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剧本与期待

Mixed Accent - - 流光飞影 -

田中禾认为这个本子非常不好写:“为什么不好写?要是青春剧好写,老年人你怎么来写?而且4个闺蜜都是60多岁的女性,和她们相关的几个男性也是60多岁,观众将来会有什么样的观感,我很担心。墨白跟我说了这个题材之后,我说好题材,但是不好写,现在我看了他们的分集故事梗概,我觉得处理的还很不错,从故事的结构上看出了作者的才华。故事从闺蜜的角度切入,这样就把现实的老年生活和历史的青春生活很好地融在一起。人物关系的设置、故事情节的设置应该说还是很有可观性的。这样的话,把一个很难写的题材,叫我看,完成的已经很出色。”

谈到创作难度,李佩甫说:“命题作文是最难做的,我最恐惧命题作文。2005年中央电视台说豫北有一个全国先进党支部书记,当时就派中国电视剧中心一个美丽的女导演来河南找我来写,我当时一是没时间,二是真的恐惧命题作文。这个命题作文是非常非常难搞的,当时我灵机一动,就把人家派给我的活转嫁给墨白了。写全国优秀党支部书记,你想一个村党支部书记,那家伙很难写,我的确有些恐惧,反正墨白是老弟,后来我跟他跑了一趟。我当时有些担忧,心里不太有数,墨白还真不简单,后来电视剧拍出来得了‘飞天一等奖’,还得了全国优秀编剧奖,说明墨白有这个能力。今天这个电视剧也是命题作文,我想墨白做编剧,题材好,你们也找对了人,这个电视剧将来应该会写的很好。”孟宪明说:“因为写作这个东西,尤其写个大东西,是很难的,需要很长时间的心血。我们过去说一部电视剧至少需要三年,至多需要多少年就很难说了。”

高秀林认为:能够技术性地处理时空关系和人物关系是衡量一部电视剧的艺术标准。他认为人物时空关系处理不在于年

龄关系,而是在于时空关系、人物在动态变化中的关系,是人物自身的一个群体关系或者群体之间的关系以及人和社会资源的关系,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在艺术倾向性上,高秀林认为只要抓住了心理问题,抓住了生活本质本原问题,艺术性不存在什么问题,它容易和观众发生共鸣,在情感上容易沟通。

情感的深度是打动观众的关键。对此,刘涛评价说:“我读《闺蜜同行》电视剧的分集大纲时很受感动,原来对墨白先生的理解就是看他大雅的先锋小说,这次看了他的电视剧,感受到了墨白先生的另外一面,就是他的大俗。他能大雅,还能大俗。”处理人物关系,最能体现一个编剧的艺术综合能力和处理生活经验的技巧。刘涛认为,这个剧本处理了极其复杂的人物关系。首先是韩明珠、白煦然与宋全程之间异常微妙和有意思的冲突;其次是苏娟与恋人张舜卿以及后来的第一个恋人钱大用之间的关系;还有一层吸引人也令人感动的人物关系,是苏立正和她女儿苏娟的关系,苏立正一开始不接纳自己的女儿,到最后慢慢重新接纳了自己的女儿,这一转变写出了人性的复杂,也写出了人性的冲突和人性的感人之处。杨景环和钱大用这两个人物与墨白之前的小说有关系。杨景环和上学时的恋人金寿辰,因为种种原因未能结合,到了老年之后,二人冲破种种阻力终于在养老院结合了。这个曲折的经历讲到了老年的浪漫,不知道这是不是墨白的心结。

复杂的人性和故事悬念增强了这部剧的戏剧性,也是该剧吸引人的重要创作手段。刘涛指出,杨景环和金寿辰到老年结合到一块,金寿辰这时候有病,他觉得墨白为人物设计的这种命运很有意思,在这部剧中,好几个人都有病,并因为病带来了很多的戏剧性。金寿辰患了阿尔茨海默症,好忘事,现在和恋人结合了,还经常想到自己的前妻。其中非常感人的是,金

寿辰到嵩阳书院的将军柏下,想着初恋的恋人秋红,杨景环就每天扮演秋红,陪他一块去找他的恋人。另外,陈家菊和养父母之间的情感纠葛也感人。当陈家菊慢慢发现自己的父母其实不是她的亲生父母时,她与养父母和亲生母亲之间的情感纠葛,也吸引人。程韬光认为:编剧是原创内容从无到有的一次人生探险。他说墨白具有极强的讲故事能力,相信墨白在创作过程当中一定会通过剧中的角色演绎来展现高品质的艺术生活。

