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与桃花:当美诗词遇上妙经方

——大道至简!从浅显诗词看朴素经方(中)/ 陈清华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 陈清华

5.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唐婉患的是“四逆散症”啊。

众所周知,《钗头凤》写的是陆游和表妹唐琬的爱情悲剧。

词写相思、写离别,本来就是个传统,但是,能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写成千古绝唱的,恐怕还是南宋诗人陆游写给表妹唐琬的那首脍炙人口的词——《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某日出游,两人重逢。“执手相看泪眼”,分手已经10年了,再见面真是感慨万千。唐婉用酒款待他。

这首词,我用今天的语言“翻译”一下:还是那双红润、酥软的手,还是我们一起喝过的黄藤酒,还是这里——沈园,依旧是满园春色的季节,苗条的柳枝却被宫墙锁住。东风,太可恶,那种欢喜相爱的柔情如此短暂。满怀的离别忧愁,几年被迫离散分居的痛苦和回忆,沉痛地打击着我,错!错!错!

如今春依然如故,而你的人却在徒然消瘦、憔悴,现在我们偶然见面了,回去之后你一定以泪洗面、那泪水会洗掉脸上那胭脂,一定会将你的手帕染成红色。桃花零落了,热闹的池馆亭阁已被“风干了寂寞”,很久很久。我和你的山盟海誓虽然还在心里保存着,但现在即使让鱼雁来传书,这样的事情都难以托付。罢了!罢了!罢了! “错!错!错!”是谁的错?是我的错?是母亲的错?还是社会的错?我该恨谁呢?自己吗?还是母亲?作者没有说,这枚“千斤重的橄榄”(《红楼梦》语)留给了我们读者来噙,来品味。幸福的婚姻被人为拆散,恩爱夫妻被棒打鸳鸯,两人在感情上遭受难以想象的折磨和痛苦,而这几年来的离别,带给彼此的,只是满怀愁怨。这一切,正像烂漫的春花被无情的东风所摧残而无奈地凋谢。

“莫!莫!莫!”罢了!罢了!罢了!问题是,真的能“罢了”吗?真的能忘怀吗?真的能“放下”吗?禅宗教人摆脱苦恼,

最爱说两个字“放下”,问题在于,谁能放下?说得轻巧。看得过,忍不过。说得到,做不到。

真的是字字有泪。这样的词,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恐怕写不出来。

陆游和唐琬重逢之后,心情无法平静,起身在沈园的墙壁上题写了上面这首词。唐婉满眼含泪地站在那里,看完这首《钗头凤》之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也和了一首《钗头凤》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琬的这首词,比较好懂一些,我用今天的语言“翻译”一下:世清冷漠,人情令人厌恶。自从离开你之后,我的天空连星星都暗了,我的心情有多糟糕,你只要看看“雨送黄昏花易落”的情景就什么都知道了。读了你的词之后,我成了泪人儿,一夜都在流泪,直到拂晓的风吹干我脸上的泪花,但残留的泪痕还挂在脸上,很想把心事说出来,可说给谁听呢?只好独自倚斜阑,难!难!难!

如今,物是人非,今天已非昨日。病像鬼一样缠绕着我。冰冷的泪呀流到夜的尽头。内心的苦谁能明白?白天怕人问我为什么伤心,只好强颜欢笑,把泪吞咽到肚子里。瞒!瞒!瞒!

据说,和了这首词后,唐婉不久便郁闷成疾而死。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唐婉患的是“四逆散症”啊。

《伤寒论》(第318条)中说:“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

四逆散的组成与用法为:甘草、枳实、柴胡、芍药。

上四味,各十分,捣筛,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咳者,加五味子、干姜各五分,并主下利。悸者,加桂枝五分。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五分。腹中痛者,加附子一枚,炮令坼。泄利下重者,先以水五升,煮薤白三升,煮取三升,去滓,以散三方寸匕,内汤中,煮取一升半,分温再服。其功效为疏肝解郁。

你说现代社会谁没有心理压力?只要有心理压力,就可能焦虑,焦虑了气就走不顺,气不顺就逆。逆了会怎么样?四肢

冷、肠胃功能不舒服,身体的微循环就出问题。这就是典型的四逆散体质了。

四逆散体质不一定是阳虚,而很可能是阳气郁结了。实际上就是心理压力在身体上的反应。总感觉紧张,总是焦虑,总是缺乏安全感。张令韶说:“凡少阴四逆,俱属阳气虚寒,然亦有阳气内郁,不得外达而四逆者,又宜四逆散主之。枳实形圆臭香,胃家之宣品也,所以宣通胃络;芍药疏泄经络之血脉;甘草调中;柴胡启发阳气而外达,阳气通,而四肢温矣。”

别看四逆散就四味药,但是,调气开郁,那可是咱们的祖方。有关气阻的诸多疾病,只要是气机郁滞症,都可以此为基础方加味。血瘀者加活血药,如血府逐瘀汤;脾虚者加健脾药,如逍

遥散;夹热者再加丹皮、炒栀子,如丹栀逍遥散;夹血虚者加熟地,如黑逍遥散;气郁重者再加利气药,如柴胡疏肝散等等。

人们常说,女人属血,其实真正行血,应该先行气。因为,气为血之帅,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滞。妇科多气病,四逆散大有用武之地,在妇科中运用的机会很多。

