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意识的觉醒

Mixed Accent - - 诗意思说 -

满全是为数不多的能够用蒙语、汉语、日语同时创作的诗人,加之学者身份,这些注定他不会因循或停滞在已经获取的知识中,他的目光始终看着浩瀚的远方。他把语言节奏放慢,仿佛是在拉长了的时光中浸泡了香溢的酥油,用情商、智商、灵商复合出来的诗句,唤起民族意识、民族文化的苏醒,一场纷纷扬扬语言之雪也随之漫天飞舞。在欲望堆积、信息飞驰的世界,他坦荡托出了自己的主观世界。这是他通过对视觉对象的观察,凝结出来的精神生成。他在《黑暗的传说(外三首)》中说:在生命的深渊里四周黑暗,来去无人/ 面对华丽高贵的禅寺/在黎明破晓之前/必须接受世间的无常和生命的短暂/眼前的花草、庭院和古刹/也许是时间的一种表达方式/仿佛一切始于无/仿佛一切终于无。

满全曾经提到,践行开放才是他心目中的文化精神。“接受世间的无常和生命的短暂,也许是时间的一种表达方式。仿佛一切始于无,仿佛一切终于无”。这标志着诗人意识的开放状态和在时空方面的纵深拓进,这种思维的开放拓宽了诗歌再造的空间,加大了诗歌的情绪张力,凸显了诗歌的意义在于唤醒人

的内心世界,促进精神觉悟。他尝试用多种语言创作,调用汉字的智慧,借鉴儒家精髓,终于使他的诗歌拥有更为高瞻的价值观,最为温暖的人文关怀,闪耀着人性光辉:

那片我曾经抚摸过的大地和山脉/那片我曾经祈祷过的天穹和牧场(《千里草原》)。

今夜/我想起遥远的一场雪和一个人/古老的村庄和那片火红的高粱田/依然等待着远去的诗人……(《遥远的一场雪》)。

有一种观点认为,诗歌创作需要条件和假设,存在主义认为从残败生命的困境体验生命的意义才有价值。事实上,诗人思想的复苏、意识的觉醒,同样构成了诗歌创作的重要基础。满全从草原诗歌的“原乡”出发,把个人意识和诗歌本体发祥地的民族传承凝聚汇合出来的诗歌意向,浑融为其生命认知的一部分,重新提出、确认被忽略的美与秩序,以此来消除碎片化时代对精神世界的肢解和对优秀文化的驱逐,在碎片的废墟中,诗人用“等待着远去的诗人”来隐喻还原事件、事象、事态的初始形态,他的诗歌无疑就具有了用意向的大跨度组接民族意识来解读时代的典型特征。

第二,满全的诗歌中贯穿融汇了各种知识。雪莱曾经说: “诗歌是想象的表现。”满全在他的很多诗歌中,赋予了想象力独特的叙事价值、文化功能和足够的叙事篇幅。在用草原视角对海洋文明的观察中,他让一般性的叙述得以升级,通过隐喻、象征等方式,在诗歌中容纳了历史文化、神话传说、价值观念等不同层面,为读者提供了全新而开阔的积极思考。诗人想象的世界,有力推动了叙事风格的多元化。满全在评价特·思沁的诗歌创作时谈道:“诗歌中塑造的意象不是静态和凝固的意象,而是充满动态感和运动感的意象。”他亦如是,比如,我们来看这首《伊豆半岛》:

海风吹来,那是一段有关水的忧伤/川端康成,这位文学巨人/或许通向伊豆半岛的案内图/伊豆舞女,纯真年代的代名词/很多时候,爱情依旧山崩地裂……一杯咖啡,重温着昔日的记忆/迷人的黄金岬,演绎着夕阳的传奇/海风吹来,那是一段有关水的故事……第三,诗人以通达的心态,在跨界文化中汲取营养。诗歌和美术是艺术最敏感的神经。诗人满全曾经流连在北京的798艺术区,穿行在日本岛,徜徉在大草原。他用交流学者眼中的国际化的视野,在草原文明、农耕文明和海洋文明中反观现实的世界。

