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同样悲伤,为什么陆游却活了84岁,唐琬年纪轻轻就死了呢? 这与人的体质有关。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陆游和唐琬《钗头凤》,以血泪和生命写成,如泣如诉,读来让人肝肠寸断。据说,陆游得知唐琬的死讯后,痛不欲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沈园题词”成了他永远的痛。后来多次到沈园题诗怀念。烟雨沈园中,陆游一直想着他的唐琬。陆游75岁那年,唐琬去世40年,他仍然念念不忘,“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重游故园,踯躅在满地落叶中,挥笔和泪,作《沈园》诗:“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一直到84岁,离逝世只一年的时候,陆游还坚持再次重游沈园,怀念唐琬,题写《春游》诗云:“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他显然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仍然念念不忘唐琬。陆游用自己的一生,唱出了一段凄婉感人的爱情悲歌。

同样悲伤,为什么陆游却活了84岁,唐琬年纪轻轻就死了呢?这与人的体质有关。我分析,陆游的体质属于平和体质,而唐琬属于气郁体质。

当然,陆游本身就懂医,知识面非常广,医、文、史、哲四者溶于一体。他对医论方药、方剂药物、摄生防病有一定造诣,这对他长寿显然有帮助。比方说,陆游写过一首《肥胖症》的诗: “肥僧大腰腹,呀喘趋迎官。走疾不待语,坐立汗未干”。陆游在诗中记录了一个肚大腰园、头大脖子粗胖和尚的形象。这位和尚胖得走不动路,稍微活动就抬肩喘息、气喘吁吁,这说明他有气虚症了。应酬迎客的时候,步子走快一点,就累得大口气喘,上气接不上下气。大汗淋漓,看来,心肺功能不全。

唐琬属于气郁体质。气郁体质的人要当心“病从口入”。“病从口入”这句话,并不仅仅限于卫生,还包括饮食适量,以及饮食种类和方法。《黄帝内经》说:“饮食自倍,肠胃乃伤”、“饮食不节,起居不时者……则腆满闭塞(腹部胀满堵塞),下为飧泄(腹泻),久为肠澼(痢疾)”。

《黄帝内经》有云:“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中医认为,“一药一性,百病百方”。所以,补也不能滥补,要辨气血阴阳、五脏虚实。另外,补也要“适度”。清代学者莫文

泉在《研经言·用药论二》中指出:“凡药能补虚者,皆能留邪……何必朋参芪而仇硝黄哉”。清代医家龙绘堂在《蠢子医》中也指出:“世人皆说补益好,岂知补益不当殊难了”。

古语云:“芒硝大黄治病无功、人参鹿茸杀人无过”。人参大补元气、但若服用不当,或过度服用,也会出现兴奋、失眠等症状。清代名医郑钦安则警告说:“病之当服,附子、大黄、砒霜是至宝;病之不当服,(人)参(黄)芪、鹿茸、枸杞皆是砒霜”。

现代人动不动就说自己虚,于是,就想补,动不动就用人参、鹿茸等大补之物,加上商业化的宣传,人参、冬虫夏草、鹿茸、阿胶等名贵中药材的功效被商家夸大。滋补之风渐渐盛行。有的人补药吃了不少,但越补越“虚”,出现腹胀、腹痛、上火、恶心等症状,即中医所说的“虚不受补”。

什么叫“虚不受补”?“虚不受补”这个说法最早见于清代陈士铎著的《本草新编》,“愈补愈虚者,乃虚不受补,非虚不可补也,故补之法亦宜变。补中而增消导之品,补内而用制伏之法,不必全补而补之,更佳也”。

“虚不受补”,并不是说一个人的身体虚到不能补了,而是说,脾胃虚弱不能消化补药,或者更广义地理解,补药在被消化吸收后反而不舒服,有了不良反应。这个时候需要调理脾胃了。所以,中医有“六腑以通为补”之说法。

《黄帝内经》有云:“五脏者,皆察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人以胃气为根本,脾胃之气,是后天气血生化之源。再好的补药,也要经过脾胃的消化吸收,才能够输布全身,发挥其疗效。