刘景亮认为:这部电视剧在整个结构上独具匠心,很完整。编剧以三个家庭对一个福乐养老院,就让剧中人物构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让观众看了不费劲,容易接受,容易懂。姚金成认为:这部剧设置的戏剧元素比较充分,比如26年前白煦然的突然失踪、苏娟的暴富及其后来的入狱自闭、陈家菊的身世之谜等等都包含着较强的戏剧张力。关键是,编剧在剧情中把陈家菊的身世之谜和白煦然的失踪之谜及苏娟命运跌宕起伏之谜集中于陈家菊的身世之谜上,并通过她的恋爱、婚姻,与主角韩明珠之间发生的冲突,构成了戏剧性和戏剧悬念。观众欣赏戏剧电影在精神上都是要代入剧中人物的,主要人物的命运好像就是他经历的事情一样,对主要人物有强烈的同情和关注才会跟着主要人物的命运跌荡走。由此可见,编剧对戏剧的结构是有功力的。他认为30集的电视剧,如果没有戏剧性和内在张力的话,叫那么多观众陪你看下去是不容易的。从这点说,这个戏根基比较扎实。

刘宏志认为:这部戏里设置了各种类型的养老问题。比如老年人的孤独,像苏娟的父亲;还有父子冲突,像金家父子涉

及金钱利益的冲突。各种老年人的问题在这部剧里都有涉及,而且针对的对象非常明确。对这样一个特定群体,制作这样一部戏,一定会让老年人心有同感,能抓人心,主题好。把这样的剧本拍成戏宣传了正能量,比如陈家菊和养父母及亲生母亲的关系,真实地再现了当代年轻人与父母的关系。这部剧还涉及到年老的父母依赖孩子,孩子却要工作,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展现了陈家菊对父母的理解。

参会嘉宾还谈到了这部剧的独特性,张延文觉得这部剧很符合中国传统戏剧的经典理论,但又和现在很多传统的电视剧不一样,具有比较强烈的传统戏剧的特征。它不仅具有古典味道,还把现代生活和传统思想融合起来,具有很强的现代场景和故事冲突,把这个故事写得很有深度和广度,不是单纯的讲故事的戏剧,具有很强的社会隐喻意义。这部剧中的主要人物集中了50年代出生的人,也有40年代,甚至30年代出生的人。张延文说:“50年代出生的这代人,在当代社会上仍然是中流砥柱,同时又是生活异常复杂的一代。他们经历的新中国前30年,有人把它称为毛时代,这个年代的人是跟新中国一起成长的,随着这代人逐步进入老龄,也代表着新中国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中国社会经历了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然后又慢慢进入信息化时代,或者说后工业时代的时期。50后该如何自处?成为人们需要集中思考的问题。人一旦进入老年,他怎样看待自己的情感、伦理、价值观,对他来说人生已经到了慢慢谢幕的时候,他该如何回顾自己的一生。这些,都是我在这部剧里面看到的问题。我现在40来岁,再过20年,我怎么样去回顾自己的一生?怎样面对自己的过往?如何让自己的人生体面的落幕,不让自己走得那么难堪。”基于这样的思考,他感觉这部电视剧有很强的隐喻意义。它思考了不同类型的人怎么样处理自己的人生。它里面很多场景化的东西,令人想起日本一位很有名的导演,他在处理场景时运用了特殊的电影表现手法,把一些重要的、有意义的人生场景体现出来,具有比较强的文化张力和象征意味。

一部作品塑造生动的人物形象是成功的关键。刘景亮认为:“墨白是写人的,尽管这部电视剧有原型,有福乐养老院,甚至有某种定向,但墨白是一个写人的高手,这里面这么多的人物,我在读分集故事提纲的时候,几乎都能够想像到他们的音容笑貌。姚金成充分肯定了墨白的小说创作功力。他认为这部剧之所以人物性格非常鲜明,那是因为墨白不追求像一般戏剧那么简单的道德评价,当然,尽管这部剧里包含着价值评价,但是更多地表现了一种生活人性的混沌感,而这种混沌感其实

