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杜牧写这首《遣 怀》诗的时候,当属于中医上的“大柴胡汤症”。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盛唐有李白、杜甫,他们的名字可谓妇孺皆知,合称“李杜”。

晚唐有李商隐、杜牧,后世把他们并称为“小李杜”。他们俩是晚唐诗坛上两颗光芒闪烁的星星,也有人称为双子星座。

杜牧的诗,有味道,比如他的《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我上中学时,中学课本还选过杜牧的《阿房宫赋》: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j ū n)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

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lǐ yǐ),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使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杜牧自称有“平生五色线,愿补舜衣裳”的抱负,在年轻气盛的年龄写下《阿房宫赋》。文章一出,争相诵读。难怪有人说“古来之赋此为第一”。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这句话成了流传至今的名言。楚人一炬,这个楚人,指项羽。项羽是楚将项燕的后代,故称楚人。公元前二0六年,项羽入咸阳,杀秦将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史记项羽本纪》)。

阿房宫亡国之宫,阿房宫的冲天烈火,留给后人的是警醒与深思。

杜牧在《上知己文章启》中说:“宝历(唐敬宗年号)大起宫室,广声色,故作《阿房宫赋》”(《樊川文集》卷十六)。可见这是借秦警唐之作。

相对于其他朝代,唐代的进士很难考。“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这句说的正是唐代考进士的难度之大,五十岁能考上,都算年轻了。

青年才俊杜牧科考成绩是一甲第五名。这已经很不容易啦,至少出现在了一甲名单里面。因为他三年前的一篇政论文章——《阿房宫赋》让他在进士中名列前茅。

得知自己高中榜单,杜牧写了一首《及第后寄长安故人》: “东都放榜未花开,三十三人走马回;秦地少年多酿酒,即将春色入关来”。

杜牧善文工诗,人称“小杜”,亦工书,传世书迹《张好好诗》最为著名。董其昌称“深得六朝人风韵”。让我们先来看一首他写的最有名的诗《遣怀》: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这首诗,很有名,尤其是后两句,被很多解读者解释为诗人

杜牧在扬州的风流生活史,在繁华的扬州城中他天天泡在在青楼里喝酒、作诗,叫上三五个“失足妇女”相互调笑……

说好听的是风流不羁,说不好听的是不成体统。杜牧给人的印象仿佛成了扬州妓院的“资深嫖客”,风流成性,风流完了还写诗“十年一觉扬州梦”炫耀。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万一“挨刀”、“病金疮”了,有个经方叫“王不留行散”专门治金疮。

《金匮要略·疮痈肠痒浸淫病脉症并治第十八》中说:“病金疮,王不留行散主之”。王不留行散是用于“病金疮”的方剂。所谓金疮,就是被刀等物伤了皮肉筋骨。

王不留行散的组成与用法为:王不留行十分(八月八日采),蒴藋细叶十分(七月七日采),桑东南根皮十分(三月三日采),甘草十八分,川椒三分,黄芩二分,干姜二分,芍药二分,厚朴二分。上九味,桑根皮以上三味烧灰存性,勿令过,各别杵筛,合治之为散,服方寸匕。小疮即粉之,大疮但服之,产后亦可服。如风寒,桑东根勿取之,前三物皆阴干百日。其功效为行散瘀血。

魏念庭说:“王不留行为君,专走血分止血收痛,而且除风散痹,是收而兼行之药,於血分最宜也。佐以蒴藋叶与王不留行性共甘平,入血分清火毒,祛恶气,倍用甘草以益胃解毒,芍药、黄芩助清血热,川椒、干姜助行血瘀,厚朴行中带破,惟恐血乃凝滞之物故不惮周详也,桑根白皮性寒,同王不留行、蒴藋细叶烧灰存性者,灰能入血分止血也,为金疮血流不止者设也。小疮则合诸药为粉以敷之,大疮则服之,治内以安外也。产后亦可服者,行瘀血也……此金疮家之圣方,奏效如神者也。”

比方说,妇女药物流产清宫后恶露不绝,应当活血行瘀、清热,可以考虑用王不留行散加减:王不留行12克,桑白皮10克,甘草5克,川椒3克,黄芩10克,干姜8克,厚朴12克,蒴藋20克,益母草30克,贯众20克,马齿苋25克,红藤15克,阿胶10克。

蒴藋味甘、酸,性温,《长沙药解》称蒴藋“行血通经,消瘀化凝。疗水肿,逐湿痹,下癥块,破瘀血,洗瘾疹风瘙……”黄康泰主编、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现代本草纲目》中引《贵州草药》一书,称“治血积停经”用蒴藋30克,水煎服,加砂糖为引;引《青岛中草药手册》一书,称“治产后恶露不尽”,用蒴藋茎或根30克水煎服。上海科技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中药大辞典》收录蒴藋,其中引《泉州本草》以其治疗妇人赤白带;上海科技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中华本草》又将蒴藋删除,可