你看很多老寿星,他们都淡泊名利、粗茶淡饭,主要原因就是他们都属于“平和体质”。

近年的中医研究结果提示,中国人大约可分为十种体质,分别为阳虚体质、阴虚体质、气虚体质、血虚体质、痰湿体质、湿热体质、血淤体质、特禀体质、气郁体质、平和体质。

除了平和体质,其他9种均属于“偏颇”体质。

“不做亏心事,不怕‘病’敲门”。少一点算计,睡眠更踏实。拥有这样心态人多半属于平和体质。“佛在灵山莫浪求,灵山只在汝心头”,说的就是这种人。

什么叫“平和体质”?“平和体质”就是健康人的体质。其

特点可以表述为:体形匀称,肤色润泽,身材不胖不瘦,嗅觉灵敏,味觉正常,睡眠安稳,唇色红润,目光有神,性情平和,身体无不适,社会关系良好,脉和有神。

什么叫“气虚体质”?判断是否气虚,一个最重要的标准就是看其体态。气虚体质的人都偏胖,但胖而不实,肌肤很松软,就是常说的“虚胖”。中医学对这样的体质有一个专有名词—— “尊荣人”,即养尊处优的人。就是朋友圈那些一天到晚炫吃、然后高喊减肥的人。

这种气虚体质,有人叫杨玉环体质,我觉得不妥,唐代以胖为美,杨玉环胖一点可以理解的嘛。我给它取个名字,叫贾母体质。

贾母和刘姥姥,年纪差不多,但贾母显然胖了很多,有钱人嘛,毛病多。刘姥姥,庄稼人,腿脚好得很,啥毛病也没有。

贾母平时身体不错,“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食”,寿至83岁,也算是高寿了。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凤姐带着大观园里的太太小姐让刘姥姥扮小丑,目的就是哄贾母高兴。贾母一时忘形,一天逛了大半个园子,结果呢,这个“尊荣人”因为“劳乏”、“吹风”,病了。得的啥病呢?“不好过”病。有钱人毛病就是多,有点不舒服,穷人睡一觉没事了。有钱人不一样,非要看医生,不是感冒,又无法描述症状,无非是累着了,医生切脉之后,只好另起个名字,就叫“不好过”吧。

王太医切了贾母两只手的脉后说:“太夫人并无别症,偶感一点风凉,究竟不用吃药,不过略清淡些,暖着一点儿,就好了。如今写个方子在这里,若老人家爱吃便按方煎一剂吃,若懒待吃,也就罢了。”

果然,贾母“温存了一日,又吃了一剂药疏散一疏散,至晚也就好了”。

贾敬死,贾母自然伤心,在贾敬丧礼上哭,然后就感冒了, “果然年迈的人禁不住风霜伤感,至夜间便觉头闷目酸,鼻塞声重”,而且还发烧了。

请了医生来诊脉下药,“至三更天,些须发了点汗,脉静身凉”、“又过了数日,乃贾敬送殡之期,贾母犹未大愈”。

贾母是“尊荣人”,就是说,干不了体力活、粗活、重活。在空调房里喝喝茶、打打麻将、聊聊家常,这才是“尊荣人”的生活。

“尊荣人”嘛,不干体力活,自然也没有力气,气虚。气虚体质的人,家庭条件优越,娇贵,不耐寒热,怕冷又怕热。一热就容易出汗,一降温就怕冷怕风,所以很娇贵。在富贵人家生活没

问题,在穷人家受不了。

气虚体质的人,耐性差,容易疲乏。说话的时候声音较低,不喜欢高谈阔论。一变天,就特别容易患感冒及内脏下垂等病,如胃下垂、肾下垂等,舌质偏淡,脉象偏细软。因为有点怕风,所以,中医上有个经典方“玉屏风散”(黄芪、防风、白术三味药),就是针对这类人的。也可以用“黄芪桂枝五物汤”(黄芪、桂枝、芍药、生姜、大枣五味药),来改善气虚体质,预防气虚感冒。