更真实、更耐人品味。戏剧艺术高于生活,又从生活中提炼。当然,它不能是普通琐碎的生活,而是生活的浓缩和提升,否则大家就没兴趣了。对此,刘涛有着共同的感受,他认为这部剧人物形象生动、其中有几个人物都极其富有戏剧性。比如说陈天水喜欢男扮女装,被人称为“异装癖”,他喜欢改换成梅派花旦的打扮,这个里面又蕴含了很多意思。陈家菊的爷爷陈保涵虽然90岁了,但记忆力超强;陈家菊80多岁的奶奶还偷偷给90岁的爷爷写情书,让人觉得人物很鲜明,也吸引人。

在电视剧中,大量运用细节才能成功塑造人物。刘涛认为:整部剧的细节非常丰富,运用了很多从生活里来的情节,这些日常生活的细节常常令人感动。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陈家菊有一次晚上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刚好那天晚上他的父亲犯病,给她一直打不通电话,第二天,她知道后心里非常愧疚,假如她的父亲给她打电话没联系上,耽搁了病情,她会后悔一辈子,日后她再也不把手机调成静音了。这个细节与我的生活很像,刘涛说:“我晚上手机还是响铃,为啥呢?我经常一个人在外地,万一老婆给我打电话呢?我听不到了。所以,我的手机晚上睡觉时间还是不调静音。”这部电视剧的剧本里蕴含的很多艺术元素,提高了该剧的艺术品位。剧中展现的是77级艺术班里的老人命运,因此,艺术班里的每个人物都各有专长,他们有的会唱戏、有的会编曲、有的会弹钢琴和电子琴。他觉得这是墨白的精心设置,只有这样,才给电视剧剧情的发展提供很多便利,产生很多吸引人的地方。另外,在艺术元素里突出了戏曲元素,在戏曲元素里突出了河南文化的豫剧元素,并塑造出一个戏剧人物牛得乐,显得很有意思。

刘宏志认为:这部戏人物的设置也有特点。由于剧中人物都是几十年前的同学,《闺蜜同行》不仅仅涉及到老年人当下的生活存在,也把这个问题引入了历史问题,引入了几十年前的话题,使得整个问题呈现出一种纵深感。这部戏引入了社会上的各种复杂问题,比如白煦然由于涉及一系列复杂问题而逃跑,把整个社会问题都引进来。

冯杰从习总书记关于“老龄化事关国家发展、事关亿万百姓福祉”的指示说开来。他认为《闺蜜同行》这部电视剧是以文化落实,以文化之。剧中情节纵横交错,其中有血缘冲突,像苏娟的私生女陈家菊和其他人际关系的冲突;从韩明珠和白煦然的关系写到人性的冲突和情感的冲突;还写到社会的冲突,比如老人跳交际舞和小区的冲突,有看头,和社会同步。谈到剧情,冯杰说,到最后,写到组建了新的家庭,戏剧逐渐

进入高潮。像韩明珠、宋全程、苏娟等这几个主要人物形象都立得起来,血肉丰满,关系勾连得也很微妙。

刘涛认为:电视剧属于大众文化,无论什么风格的电视剧,情节要有戏剧性,能抓住人。他觉得《闺蜜同行》首先能够吸引人,是因为它设置了多条线索,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线索就是韩明珠与同学宋全程、丈夫白煦然之间的情感纠葛,这是贯穿情节始终的一条线索;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是陈家菊对自己身世的追寻,他觉得这条线索也应该是非常重要的线索。除此以外,由于事关儿子的婚姻,推动韩明珠对陈家菊的身世进行探查等线索都可以吸引观众一直看下去。

吴元成认为:这个剧本的分集大纲里包含有诗性的元素,从结构到语言,到人物关系的设置、处理上,有味道,值得欣赏。其次,这部电视剧的主旨非常突出,反映了养老、爱老这样一个全民关注的社会问题。它告诉我们,尽管我们老了,我们也曾有浪漫的青春和值得回味的时光,通过养老院这样一个载体,延续着那段美好的时光,让人有尊严的生活下去。这正是这个电视剧所具有的价值。