见蒴藋这个药不常见。

当然,历史没有关于“小杜”受伤的记载。事实上,对于《遣怀》这首诗,很多人可能误读了我们的“小杜”。

这首诗的大意是:想当年,我失意潦倒、浪迹江南时,随身携带着酒,以酒为伴,整天在那些苗条细腰、身轻得能够在掌上跳舞的歌姬中间厮混。那些年我在扬州的混乱生活简直就是一场恶梦,如今回想起来,我得到的只是青楼歌姬们骂我为薄情郎的名声。

写这首诗的时候,杜牧在扬州当幕僚。文宗大和七年(833),杜牧投奔到淮南节度使牛僧儒的门下,跟随牛僧儒到扬州担任掌书记之职,大约就相当于今天的秘书了。这一年,杜牧30岁。

他自述十年扬州“幕府”生活,曾经这样说:“十年幕府吏,每促束于薄书宴游间”(《樊川文集·上刑部崔尚书状》)。幕僚生活,倚红偎翠,经常酒宴笙歌,陪上司应酬,还要和妓女游戏,这和杜牧的追求其实是相悖的,但为了生计,无奈只能迁就。杜牧写出了自己的苦闷和挣扎。

扬州出了名的繁华,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不是随便说着玩的,扬州不仅是天下美食,有天下美景,更有天下美色,青楼林立,妓女如云,当时的诗人徐凝这样感叹说:“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杜牧算得上唐朝第一风流才子,他的很多诗歌背后都有故事。比如,杜牧曾经与张祜掷骰子抢歌妓。

辛文房《唐才子传·卷六》杜牧条,有这样的记载:“牧美容姿,好歌舞,风情颇张,不能自遏。时淮南称繁盛,不减京华,且多名妓绝色,牧恣心赏,牛相收街吏报杜书记平安帖子至盈箧”。说的正是杜牧与牛增儒在扬州时的故事。杜牧来到繁华的扬州,简直如鱼得水,几乎夜夜都流连于烟花巷,被美色迷了眼,不能自拔。牛僧儒担心他在外面喝酒生事,就派几个兵士换上便衣,暗中保护,以防不测。还好,杜牧和妓女相处倒还和善。后来,杜牧被任命为监察御史(也有史料说是“步拾遗”),要赴京城长安,离皇上更近了。临行前,牛僧儒单独把他叫到自己身边,缓言相劝:在我身边,你可以毫无顾忌,到了京城,人多嘴杂,何况你从事的又是纪检工作,在生活小节方面可得多多留意了,希望今后更加“谨慎持身”。京城的长官未必能像我这样保护你。

杜牧抵赖,自我辩解说自己一直很注意,从未乱来过。牛僧儒微笑,不作辩解,只命侍从取来一只篮子,内中都是报

帖。杜牧一看,里面的内容大多是:“杜书记今日平善,并未生事”。还有少部分内容记录的是:“某月某晚,杜书记到某处宴乐,平安”、“某月某日,杜书记在某妓处夜宿”等等,杜牧的脸马上红了,惭愧不已,羞愧难当,“泣拜致谢”,终生对牛僧儒由衷地感激。回到家,马上写成《遣怀》诗,表达自己的忏悔之意。

后来,太学博士吴武陵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杜牧这首《遣怀》诗,知道杜牧已知改过,在行为上约束自己,收敛了自己的放肆,就拿着杜牧的《阿房宫赋》向主考官崔郾推荐,崔郾看了大加赞赏。杜牧得以进士及第。

杜牧一生的幸福就是这首《遣怀》诗最早带来的。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种种迹象表明,杜牧写这首《遣怀》诗的时候,当属于中医上的“大柴胡汤症”,就是那种精力充沛,“实”得用不完,得找个渠道宣泄。所谓“大柴胡汤症”,其实就是“什么都想要症”、占有的东西太多,属于“实”症。“什么想要”,钱财、名声、健康、快乐,什么都想要,世间的好事全让你一个人占了,尽善尽美,十全十美,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事实上,往往是一个人得到了财富,却失去了健康,就是说,有所得必有所失。因为太“什么都想要”,太“实”,过于贪心,于是,中医就用药给你泻掉一些,让你轻装上阵,走路更轻松。这就是“大柴胡汤症”的哲学意义。