现在,阳虚体质的人大有人在。你看看我们周围,太多人整天做一些伤阳的事。吹空调啦、喝冰镇饮料啦、吃冰激凌啦、熬夜啦、久坐看手机啦等等。《伤寒论》第一方桂枝汤,就是针对这些人的。桂枝汤,共有五味药:桂枝、芍药、甘草、大枣、生姜,桂枝这个君药就是补阳、升阳的热药。当然,各人体质不同,根据辨证施治的原则,除了桂枝汤,桂枝加芍药汤、黄芪桂枝五物汤、小建中汤、当归四逆汤、温经汤、四君子汤、补中益气汤、八味地黄丸等等,都有用的机会。

《伤寒论》中说:“本太阳病,医反下之,因而腹满时痛者,属太阴也,桂枝加芍药汤主之”。桂枝加芍药汤(生白芍、桂枝、炙甘草、生姜、大枣),也就是小建中汤去饴糖,治疗胃痉挛的疼痛及虚性溃疡、消化性溃疡,效果不错。方中白芍必须用生白芍,用炒白芍无效。

阳虚体质有什么特点呢?阳虚体质表现出的症状多为:腰酸、肩背部不适、咽部总上火、容易腹泻、大便不成形、性欲低下,易痛经,月经周期延长、体型偏瘦弱、易出汗、怕冷等等。比方说,弱不禁风的林黛玉,就是典型的阳虚体质。

生活中我们常会遇到这样的现象:有的人手总是凉凉的,即使炎热的夏天也是如此;有的人手心总是很热,即使是数九寒冬也不例外。

这是怎么回事呢?手脚冰凉,说明这个人的阳气虚衰,处于四肢末端的手脚得不到阳气的温煦,我称之为“金匮肾气丸”症,就是说,这个人该吃金匮肾气丸了,该补肾温阳了。当然,也有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说,这种人只是手脚发凉,但身体的躯干部分是不怕冷的,这种人的阳气并不虚衰,只是气血运行不畅、阳气淤滞,也就是血液循环不好,不能到达处于四肢末端的手脚。

有的人口腔溃疡反复发作,有的人面部总长痤疮,老百姓说,这是上火了。对吗?也对,但这个火是假火,不是真火。中医理论称之为“真寒假热”。因为他的阳虚嘛,肾水中的那一阳,就不潜了,浮了上来。这种体质的人一感冒就容易到少阴经上,所以,我称之为“麻黄附子细辛汤”体质。

《红楼梦》中的那个贾瑞是怎么死的?就是阳虚而死。

凤姐长什么样呢?“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贾瑞当时20岁左右,怀春年纪,心里有点想法,有性幻想不奇怪。但凤姐是他嫂子,贾瑞再动手动脚,那就乱了无伦了。

凤姐恶心,于是精心设计,“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

贾瑞第一次上当,在荣府的一个偏僻的弄堂里冻了一夜, “腊月天气,夜又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几乎不曾冻死”。回到家又被爷爷打了四十大板,还饿一顿,逼他读书。 第二次上当,凤姐派人泼了他一身屎尿,还逼他写字据,讹诈百两银子。贾瑞“自此满心想凤姐,只不敢往荣府去了”。

贾瑞病了。《红楼梦》中说他起病的原因是“三五下里夹攻”:手淫、债务、“两回冻恼奔波”、“工课又紧”等。表现出来的具体症状是:“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这些表现,简直比林黛玉还像肺结核。

那个时代,肺结核属于绝症。贾瑞虽“百般请医疗治,诸如肉桂、附子、鳖甲、麦冬、玉竹等药,吃了有几十斤下去,也不见个动静”。

贾瑞的阳是虚了,不足了,但是,怎么温补阳气、滋阴生津、润肺清虚火,也没有用。吃了有几十斤药,胃气已经不足了,然后那个医生啊,就开始回阳救逆,用什么呢?就用“独参汤”。可惜,贾瑞家买不起人参。然后,贾瑞已经开始“满口乱说胡话,惊怖异常。偏偏这个时候,那和尚又给他什么风月宝鉴,看得他把最后的阳气都给幻想对象凤姐了,“底下已遗了一滩精”,“精尽而亡”。