半夏厚朴汤(半夏、生姜、苏叶、茯苓、厚朴)也是治疗感觉异常的焦虑病,不过,半夏厚朴汤症表现出来不是四肢逆冷,而是总感觉喉咙里面有块烤肉,其实没有;感觉自己有颈椎病,其实没有。半夏厚朴汤合四逆散,就叫八味解郁汤。

中医有个概念叫“积聚”。积聚分为:气积、血积、食积、酒积、痰积、肉积、水积、乳积……这些积滞犯于经络则经络湮瘀,犯于血脉则血脉阻塞,犯于五脏则五脏受累,犯于筋骨则筋骨获殃。究其积聚的成因,中医认为有外因和内因两大因素。所谓外因,中医认为是“风、寒、暑、湿、燥、火”等外邪的侵害。所谓内因则是不按时吃饭、睡不着等不良生活习惯造成营养物质不能消耗利用而积存体内,或因情志抑郁造成阴阳代谢失衡、有毒物质和惰性物质不能及时排泄而滞留体内,这就是造成积聚的主要原因。

唐琬这个时候肯定有“气积、血积”了,气血流通不畅了。《素问·宝命全形论》有云:“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天地自然之中,天气下降,地气上升,阴阳交合,万物滋生。老子在《道德经》中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老子认为构成世界的原初物质是形而上者的“道”。宋钘、尹文将这种原初物质称之为“气”。《黄帝内经》受这些学说的影响,也认为“气”是宇宙万物的本原,“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在天地未形成之先便有了气,充满太虚而运行不止,然后才生成宇宙万物。在宇宙形成之先,就是太虚。《红楼梦》开篇描写了太虚幻境。太虚之中充满着本元之气,这些气便是天地万物化生的开始。由于气的运动,从此便有了星河、七曜,有了阴阳寒暑,有了万物。总之,人有三宝,那就是:精、气、神。

《素问·腹中论》说:“帝曰: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肢清,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为何?何以得之?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时,有所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伤肝,故月事衰少不来也。帝曰:治之奈何?复以何术?岐伯曰:以四乌鲗骨,一藘茹,二物并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为后饭,饮以鲍鱼汁,利肠中及伤肝也”。

血枯,即精血枯竭,月经闭止不来的病证。其成因,和气耗散有很大关系。肝主藏血,肾主藏精,肺主气。血亡精竭气耗,则肝、肾、肺三脏俱伤,以致清气不升,浊气不降,气逆于上,则见胸胁胀满,甚则妨碍饮食,常闻到腥臊气味及鼻流清涕等症状,由于血不归经则唾血,气不荣于身则四肢清冷,气血两虚则头目眩晕,气血逆乱则时常大小便出血。《黄帝内经》中有一方:乌鲗骨藘茹丸,用来治疗女子的血枯经闭。也就是用乌鲗骨四分,藘茹一分,二药研末混合,以麻雀卵和丸,如小豆大。每次饭前服五丸,鲍鱼汤送下,取其通利肠中和补益肝脏。

《素问·评热病论》说:“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不来也”、“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

《本草纲目》引李东垣的话说:附子可“治经闭”,也可以加上鸡内金。鸡内金味甘,性平,主要用于消食化积,《医学衷中参西录》称其为“善化瘀血,即能催月信速于下行也”。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从这些发狂的字眼中来看,唐琬的精神上也出了问题,瘀血导致精神极度郁闷,郁闷又导致发狂。这个时候,唐琬又像是“抵当汤症”了。

胡希恕先生曾经用抵当汤加芒硝通经,治愈精神病。他说: “‘妇人经水不利下,抵当汤主之。’(《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第14条)这个‘不利下’不是指月经不调,这是指经闭,经闭不利下,用其他的药月经也不下。这在临床上也常有,最近我在临床上遇到一个精神病患者,她的月经就是吃抵当汤才下的,我给她用了抵当汤以后,她的经血中有挺大一块血块,现在她的这个精神病大致是好了。她以前拿斧子砍人,在精神病院治疗过很长时间,现在这个人挺好。之前我用其他的祛瘀药都不行,她的月经就是不来,这个抵当汤是真有力量,我用这个方子,但是加了芒硝,因为她的大便特别干,人也癫狂。”

《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说:“精神病由于瘀血者颇多,余以本方(桃核承气汤)或桂枝茯苓丸与大柴胡汤合方,治愈者多矣”、“本方证(抵当汤)与桃核承气汤证相较,则彼轻而此重,桃核承气汤证其人如狂,而本方证则其人发狂”。《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也说:“喜忘与狂均属神经症,以是可知,诸神经症,多有瘀血为患,临床常用祛瘀药而治愈。由此也悟出,疯狂、癫痫等脑系病变,用祛瘀法治疗是有效的方法之一。”

当然,一个人在精神方面患上严重的疾病,有时候,吃药也无济于事。中医古籍《医方考》中称:“情志过极,非药可医”。

俗话说的好,解铃还需系铃人,心病还得心药医。

四逆散

“沈园题词”成了陆游与唐琬永远的痛

陆游与唐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