刘海燕、刘涛和刘宏志分别谈到了这部戏自然地把嵩山风景和文化引进来的话题。刘宏志说,在剧里涉及到的观星台、嵩阳书院,不仅有趣,而且在全球化时代里有效地对地方文化进行了宣传。这部戏在拍摄的时候宣传地方文化极为重要,需要导演考虑,如何把这部分拍得特别而有魅惑力,让看戏的观众对这部剧产生兴趣。一方面,让观众领略到特殊的文化魅力;另一方面宣传了嵩山文化,对地方的文化推广非常有价值。刘海燕也认为这部剧融入了嵩山独一无二的人文景观、文化、地理,对国内外的观众形成了有吸引力的看点,有利于嵩山地域文化的传播,有利于提升电视剧本身的文化含量。另外,在嵩山建立养老院本来就是提升生活质量的一个方面。

冯杰谈道:这部戏大背景不但涉及到城市,还涉及到乡村。比如涉及到白老太太的葬礼,民俗,有看点,写民俗也是墨白的专长。剧里写到养老院办福乐报,微信群,有唱的、有写的、有写书法的,墨白笔下的生活很接地气,生活的现实感强。刘景亮认为:剧中的文化元素很丰富,有河南的民风民俗,包括戏曲元素,它所具备的充分的地方性容易让观众产生亲切感。再者,它包含深刻的人生体验,会令观众感同身受。

孟宪明认为这部剧的名字《闺蜜同行》就叫“闺蜜”就可以了,好记。冯杰提到剧本中的一个细节,认为白煦然在暗墙里藏二千万现钞,不符合事实,需要调整。姚金成建议剧本的主

线矛盾要提前引爆。因为电视剧第一集就要抓住人,只要前几集抓住人后面观众基本都会看了,这在戏曲里叫下桩子。针对人物情感的真实性,姚金成认为出走多年归来的白煦然与妻子和母亲会面的情景需要斟酌。母子感情是人类最强烈、最本能的情感,她是超越理智的,超越你那什么判断,那是本能的东西,20多年不见,她见面了第一面应该是什么反应,老太太硬是不见,感觉原则性太强了,太理性、太理智了。老太太20年不见儿子,这是煽情点,孩子再坏,再不争气,母亲看到孩子那都是亲的。刘景亮认为:陈家菊的年龄和性格不大适应,太成熟了。陈天水原来很喜欢跳舞,后来这个嗜好写着写着就不见了,为什么不见了?他觉得人物性格要有连续性。在人物关系处理上,刘宏志提出陈家菊和白夏楠是否能结婚?陈家菊是白煦然表哥的闺女,表兄妹的孩子能不能结合,这个血缘关系需要调整。苏娟从事房地产生意暴富,按照时间线索推断,陈家菊28岁,在28年前,她的父亲已经出事了,也就是说1990年

就已经出事了,在此之前,陈家菊的母亲做房地产生意,那个时候还没有太大规模的房地产生意,所以她做房地产生意是否合适?郑新立在讲话中希望剧本能把两个问题反映出来:一是关于老龄事业,特别是失能老人照顾的社会化问题。他说:“我前年专门到日本考察日本的养老产业,对国内有关方面做课题也开了相关的研讨会,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涉及到老年事业里面很突出的一个矛盾,现在还没有引起我们的关注。我觉得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护理社会化,日本解决得很好。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搞了一个介护保险法,规定40岁以后的人都要拿出自己工资的2%加入介护险,到60岁退休之后如果身体很健康就做贡献了,如果失能或者半失能社会就把你管起来,政府财政给你拿出一大笔钱,按照失能或者半失能人的五种能力界定你介护的标准。哪五种能力?就餐的能力、洗浴的能力、入厕的能力、行走的语言、语言的能力。我想墨白先生能不能在创作中,针对失能或者半失能的老人做一些考虑。”第二是对于养老院的老有所为也能够有所体现。他说:“我在日本考察,日本有一个企业的大老板干了一辈子的工作,最后到养老院之后把他的才能发挥出来了。他说,我一辈子前面几十年都是为别人活的,可能到了养老院之后的20多年是真正为自己活的,这个台词墨白先生可以在电视剧里呈现一下。你这个剧里面讲女人太多了,男人更需要到这里来。老有所为也能够在剧本里体现出来。”

墨白表示,十分感谢诸位专家对剧本提出的修改和建设性意见,因为目前大家看到的还是分集故事梗概,在今后的剧本创作中一定会针对大家提出的建议做进一步的修改和完善。

老龄化,养老难。爸啊,妈啊保重!儿明年再来看你们……唉,独木难支啊……

空巢老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