气郁体质的人,一般有点抑郁。郁郁寡欢、情绪不稳、性格内向、交际障碍的人,容易出现抑郁倾向。中医上叫肝气不舒畅也就是肝气郁结,要用逍遥散疏肝理气,平疏肝平气郁。

《黄帝内经》中有云:“百病生于气也”。意思是说,人身上的各种痛,原因都出在气上。气是什么?就是西方人说的能量。

气与血相辅相成,气滞则血瘀。“通则不痛,痛则不通”,意思是说如果气血畅通就不会疼痛,出现了疼痛症状那就说明气血不通啦。疼痛,包括胀痛、刺痛、酸痛、窜痛、冷痛、灼热痛等多种,所有这些疼痛都是因为气血不通。“不通”是疼痛的根本原因。言外之意,治疗胀痛、刺痛、酸痛、窜痛、冷痛、灼热痛等,基本原则就是疏通经络,使气血运行通畅。

只有经络气血通畅了,气血所流经的五脏六腑才能受到濡养,脏腑功能才能正常发挥,从而抵御外邪,达到阴阳平衡,身体健康。

黛玉就属于气郁体质,换句话说,她的气血不通畅了。《红楼梦》第八十三回中,王太医给黛玉看诊:“王太医吃了茶,因提笔先写道:六脉弦迟,素由积郁。左寸无力,心气已衰。关脉独洪,肝邪偏旺。木气不能疏达,势必上侵脾土,饮食无味,甚至胜所不胜,肺金定受其殃。气不流精,凝而为痰,血随气涌,自然咳吐。理宜疏肝保肺,涵养心脾。虽有补剂,未可骤施。姑拟黑逍遥以开其先,复用归肺固金以继其后。不揣固陋,俟高明裁服。又将七味药与引子写了”。

气郁体质的人,体型一般偏瘦,神情抑郁多愁善感,爱着急、烦躁、不安。气郁体质的人,睡眠一般不好,容易失眠,失眠又反过来加重抑郁。

气郁体质的人,一般女性多于男性。这类女性常常会有胁肋部或乳房胀痛。更年期妇女则容易患上更年期综合征,感觉焦虑、焦躁、悲伤、盗汗、潮热等。

需要说明的是,感觉焦虑和焦虑症是两码事,感觉焦虑一般人都有点,但焦虑症就是一种病了。具体表现特征是超级敏感,容易出神,爱胡思乱想而且没有边际,想的全是没有结果的事,或者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她总认为自己想的都有道理,都是对的。她自己也不想这样啊,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焦虑症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怕死,不能接受自己,更不能接受死亡这个必然规律。

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就是典型的气郁体质。宋代大词人李清照,也属于典型的气郁体质。“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词中的郁郁寡欢,就是一种愁苦的气郁。

江苏省名中医、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煌曾经讲到一个例子,说有一个中学老师,他上课一定要用麦克风,一个小小的教室他都讲不动,不知吃了多少补中益气汤都没有效果。我按他两胁下是硬的,而且还有胀痛,另外他还有严重的便秘,这显然不是气虚的表现,而是气郁。我就用柴

胡加龙骨牡蛎汤,吃了以后很快不用麦克风了,胸闷没有了,神气也清爽了。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这个方是健脑方、调神方。人身不外乎有“精、气、神”,如果“神”乱掉,就会出现脑部问题,用这个方剂能够健脑调神。

淤血体质的人,比方说梁山上的黑旋风李逵、三国里的张飞,都属于淤血体质。淤血体质的人特点是:体格壮实,肤色偏暗,呈酱色或猪肝色;皮肤上多见静脉曲张,下肢皮肤干燥,有的呈鱼鳞样;腹部肌肉偏紧张,舌质偏暗;看上去比同龄人苍老,失眠头痛,脾气比较急容易情绪激动等。像迁延不愈的肝病患者,往往面色晦暗。

血瘀体质的人多见于疾病久治不愈、反复发作者,容易出现血瘀,看上去肤色晦滞、口唇色暗、眼眶黯黑、舌质青紫者。

淤血体质的人,容易得心脑血管病、糖尿病、失眠、焦虑等。也有的人,淤血体质不太典型,如体态瘦弱、情绪低落的长期失眠者,多因淤血所致。

“金元四大家”之一张子和擅长治疗淤血症,他的方法是刺络放血。

用中药治疗淤血,最常用的是大黄,所以,淤血体质的人也称为“大黄体质”。也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用桃红四物汤活血,或者用血府逐淤汤、大柴胡汤、大黄附子汤,加上水蛭粉、山楂、三七、桃仁、杏仁、当归等活血。

