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无乐方为至乐。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有一天,庄子带着一帮弟子在崇山峻岭中,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那个季节,正是深秋,寂寞的季节,万木凋零,枯草遍野,黄叶漫卷,乌鸦哀号。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庄子穿着粗布衣,戴着破草帽,穿着烂麻草鞋,像个奇怪的老渔民。自古逢秋悲寂廖,庄子在萧瑟的秋风中,感觉有点冷,仰望着空旷的天空,他老人家放声高唱道:

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迷阳迷阳,无伤吾行。吾行却曲、无伤吾足。

跟随的众弟子们一听,懵了。老师不是一向豁达大度的吗?江湖上都知道庄周化蝶的故事。这是老师最有名的一个故事呀。

“昔者庄周梦为胡(蝴)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这是《庄子》最有名的“蝴蝶梦”。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为了讲清楚“齐物”,老师拿自己作例子,来个现身说法。他说,前段时间,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变

成一只蝴蝶了,在花丛中惬意地飞舞着,飞舞着,舒服极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庄周了。突然醒了,吓一跳,哎呀,我还是庄周。这下麻烦了,懵了,我糊涂了。弄不清楚究竟是蝴蝶在梦中化成了庄周呢,还是我庄周做梦梦到化成蝴蝶呢?“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搞不清楚谁是谁了,而庄周与蝴蝶又必定是有区别的,这样的变幻形态,就叫物化。

想必刚才是梦里,现在醒来了;哎,不对,不对,一定是刚才是醒的,现在在梦中。于是庄周化为蝴蝶,翩翩起舞,到了“忘我”的境界了,也就是“无己”了,这个嘛,就叫“物化”。《齐物论》的核心就是讲这个。

在道家,人的死不叫死,叫物化,是另一个生命变化的开始。死不可悲,活着也没有什么可喜,差不多。一个是睡觉去了,一个是来做梦。

鲁迅先生说:“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

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庄周化蝶”这个故事,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太大了。这也是庄子为中国人构筑的一个“诗意栖居”的精神家园。很多文人都受了这个故事的影响,常常浪漫主义地让自己笔下的人物“羽化”。仙剑里面就有化蝶,很美。明末有个著名的畅销书作家叫冯梦龙,他编写了一部《三言》,影响很大。在《喻世明言》第二十七卷,讲到一个故事《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说的是临安城里有个金老大,从祖上到他,做了七代团头(乞丐头目),吃的住的都很好,但是富而不贵。金老大有个漂亮的女儿名叫玉奴,有才有貌,很想攀一个官宦之家的少爷,无奈门户不对,只好嫁给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莫稽。玉奴婚后不惜财力物力供相公莫稽读书。三年后,莫稽金榜题名,得授官职,在携眷上任的路上,因怕乞丐之女的身份丢人,索性将玉奴推下河里……玉奴获救,恩人许德厚收她为义女。那许公恰巧是莫稽的顶头上司。许公以嫁女为名,让一对旧夫妻二次圆房。“羽化”为官宦千金的金玉奴指挥丫头棒打薄情郎后,与莫稽破镜重圆,夫妻和好,比前加倍。

咱们接着说“庄周化蝶”。

“庄周化蝶”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既然你知道做梦的状态,那你怎么知道你现在是清醒的呢?弟子想,一向乐观大度的老师今天居然伤感起来。太奇怪了,一定又有了新的感悟,于是马上上前问:老师,今天为什么悲伤呢?庄子说:在当今乱世,天下哪里有乐土?哪里有可以养生全身的诀窍?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什么是合理的?什么是正当的?世俗眼中的富贵、长寿、美色、音乐真的快乐吗?贫贱、病夭、丑陋,眼不得好色,耳不得好音乐,这些真的痛苦吗?世俗之所乐,不过是举世群起追赶时髦,蜂涌向前如被鞭之羊,洋洋自得而不知何求,都自以为乐,我也不知是否真乐。不过,我视无为恬淡方是真乐,而世俗却不以为然,以为是大苦。

弟子问:老师,道德之乡,人只能神游其中;当今乱世,人究竟怎样安息?庄子不正面回答,反问学生:你们知道鹌鹑、鸟是怎样饮食起居的吗?弟子这才恍然大悟,先生的意思是说:人应像鹌鹑一样起居、以四海为家,居无常居,随遇而安;像鸟一样饮食:不择精粗,不挑肥瘦,随吃而饱;像飞鸟一样行走:自在逍遥,不

留痕迹?

