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审美的蕴藉

Mixed Accent - - 诗意思说 -

学术意义上的美学,主要以哲学美学和文学美学为主。文学美主要研究文学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审美意识、审美理想、审美创造、审美欣赏。近现代著名学者王国维在解释“言”字时说: “言气质、言格律、言神韵,不如言境界。”而满全的诗歌美、气质美都是独特而又融汇的。

第一,自然之美:诗人是孤独的思考者,他们从自我意识出发,来看待这个缤纷的世界,揭示他领略、感悟、认知、希冀的世界。在他看来,宇宙万物都呈现着天然的原始风貌和本源的意义,还原生命的活力,才是诗性而永恒的存在。

今晚,我想念夏日的蔚蓝颜色/走过破旧的街道时,枯萎的树叶随风起舞/这里的一切属于神话。(《爱之佛幡》)

我只相信天底下有个村庄/像青春一样宽宏大量。(《寒夜》)

第二,时间之美:满全的诗歌创作继承并发扬了草原诗歌强大的叙述功能,他的诗歌围绕时间的横轴演进,在纵轴中思考、比较、阐释,具有超强的代入感。“等待你来临的那一刻,百年一晃而过/这一切,只是为了过程/百年之后重读我和我的土地、河流、树林黄昏的最后读者一定是你。”

第三,民族之美:历史上蒙古族留下了诸多的经典恒言,言简意赅,寓意深刻,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审美对象。满全在诗歌创作中,同样留下了很多斧凿的金句。他在《永恒的忘却》中说: “起风的腹地,是心灵的巨痛之地。”“走过的路,是一种错误。”

第四,语言之美:读者读满全的诗歌需要字斟句酌,反复体会。因为他的诗不是一般意义的书写和生发,而是诗人的思想

历经沉淀后,刻在心底观照的呈现。读者阅读他的诗歌,必须在缓慢的叙事中趟过历史的河,感受到他思考中的心理历程:“你把五月和黄昏剪下来/贴在蜜汁色的门框上吧/让我从五月和黄昏中穿行而过。”

第五,叙述之美:诗歌的叙述,通过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的铺陈来表达诗人的观察,而满全诗歌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通过貌似简单的叙述来孵化新的思考,进而展示他诗歌叙述的宏大:

芬芳的花季,或许是女权主义的表象/无需宏大叙述/整个午后,在怀疑与误读中走进解构程序/天与地,是并列结构,无法交叉和重复/意义,如同落尽叶子的一棵树/在寂寥中歌唱英雄主义的挽歌/巧克力,还是甜蜜爱情的象征/散发着往日的芬芳。

第六,浩荡之美:我们应该说,哲学之美、混沌之美、圆融之美,共同建构了满全诗歌浩荡浑雄的底蕴。他把对世界的观察作为解剖的手段,用一路走来的观望、激发和透视,来总结、提揽出草原文化的要义,反映当代草原文化的与时俱进。他在继承和向往中去构建现实幸福的精神世界,完成了对草原文化的反哺。他把诗歌美注入到草原诗歌、民族文化的语境下去反思、探索,从而昭示这个时代浮躁的心情:内化的精神是最好的哺育,无论世界如何变幻,都要用一种审视的姿势来等待远处涌动的春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