桂枝茯苓丸乃活血化瘀第一方,效果比丹参好多了。江苏省名中医、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煌在《我临床最常用的16首经方》(见《名师经方讲录》,主编李赛美)中说:桂枝茯苓丸绝不仅仅是下死胎的作用,它也可以治疗瘀血证。我用得最多的就是子宫内膜增生,月经来了20天还是不走,子宫内膜增厚到2cm,西医就说刮宫解决嘛!有人刮了这次,下次又增厚了,还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呢?我经常用桂枝茯苓丸加大黄。

张仲景治疗瘀血证有一个经典组合:大黄、桂枝、桃仁。这三味药下瘀血效果最好,桃核承气汤就有这个组合。

男性也能用,男性虽没有子宫,但是有前列腺。前列腺增生啊、肥大啊,就用桂枝茯苓丸治。也可以加大黄,小便不畅通的话,还要加牛膝。小便不畅通、点滴不爽加牛膝效果很好。皮肤科能不能用桂枝茯苓丸?一样可以。我刚才已经提到了,现在大学生的痤疮很多种,有的脸像黄瓜带点刺的,有的脸像菠萝,还有脸上长着剌痘一样的东西,疮头发紫,疮体比较饱满,那是因为有囊泡、结节、疤痕、粉刺,粉头里面又有脓包。

这种用桂枝茯苓丸最有效,我用了以后,确实很多就消掉

了。女孩子吃了以后月经畅通,痛经没了,皮肤变滋润了,脸上痘痘也消了。

对于一些壮实的男人,还要和葛根汤同用,就像《水浒传》里鲁智深那样,熊腰虎背,能喝酒能吃肉的,脸上又有痘痘,就可以两者合用,很有效。皮肤科也可以用来治疗银屑病。

因为桂枝茯苓丸可以治疗“肌肤甲错”。“肌肤甲错”是说皮肤像鱼鳞样,尤其到了冬天就变得粗糙、干燥、脱屑。用了桂枝茯苓丸虽然有效,却不容易除根。内科病可不可以用?当然可以。

桂枝茯苓丸还能治疗外科的病症。下肢深静脉的血栓很令患者头疼,腿肿,不能走路,有些人又不想手术,常服桂枝茯苓丸就有效。我治疗过几例,最后患者的血栓可以消除,当然不可能消到干干净净,做B超发现只剩下一个囊壳了。

桂枝茯苓丸还能用来治疗糖尿病肾病。经常与黄芪桂枝五物汤合用,同时还要加上几味药,首乌、牛膝、石斛。首乌滋补肾精,牛膝能够引血下行,行下焦瘀血,腰痛、腿痛、癃闭,古人都是用牛膝来治疗的。

唐代的方子里面很多都用到石斛,用来治疗下肢痿软,不能走路。而且跟牛膝、桂枝合用的比较多。治糖尿病肾病我还常用到四味药,石斛、牛膝、赤芍、丹参,各30g。我称之为“四味健步汤”,就是让他健步如飞的意思。桂枝茯苓丸合黄芪桂枝五物汤,加石斛、牛膝、丹参,是个好方子。