庄子微笑着点点头。

鲁王养鸟的故事可以解释一下庄子上面的话。

在《鲁侯养鸟》的寓言里,庄子讲:“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

大意是说,有一天,鲁国的城郊飞来了一只海鸟。鲁王从来没见过这种鸟,以为是神圣,就派人把他捉来,亲自迎接供养在庙堂里。鲁王为了表示对海鸟爱护和尊重,马上吩咐把宫廷最美妙的音乐奏给鸟听,用最丰盛的筵席款待鸟吃。可是鸟呢,它体会不到国王这番招待盛情,只吓得神魂颠倒,举止失常,连一片肉也不敢尝,一滴水也不敢沾,这样,只三天就活活饿死了。

鲁侯的这种招待把海鸟搞得头晕目眩,惶恐不安,不敢吃肉不敢喝水,过三天就死了。

这篇寓言告诉我们什么呢?对海鸟的过度保护反而害死了它。所以庄子说,至乐无乐,至誉无誉。

无乐方为至乐,无为方可保命。想想看,天无为而自清,地无为而自运。此两无为相合,万物皆化生。万物纷纭,皆从无为而生。因此,天地无为而无不为,人谁能体会到无为的益处呢?

庄子不囿于两极分裂之中。他觉得,问题不在“中庸”,甚至不在选择目的上面,而在目的本身。老子说:“世之能识善之为善也,斯恶矣”。什么是非呀、善恶呀,一旦辨识,那就是恶了。归真返朴就对了。“善”在身外。“善”到极点就是“恶”。

大恩成仇,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提出“无为”之道。空洞的讨论善恶,越讨论越糊涂,正所谓“忘足,履之适也”(见《达生篇》)。他说“至乐无乐,至誉无誉”。

庄子的谦虚是大谦虚,他把自己看成了“一块朽木”“一堆死灰”,希望坐忘于“无名大道”之中,正所谓“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冯友兰在《中国哲学之精神》一书中说:“追随一切而又欢迎一切,则一切在建设之中,也在毁灭之中。于是,他在自由中所获得的必为至乐,而此至乐其必为无条件的。”

王充闾撰文《两千年的守望:为什么说曹雪芹是庄子的知音》(见2018年4月27日《光明日报》)称:庄子为宋国没落贵族的后代,曹雪芹也出身于没落的贵族。他的祖上是一个百年望族,属于大官僚地主家庭。十三岁之前,作为豪门公子,过着锦衣纨绔、饫甘餍肥的生活;由于父亲被革职抄家,家道中落,社会地位一落千丈;移居北京后,成为普通贫民,饱经沧桑巨变,备尝世态炎凉之酸苦。

他与庄子一样,天分极高,自幼都曾受到系统的传统文化

教育,饱读诗书,胸藏锦绣;又都做过短时期的下层职员:庄子为漆园吏,雪芹做内务府笔帖式。庄子凭借编织草鞋和渔钓以维持生活,雪芹则是靠着出售书画和扎绘风筝赚取收入。这样,他们便都有机会了解底层社会,包括一些拒不出仕的畸人、隐者。

曹雪芹厌恶八股文,绝意仕进,他和庄子一样,以极度的清醒,自甘清贫,逍遥于政治泥淖之外。乾隆年间,朝廷拟在紫光阁为功臣绘像,诏令地方大员物色画家。江南总督尹继善推荐雪芹充当供奉,兼任画手,不料雪芹却未予接受。拒绝的原因,他没有直说,想来大概是:当年庄子为了追求人格的独立与心灵的自由,奉行“不为有国者所羁”的价值观,却楚王之聘,不做“牺牛”;我也不会在那“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的龙楼凤阁中,做个笔墨奴才,给那些乌七八糟的什么“功臣”画影图形,既无趣,又可怕。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杜甫诗句)庄子如果地下有知,当会掀髯笑慰:两千年的期待,终于又觅得一个知音。

庄周梦蝶

鲁侯养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