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权力压迫促成的小人物的毁灭

Mixed Accent - - 小说小评 -

《过于喧嚣的孤独》和《局部麻醉》中的主人公无一例外都选择了自杀。促使他们自杀的根本原因是权力对他们的压迫。前者的“我”被剥夺了能够抢救书籍的打包工的岗位,后者的外科医生白帆则被黄院长剥夺了应该得到的职称和分房的资格。下面让我们看看他们选择死亡的最终场景: “我关掉了绿色电钮,摊平槽里的废纸,铺垫成一张小床的模样。我依旧是原来的我,没有什么可以羞愧的,我依旧为自己感到自豪,像塞内加跨进浴盆一样,我一条腿跨进槽里,我等了片刻,然后另一条腿也跨了进去,我把身子缩做一团试了试,爬起来跪在槽里按一下绿色按钮,马上转身蜷缩在机槽里的小床上,在废纸和几本书的中间,手里牢牢地攥着一本诺瓦利斯的

作品,手指按在向来使我激动不已的那一句上。”[18]

赫拉巴尔笔下的“我”在对阅读书籍的愉悦和幻想中,走进了压力机,和他的书籍融为一体。

下面我们看看墨白笔下的医生白帆:在一个雨天,外科大夫白帆在妻子的嚎叫声里给她做了截肢手术,他再也无法摆脱那嚎叫声,于是匆忙离开,慌张中撞碎了院长的水瓶,他落荒而逃……在街道里遇到了袁屠夫,袁屠夫洪亮的叫卖声化成了锯子锯骨头的声音,他每到一处,那锯骨头的声音就会不停地响起,狠狠地扎他的头,扎他的每一根神经,使他片刻得不到安宁:“那天晚上,身体瘦弱的外科大夫痛苦不堪地搂着自己的头回到了医院的手术室。他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他想躲开世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