但是用桂枝茯苓丸要分清体质,因为它治疗的不是一个局部的症状,更不是一个单纯的疾病,所以我们说是一种体质,叫桂枝茯苓丸体质,概括一下主要有三大指征:第一个是面症,要看他的脸是不是桂枝茯苓丸的脸,脸的特点是紫红,还有紫红色的痘痘或者是紫红色的鼻子,嘴唇紫红,舌头暗红,有的还脱发,这都是由于瘀血引起的;第二个是腹胀,我们一定要摸肚子的,桂枝茯苓丸证的部位不是在心下,而是在少腹,在脐周围两少腹部按压,往往有压痛,医生指间有抵抗感,充实感,甚至有的可以摸到一种条索状的东西,张仲景提到过少腹急结,这是瘀血表现的一大特点,这些都可以通过腹诊认清楚;第三个是腿症,腿是一个发现疾病、治疗疾病的重要场所,因为很多湿气瘀血都聚集在下面,桂枝茯苓丸证的腿皮粗糙,脱屑,像鱼鳞一样,毛孔粗,皮肤颜色发暗,腿毛多,有的还会出现溃疡,下肢静脉曲张,脚上有很多鸡眼,脚底皮肤干糙开裂,再问这个患者有什么感觉?腿痛抽筋,腿发软,间歇性跛行,再按一按腿,浮肿,这就是桂枝茯苓丸的脸、腹、腿,这三大指征也不是都出现的,有的偏于脸,有的偏于腿。

这些对于正确使用桂枝茯苓丸很有帮助,因为桂枝茯苓丸的服用不是三天五天,有的药服用三、五个月,所以体质的判断非常重要,这涉及一个安全用药的问题,现在桂枝茯苓丸的体质越来越多,这与我们的饮食结构、缺少运动是有关的。

阴虚体质的典型表现是偏瘦、易上火、焦虑、五心烦热、心情跌宕、睡眠差、脾气差、多梦、易盗汗、常口渴、肤色偏红偏暗等。

老中医常说:“人过四十,阴气自半”。女性到了四十岁以后,内分泌没有之前那么旺盛了,阴虚体质的人多了起来。应该用麦冬、天冬、枸杞子、女贞子、旱莲草、玄参等滋阴了。或者,用石斛夜光丸来养肺胃之阴。

阴虚,不能制火,所以上火多为假火,身体出现热象,我称之为“六味地黄丸症”,应该滋补肾阴。

《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凤姐)就属于阴虚体质的典型代表。

《红楼梦》里这样描写凤姐:“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

凤姐第一次生病在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起因是被马道婆魔法诅咒。小说中写:“只见凤姐手持一把明晃晃钢刀砍进园来,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就要杀人”。“中邪”了,有点像精神病。后来,凤姐回忆“但觉自己身子不由自主,倒象有些鬼怪拉拉扯扯要我杀人才好,有什么,拿什么,见什么,杀什么。自己原觉很乏,只是不能住手……好的时候好象空中有人说了几句话似的,却不记得说什么来着”。

这病不是医生治好的,而是癞头和尚说了几句“疯话”治愈的。

在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凤姐儿自恃强壮,虽不出门,然筹划计算,想起什么事来,便命平儿去回王夫人,任人谏劝,他只不听。”

这是流产了。在第六十一回,平儿这样说:“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

流产之后,持久“下红”:“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他虽不肯说出来,众人看他面目黄瘦,便知失于调养”。“他自己也怕成了大症,遗笑于人,便想偷空调养,恨不得一时复旧如常。谁知一直服药调养到八九月间,才渐渐的起复过来,下红也渐渐止了”。持久“下红”,必导致重度的缺铁性贫血。

后来出现“血山崩”,“一个月竟沥沥淅淅的没有止住”。这

个时候,可以考虑用芎归胶艾汤合四君子汤治胎漏重证。胡希恕说:“这个芎归胶艾汤是个止血药,可是方中净是些强壮性的祛瘀药,它不用桃仁、牡丹皮,说明它治疗虚证,就是这个下血证有虚脱的倾向,所以得赶紧止血,用强壮性的祛瘀止血的法子。这个药应用的机会也相当多,一般的吐衄下血都可以用,但不是虚衰性的证不行,真正的虚证,需要用一种强壮祛瘀的法子,这个方子最好使不过了,也是常用的方子。对于妇人,在妊娠阶段常有下血、腹中痛。一般就是由于她们自己不谨慎,导致下血、腹痛,如果要流产,这个方子也很好使。这个方子常常配合人参、茯苓、白术,就是把四君子汤合用在这里面,治先兆流产的下血,起止血安胎作用,这个药经常用,也挺好使,这个药我也用过,不然我不会这么说啊。咱们医院的老范,他的第二个女儿范文艳就是患这个病,哎呀,她那个血出得很厉害,我就用芎归胶艾汤合四君子汤,她吃完就好了,后来她生了个小孩叫小阳子。一般的失血证,要是有虚脱的情形,就是脱血的情形,即出血相当厉害,这个方子就可以用。”