古人为什么重视“九”啊?就是说十全十美当然好,但看你有没有能量驾驭。古人贵九九之学,重推步之术,世人愚昧,湮而不察。《内经》和《难经》用九九八十一谋篇,《伤寒论》以九九八十一气数图立论,历法有冬九九和夏九九反映气候变化,算术有九九乘法口诀,民俗人生有九九逢九年之忌等等,何以见此?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内经六节脏象论》曰:“六六之节,九九制会者,所以正天之度,气之数也,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气数者,所以纪化生之用也”。天度以六为周期,六个六十甲子为一年,仲景用三阳三阴六病划分人身之六个不同部位以应天度,气数以九为周期,仲景用阴阳表里半表半里寒热虚实九纲定三阳三阴六病之病性和病情,以应人之气数,阐发天人合一之旨,万病不出此范围。

江苏省名中医、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煌在《我临床最常用的16首经方》(见《名师经方讲录》,主编 李赛美)中说,仲景的三个方子解决三个问题,吃了温经汤以后,秀发容颜,唇荣齿润,体态丰满,就很容易怀

孕。怀了孕以后要养呀,用当归芍药散。但是,当时战事纷乱,百姓经常逃荒,女性跌扑摔倒了,胎死腹中,怎么办?这就要用到桂枝茯苓丸了。所以研究方向的前提是研究作者生存的时代,这些是非常有趣的。

刚开始学医的时候,我碰到胆石症经常用金钱草,结果不是那么有效。后来我发现有一个老中医擅治胆结石,但他只给病人药,不给方。我后来一查得知是大黄、枳壳、柴胡、黄芩……就是大柴胡汤。

这个老中医有个特点所有的病人喝药之前吃油煎鸡蛋或者红烧猪蹄,吃了以后病人就痛啊!痛了以后再吃他的药。这时大便里面就能跑出很多小石头来,病人就不疼了。为什么?我说这是个“人工大柴胡汤证”。

人为地制造了一个大柴胡汤证,因为胆结石患者如果上腹不痛,用大柴胡汤是没有效的,只有“心下按之满痛”这种情况用才有效,这就是“有是证用是方,有是证用是药”,这也是我们用经方的原则。

这个经验对我很有启发,后来我就专门在临床上观察,像胆石症、胆囊炎、胆汁反流性胃炎的患者,他们临床表现不一,有的是“烧心”,有的是腹胀,有的是吐酸水,但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心下按之满痛”,用大柴胡汤效果要比“吗丁啉”好得多,它就是一个天然的胃肠动力机,促进肠蠕动,把实邪积聚排出去病就好了。

另外,我还发现大柴胡汤可以用于支气管哮喘的治疗。支气管哮喘我们一般都用麻黄治,但是有很多情况哮喘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加重了,其实很多支气管哮喘患者存在有大柴胡汤证,我按他们上腹的时候都是绷硬,两胁下也硬,是不让你碰的,而

且也有很多患者吃过东西以后就腹胀,一腹胀就发哮,大部分患者大便都很干结,胀气多,大柴胡汤治疗就有效。

经方大家胡希恕治疗支气管哮喘的经验,就是大柴胡汤加桂枝茯苓丸,非常有效。胡希恕讲,用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加石膏可治高血压、脑出血。他这样说:“后世治中风这个病,动辄就用祛风这类药物,这是相当有害的。我认为治这个病主要应该祛瘀活血。脑血管出血也是一样的。出血证,中医的观点常常认为这是因为有瘀血的关系。尤其是高血压,必须用血分药,同时用泻火的药,所以三黄泻心汤配合桂枝茯苓丸等适证的药,都是可以用的。我最常用的药就是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加生石膏,这个药又能降血压,又能够祛瘀,不祛瘀是治不了高血压的。

对脑血管意外最好不用‘中风’这个词,我的意思是这个病名应该改良。西医的检查是相当清楚了,它不外乎是脑血管出血,这个与患者平时有高血压有关系;或者就是与血栓的形成有关系。就这么两种情形。这两种情形都是血液的问题,都不是风的问题,这是肯定的。古人的看法我们也只作为参考,总之如果治这个病,根据风邪来治,是治不好的,这个我也遇见很多了。

这个脑血管意外,出血要不是太厉害的话,病人也就落那么一个毛病,并不是脑血管出血治好了,你不治他也那样,反正当时他也死不了,还没到死的时候,那能算你治好的吗?我没见过用这个祛风药治好脑血管出血的,那根本不是风嘛。这本书也是略略的这么几部分,也没深说。这个侯氏黑散能不能治我们所说的脑出血呢?对中风的后遗症,如果病人真虚,用它来调理也未尝不可,但也不一定就会治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