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他的内心一片苍凉

Mixed Accent - - 本刊特稿 -

在李佩甫小说的人物形象系列中,郝连东山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存在。对于李佩甫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学者们有过相似的概括,如“权利一族”、“叛逆一族”和“民间一族”,[4“]特定环境中的至高无上者”、“年轻一代的叛逆者”和“社会底层的逆来顺受者”,[5“]外圆内方的牧羊者”、“叛逆决绝的出走者”和“矛盾重重的挣扎者”。[6]但是,无论哪种概括方法都很难将郝连东山囊括进去,对于李佩甫的人物塑造而言,这是一个“新”人,他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上表现了李佩甫创新的努力。

郝连东山的形象就是一个时代隐痛的说明。在整篇小说中,郝连东山一共处理了四个案件,并成功破获,但是,他所收获的却都是“失败”。在成功破获胡树文的连环杀人案之后,他名扬黄淮,成了预审界的专家。“然而,在儿子面前,他却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小说的第三章第三节十分精彩地叙述了他破获一桩积压了十八年的悬案,他也因此被公安 局长提议担任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但是,由于刘金鼎的阻挠,他最终只得到了一个副处级侦察员的虚职。第四节中的郝连东山更惨,纵火案不仅没能破获,他自己反倒背了一个记大过的处分,差一点要脱警服。纵火案连同“一号专案”最终还是被他成功破获了,但是,他也因为被人诬告而被政府机关“双规”,身体落下残疾不说,最终也没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面对郝连东山人生道路上一连串的成功和随之而来的一连串的“失败”,我们不能不思考: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小说在塑造郝连东山这一人物形象时,作者不仅通过对四桩重大案件的叙述,使人物在故事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成长,逐渐丰满,而且使用了日常生活叙事和心理描写。他的儿子郝连西楚在小说中的作用不仅是他后来被“双规”的一个借口,也是他成功之后又陷入“失败”境地的一个鲜明对照。郝连西楚凭借在网上卖虚拟世界里的游戏“武器”就年薪五十万,在北京买了房子,而他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警察,都快退休了,月工资也不过三千五百元。所以,在走出“双规基地”的那一刻,他十分敏锐地感觉到“儿子的眼神不再是挑战式的了。儿子的眼神是居高临下的。那是嘲讽,倘或也

可以说是怜悯。”“在儿子的眼里,他就是一个趴在铁轨上的、干瘪了的老蝴蝶。”当一个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一辈子的人民警察最终收获的只有残疾、诬告和失落时;当郝连东山“怀揣着巨大的热情和理想,吃尽千辛万苦,要奔向一个地方”,最终看到的却是“南辕北辙”时,我们不能不追问: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由此,郝连东山这一人物形象的价值也就体现了出来,他是作家反思社会的一个途径,也是作家代表着一个时代(郝连东山的年纪应该与李佩甫相仿)对当下社会价值评判标准的一种批评,借用郝连东山的话来说:“只要是正直的劳动者不受尊重,人人都想投机。”从郝连东山脑出血之后蹒跚的脚步上,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时代的背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