《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说:“下血不止者,大体不离芎归胶艾汤(止血)合四君子汤,一般先兆流产的腹痛下血颇好用,不是偏虚亦可不合四君子汤。以腹痛为主的,以芎归胶艾汤合当归芍药散亦佳。”

可是,当时的医生没有用芎归胶艾汤合四君子汤。于是,到了第七十四回,王熙凤奉王夫人之命抄检大观园,“谁知到夜里又连起来几次,下面淋血不止。至次日,便觉身体十分软弱,起来发晕,遂撑不住”。

第七十七回,“中秋已过,凤姐的病已比先减了,虽未大愈,然亦可出入行得了,仍命大夫每日诊脉服药,又开了丸药方子来配调经养荣丸”。

第九十三回,水月庵丑事被揭露后,王熙凤“听见馒头庵的事情,这一唬直唬怔了,一句话没说出来,急火上攻,眼前发晕,咳嗽了一阵,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第一百零一回,“凤姐勉强扎挣着,到了初一清早,令人预备了车马,带着平儿并许多奴仆来至散花寺”。

第一百零六回,“贾琏走到旁边,见凤姐奄奄一息,就有多少怨言,一时也说不出来”。

第一百一十回,凤姐操办贾母丧事,被邢夫人背后说,“凤姐听了这话,一口气撞上来,往下一咽,眼泪直流,只觉得眼前一黑,嗓子里一甜,便喷出鲜红的血来,身子站不住,就蹲倒在地。幸亏平儿急忙过来扶住。只见凤姐的血吐个不住”。

第一百一十一回,“凤姐听了小丫头的话,又气又急又伤心,

不觉吐了一口血,便昏晕过去,坐在地下”。

第一百一十四回,开始“没有住嘴说些胡话”、“哭哭喊喊”、“喘着气”,不久就“咽了气了”。

从流产到阴道出血,再到呼吸道出血,持续的失血,凤姐累积成重度的贫血。

痰湿体质的特点是大腹便便;面色淡黄而暗,没光泽;容易困倦,不爱运动,手足易凉,胸闷、痰多;肠胃不适,喝点酒或吃了油腻的东西后易腹泻,大便不成形。痰湿体质一般舌体胖大,舌边常有齿印,舌苔厚腻。

痰湿体质的人多是胖子,平时过食肥甘厚味、饮酒无度,往往感觉胃脘胀满、口甜黏、身重如裹。

所谓“痰湿”,是由于人体津液的异常积留,表现出类似自然界中潮湿黏滞的征象;多数是由于环境潮湿或饮食不节制所致,如淋雨、居住湿地、过量饮酒及生冷饮料等;主要原因是脾运化不利,应该多吃点薏仁、扁豆、红小豆、荷叶、山药、薏仁、红小豆、扁豆等健脾利湿。

痰湿体质的人容易得“梅核气”,就是感觉喉咙里有一块东西,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很难受。半夏厚朴汤治疗“梅核气”效果明显,该药的组成主要是茯苓、半夏、苏叶、生姜,加上厚朴等。

湿热体质,就是体内湿盛热盛。这类体质往往体态偏瘦,容易“有火”,比如皮肤容易长痤疮(痘痘),一般不易过敏,容易患口腔溃疡,常觉得口鼻发热,脾气一般比较急,耐性差。

湿热体质的人,我称之为“葛根芩连汤症”,用来治疗灼热、泄泻。一说清热燥湿,首先想到黄连,故用黄连解毒汤治疗热毒上攻导致的口舌生疮,用黄连温胆汤治疗痰湿夹热导致的失眠,效果都不错。

爱过敏人的体质,中医上叫“特禀体质”。

中药有两个方,可以作为这种体质调理的常用方,一是玉屏风散,二是过敏煎。玉屏风散有三味药:黄芪、防风、白术。过敏煎是当代名医祝谌予先生创制的,由防风、银柴胡、乌梅、五味子组成,也有很好的抗过敏作用。

玉屏风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