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红包你们拿回去,事情我照办就是了。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后来看了李白的《侠客行》:

刀剑在古代被视为武士的灵魂与精神象征,日本武士必须常年佩刀,刀不离身,故在所有的古武术门类中,剑术是武士必须掌握、流传也最为普及的武艺技法之一。剑术在古时又称剑法、击剑、平法、兵法、小兵法、刀法、太刀打等。明治以后始称剑道。

最近读到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文章:《日本武士为何切腹而不自刎》(见2016年第22期《人民周刊》,作者张经纬)。文中说,我一直没想通,日本武士在战败捍卫尊严时,为何要“切腹”?——同样是自尽,他们为什么不选择自刎?美国日裔人类学家大贯惠美子有一本书,叫作《作为自我的稻米:日本人穿越时间的身份认同》,从某种程度上解开了我的这个困惑。当然,从名称上看,这本书的重点不是说切腹的,而是说吃稻谷。

环视亚洲,莫不食用稻米和以小麦为原料的各类面食。稻米既然作为亚洲的主要粮食作物,而日本人的祖先又是从东亚大陆迁居海岛的,那么,日本人爱吃稻米的事情,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有意思的是,在日本人心中,稻谷非同寻常。因为稻谷是有“稻魂”的,而且稻魂不像一般动物、植物的灵魂,它和人的灵魂本质上是一类。这种稻魂有什么作用呢?作者举了一个日本皇室的例子,来说明稻魂的重要性:一切可以追溯到一个名叫“大尝祭”的皇室仪式,这个仪式是在水稻丰收时由日本天皇主持的。它源自“尝新祭”,意思是品尝新米。天皇要吃新米的原因在于,天皇的“灵魂”经过一年时间,“在冬天膨胀春天萎缩”,灵魂容易离开人体,要得到补充,才能重获健康。采补灵魂的方法共有两种:第一,要么直接采自他人,作者引用了一个非常有震撼力的观点,在历史上,日本天皇去世、新

皇即位时,“新皇通常会咬已死天皇的尸体,以使后者的灵魂能够进入他的体内”。第二种方式,相对没有那么惊人,靠的就是食用稻谷来补充灵魂。天皇的“尝新祭”的本意,就是需要用稻谷中蕴含的“稻魂”充实自己的灵魂,所以这个仪式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了。而在日本人的观念中,灵魂并不位于脑袋或者心脏,而是在肚子里。在古史《日本书纪》中有一个各种食物起源的传说,保食神被杀死的时候,“各种食物从尸体内涌现出来,腹出米,眼出黍,肛门出麦豆”。而稻米起源的位置恰好就位于腹部——灵魂和胎儿的居所。

看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日本古代文化中非常实际地认为,稻谷之魂补充人体之魂的交换区正好就是具有消化功能的肠胃。“灵魂被认为居住在腹部,因此,著名的男性自杀文化,就是男人剖开腹部以释放他的灵魂”。怪不得,日本武士自尽时,以切腹最为庄严,其实背后是有这样一种信仰体系的。切腹之后,从生理上讲,是失血过多及外部感染而亡;从心理上讲,则是灵魂的流失,离开身体。

这样来看,这本书的题目就能说得圆满了,因为稻米中的稻魂构成了人的灵魂,那么稻米就不同于其他的食物,稻米在日本人的心中地位神圣,不是其他,而是组成“自我”的一部分。

金庸笔下的剑客,则没有“稻米中的稻魂”这些讲究,主要展示武功的神秘。尤其是那些高人所使用的武功,什么“北冥神功”、“化功大法”,什么“乾坤大挪移”等等,很有李白的洒脱,很是佩服金庸对剑道的理解。比如他说,侠客的至高境界仍旧是无招胜有招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