命册》大笔墨地呈现了无梁村村民的自然生活状态,具有更加浓厚的“土气息,泥滋味”。同时,这部作品也暗含了沉痛的乡土批判,并且,我们要指出的是:作家李佩甫的思考,已不仅仅停留在国民性上,而是深入到了人性的本恶,即人与生俱来的劣根性,但劣根性汇于群体,便带来群体的暴政。

在小说《生命册》中,梁五方坚持大半生的上访,杜秋月精神的堕落,虫嫂苟且生活沦为草芥,春才下河坡割掉生殖器……这些都是个人悲剧,但是,造成悲剧发生的,却是无梁村的村民,即使他们并不自知。他们对群体的认同和对弱者的攻击是无意识地出于本能。这种本能,即为“劣根性”。人的劣根性与 生俱来,需要依靠后天的教育来克服。而乡土中的人们,他们缺乏“克己复礼”的教育条件,所以人性的弱点、人的劣根性在这些村民的身上,暴露得更加明显深刻。

一.从众性批判——从“路西法效应”到合群心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