黑格尔说:“诗既然能最深刻地表现全部丰满的精神内在意蕴,我们就应该要求诗人对他所表现的题材也有最深刻最丰富的内心体验。”在这个意义上,诗歌就是诗人心灵活动的曲线。《银座》体现了他意识通达、觉悟的过程:夕阳西沉,余辉抚摸着东京塔/黑夜降临,多摩川渐渐黯淡/面对内心的诉求,才发现自己依然是诗人/今夜,东京属于一个人,与王朝无关/浮躁的一代 偶然发现/泰戈尔是我前世的诗友/从那天开始我就学会了写诗/三毛、琼瑶、席慕容的文字/唤起我多年的憧憬。

他用简洁、洗练的文字,把“夕阳、东京塔、王朝、泰戈尔、三毛、琼瑶、席慕容”等看似不相干的事物联系起来,用散点透视法抓取一切可见事物,加大他思考的密度,重筑了视觉感受带来的感性心理时空。对此满全自己解释说:“诗人的职责是发现被日常语言所遮蔽、掩盖的宇宙万物的内在联系,发现万象背后的本质,发现熟悉世界的陌生地形,发现另一种表达方式,

发现语言的神力和魔法。”

第四,诗人的叙述方法运用了网状的覆盖。满全擅长调用多元的叙述方法,突破传统叙事规则对于环境和背景的限定,激发相关作品逐渐脱离单一主角和高度集中的单线叙事,让多角度、网状和碎片化成为符合时代语境的表达,带我们进入了天、地、人、神、过往、期待、未来交叠的时空,以一种超凡的想象为个体思考提供了强有力的逻辑支持。所以,读他的诗,我们常常会感到空间中隐含的倒置和悬疑,吸引人们驻足成为他内心世界的“造访者”和“观看者”。《乌鸦·合法性·后现代主义》是他典型的代表作:

不确定性与反讽之间/都市午夜渐渐离去/从此很多人开始确认大地的身份/边缘化与焦虑之间/无法找到一只乌鸦的合法性/喧嚣与杂乱往往遮蔽一个人,或者掩盖一座都市的孤独/一切在剽窃、篡改、拷贝中重生,抑或延续/不许修辞诗人的悲伤,或者一段古墙的经历。

在黄昏降临之前/重新设置突围路径是很有必要的/很多时候,生命基因就是一部手抄本/字迹歪斜并不影响内容的连贯性。

这首诗意向叠合、触角多变、间隔跳跃,在看似荒诞、不着边际的意识流中,深化了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思考。诗中的乌鸦是他思想意识隐喻的藤萝,可以指喻合法性、后现代主义、社会、事件、人物、历史等任何事物,给网状的覆盖增添了雄浑的语意。

第五,在文化的跨界和融合中,满全的诗歌充满了人文的关怀。满全的诗歌多形成于旅途,形成于古道,形成于长河落日,形成于英雄呼啸而过的天空。因此,他笔下具有浩瀚的背景,奔流的意向,宽泛的笔触,无尽的思绪,精神和自然由表及里的遥相呼应。他用内心的善意解除世俗的遮蔽,在诗歌中修复自己的目光和真性,使自己澄明、清澈,等待着《命运女神》的莅临:

轮回的四季在大地的怀抱中翩翩起舞/大地依然肃立 只有衣襟在风中飞扬/思念的泪水洒落于院内 青春绽放/芬芳的香气弥漫四周 大地在深醉/千年苍穹一片飘然 一片飘然/绽放的玫瑰在天边芬芳又芬芳/你是美丽韵文中的妙音天女/你是古老的神话 东方的黄昏/花草传唱春天的故事/在曾经爱过的遥远村落和金黄色的田野间/我等待着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