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通过精神遗产被毁及皇权伦理揭示权力犯罪将人投入毫无意义的劳役的痛苦

Mixed Accent - - 小说小评 -

赫拉巴尔强调了精神遗产被全民性销毁的现实,以及精神遗产对陷入劳役的个人所带来的安慰;墨白则强调了权力至上的弱肉强食的伦理关系对个人的毁灭,以及造就的以恶对抗恶的生存逻辑,对普通大众行恶及附庸权势的普及。

在《过于喧嚣的孤独》的第四节中,赫拉巴尔写道:“一天上午,屠宰场的工人们给我送来一卡车血淋淋的纸和被血水浸透的纸箱。一筐又一筐的烂纸,让我无法忍受,因为它们散发着一股子甜腻腻的气味,而且弄得我浑身血迹斑斑,跟卖肉人的围裙似的。作为一种对策,我在打的第一个包里放进了一本翻开的鹿特丹人伊拉斯谟的《愚人颂》;第二个包里我虔诚地放进席勒的《唐·卡洛斯》;第三个包,为了使语言也成为血淋淋的肉,我翻开了尼采的《试观其人》。我干活的时候,一大群绿头苍蝇飞来包围了我,这些可怕的苍蝇是屠宰场的工人带来的,密密匝匝一大群,疯狂地飞旋着,发出嗡嗡的声音,下雹子似的打在我的脸上。我喝到第四大杯啤酒时,压力机旁边忽然

出现了一位举止文雅的年轻人,我马上认出来了,他不是别人,是耶稣。他的身旁随即站了一位满脸皱纹的老人,我一眼就断定这准是老子,他们俩站在那里,几千只绿头苍蝇忽东忽西发了疯似的飞旋,翅膀和身体发出频率很高的金属声,他们在地下室的空气中绣着一幅活的巨大画面,是由一刻不停变化着的曲线和飞溅的斑点构成的,有如波洛克用滴溅颜料法绘制的巨画。……[4]

通过上文的叙述,我发现,赫拉巴尔采取了以精神烛照血腥和脏污的方式,汲取安慰和抵抗力。在精神遗产方面,赫拉巴尔刻画了在面对大批将书籍当成废品处理的社会现实中(甚至小学教师带着孩子们去勃内宁废品处理厂学习撕掉书封面,将书身投入压力机槽),只有主人公、教堂司事弗朗基克和一位美学教授在为保护书籍做着艰苦努力。最后,主任厌恶了主人公为抢救书籍造成的垃圾成山,让他离开此地,主人公的生存意义被全然剥夺。权力的犯罪再度令小人物丧失了精神慰藉,而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