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分明记得约当归,远至樱桃熟。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庭院深深深几许”,连续用了三个“深”的叠词,出手不俗。这首词是谁写的?一般认为是北宋欧阳修老师写的。其实这个有争议。也有人说是冯延巳写的。因为和冯延巳的风格很像。不信你看冯延巳的词——“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是不是很像啊?抛开“作者是谁”的争议,这词写得真好。“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杨柳一排排,树木成群,鬼知道有多少株。迷惘了吧。这个深宅大院的主人什么背景啊,这么牛。宅院的男主人不在家,一个女人住在这么一座深宅大院,想知道夫君行踪,难啊。宅外面看不清宅里面,宅里面也看不清宅外面,“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重重帘幕之景深锁,心也被锁了。

写完景,那就入情吧。三月,春天是吧,可这个春天并不美好,因为,一阵狂风,又一阵暴雨,一瓣瓣花朵飘落,心情好得了吗?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无可奈何花落去。泪眼问花,可是花不解语。

欲挽留,却不可挽留。这么纠结下去,人的心情怎么好得了呢?久而久之,就是情志病了。《尚书·尧典》中说“诗言

志”。西晋陆机在《文赋》中则说“诗缘情”。其实,“言志”和“抒情”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初唐孔颖达在《左传正义》十分肯定地说:“情志一也”。也就是说,至少在唐宋时代,情与志是一个东西。中医上有个情志病的说法,诸如抑郁呀、失眠呀、社会障碍呀等等内心世界方面的问题,都叫情志病。有部电影叫《双重身份》。其实,很多人身上都有双重身份,在公开场合是一种,在私密场合是另一种。这种情况严重了,就会造成身份的分裂,就会抑郁,就可能导致情志病。

心理问题大多源于心,而现于形。

这是白天,到了晚上,在这个深宅大院,一个女人独自看月亮,那简直就是恐怖片的现实版了。

说起月亮,咏月诗文中,无外乎两大主题:一是悲欢离合,二是思乡怀人。

大家看柳永写词,“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他笔下的月是残月。冷月无声。古人喜欢望月怀人。

以季节而言,有春月、夏月、秋月、冬月。以时间而言,有晓月、夜月。何来残月?这当然是诗人自己的感觉,他在写一种感伤,要与恋人分别了,又怎么可能是圆月?

因为月亮是太阴,它和太阳恰恰相反。因此,咏月之作多写阴柔之美。

万相本来无相,爱一个人是幻象,不爱又何尝不是幻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