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音乐是生命的良药,也是退敌的兵器。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前面我讲那个朋友的故事,属于治愈系。在父子迷茫时,一首《大学问》让他们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那个朋友和他的孩子都不熟悉谭盾。

谭盾曾经用《金木水火土》演绎“活着的音乐”。2012年9月3日,谭盾对《新闻晚报》的记者说:“‘金木水火土’从中国人的角度来说是一个五行,金木水火土、东西南北中、宫商角征羽。从西方的角度来说,我这次做的是一种物质音乐,也就是说物质的音乐和物质的视觉,或者说是活着的生命、活着的视觉和声音。”

谭盾解释,《金木水火土》的创作动机源于2008年的汶川地震。当初他已做好了去羌族采风的准备,但就在他行将出发前,地震发生了,采风地的相关资料和见证人俱毁,他突然感受到生命的无常。后来在一次森林伐木中,他看到了树木的年轮,联想到了生命的印记,随即以此发想,创作了《金木水火土》。

从《金木水火土》的名字就知道,谭盾没有受过中医训练。在过去,跟师学习的徒弟,如果把“木火土金水”这个

顺序说成“金木水火土”的话,那是要挨板子的。这个属于中医的基本功,先说“木”,这是春天嘛。然后才是夏、秋、冬。这和大自然的节奏是一致的。

看古代的医书,其中有这么一个故事。说一个小孩子,中暑惊风,“气息奄奄,俨然就毙”,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奄奄一息、快不行了。请医生来看,什么办法都用了,无济于事。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把孩子放在野地。突然,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传来,震得地上的孩子翻了个身,大声哭喊。人们马上把小孩子扶起来,结果,这孩子自己能走路了。在场的人看了,不知所措,莫非雷声也能治病?原来呀,自然界的雷声,打开了孩子闭塞的心窍。

看来,自然界的音响确实具有康复治疗的功能。你倒是说说看,现在的城市,还有什么是让人不讨厌的?远离城市喧嚣,多听自然音乐,对身心健康确实大有好处。

中医里,五行的木、火、土、金、水,对应五音是角、征、宫、商、羽;对应五声是呼、笑、歌、哭、呻;对应五脏是肝、心、脾、肺、肾。

大家在历史教科书上都读过,阿摩利人打败了苏美尔人,建立古巴比伦王国。那个著名的“吉尔伽美什”史诗就是根据苏美尔人的传说整理出来的。吉尔伽美什逐渐变成了传说。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有个著名七日计数法,就是按照天上的木、火、土、金、水这五个星星,以及日、月来记载日期,“六天造万物一天休息”——希伯来人这说法的源头就是从七日计数法来的。

中国的五行学说,最早就和木、火、土、金、水这五个行星的运行有关。究竟什么叫五行呢?郝万山先生在他的《郝万山话中医》(郝万山 著 /人民卫生出版社 / 2017年3月)中这样说五行:五行指的是什么呢?教科书上说,中国古代认为构成宇宙和大自然的是木火土金水五种物质、五种元素、五种材料。整个大自然是通过这五种物质杂和而化生的,其实这个说法是对五行学说的误解。有个同学说他老家的一个中医特别懂五行,诊室的东墙挂木雕,西墙挂编钟,北墙放条案、条案放花筒、花筒里放了水,南墙放火炉,诊桌放中间放黄土。用五材装饰诊所不是五行。这是对五行的误解,把五行和五材混淆了。

我们普通人,甚至医学界的人对五行产生了误解,把五行和五材混淆起来了。那么到底什么是五行?五行,就是气的五种运动趋向,或者运动方式,或者运动方向。木代表气的展放运动。展放,就是气向四周运动,树木的根最喜欢向下伸展,树木的枝条最喜欢向上伸展。树木的生长特性代表着气的展放运动。火代表气的上升运动,火性炎上,火不是指燃烧的火焰,而是指上升运动。金代表气的内收运动,金属密度大,质量重,它象征着收敛,象征着密集。水代表气的下降运动,潜降运动,水是向下流的。土代表气升降出入的平衡,用土代表气的相对的平稳运动。因此,五行是代表五种气的状态。

为什么早晨要勤运动?为什么早上冲凉水澡有可能损害健康?为什么有人适合吃辛辣的食物,有人又适合吃酸味的食物?这些问题和五行有什么关系?

在中国古代,五行和五材的概念是同时存在的。《左传》说:“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大自然化育了木火土金水五种具体的材料,这是百姓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用的。怎么用呢?《尚书·大传》是这么说的:“水火者,百姓之所饮食也。金

木者,百姓之所兴作也。土者,万物之所资生。是为人用”。我们做饭要用到火水,我们耕作要用到金属和木材,盖房子时候,也要用金属和木材。土壤是化生万物的地方,这些都是我们日常生活所用到的。

行是什么意思呢?《说文解字》:“行,人之步趋也”。我们现在汉语也经常用人行道、自行车、步行街,运行、行进仍然是这个意思。五行,是指自然界气的五种运动趋向,或者运动方式,或者运动方向。在《黄帝内经》里五行=五气=五运=五常。“五气运行,各终期日”就是气的五种不同的运行方向。

“五运更治,上应天期”更是交替,气的五种运动方式,交替支配自然界一切生命活动。每种气支配多少天呢?上应天期,这也是有固定天数的。大家可能要想了,这些说的都没有说是木火土金水啊。我们再看一篇文章,“五常之气,太过不及,金木水火土运行之数,寒暑燥湿风,临御之化,则天道可见”。五种常规的气的运动,可以太过头,也可以不足,金木水火土运行之数,各自运行的天数,寒暑燥湿风,他们“值班”的时间,就是气候的变化,这是什么呢?和天道有关,这是大自然的规律。这句话清楚地告诉我们,木火土金水五行,就是五气、五运、五常,就是气的运动趋向,根本不是五种物质、材料或元素。五行木火土金水,分别代表着什么样的运动状态、运动趋向呢?《黄帝内经》云:“非出入,则无以生、长、状、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大自然之所以有各种事物的生长化收藏的生命节律、生长壮老已的生命过程,是因为自然界有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同样,任何生命体的体内都存在着气的升降出入运动,没有了升降出入运动,这个生物就不存在了。有了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就有了植物的生长化收藏,以及动物的生长壮老已的生命过程。我们看另外一句话:“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大自然有四时就是春夏秋冬四季,就有了五行了,这才有生命生长化收藏节律,才使气候有了寒暑燥湿风的变化。因此,五行就是指气的升降出入的运动。我们再看另外一句话:“天地升降,不失其宜,五运宣行,勿乖其政”。也就是五运宣行和天地升降相对照,就是告诉大家天地升降就是五运宣行。

顺应五行的规律,就是顺应自然规律,就是一种养生。《庄子》养生主篇,讲了“庖丁解牛”的故事。说一位姓丁的厨师替文惠君宰牛,“技进乎道”。丁厨师一把刀用了19年,刀刃依然锋利,别的厨师一把刀用一个月、一年,就换了。他为什么用了19年?这是因为他顺从牛的结构,不去硬碰那个牛骨,所以他游刃有余,他省劲。一个人也是这样,顺应五行的规律,活着是不是很省劲啊?想活得久一点,就别去硬碰硬。即使碰赢了,也是两败俱伤,对不对?这道理并不高深,可是,现在却是百姓“日用而不知”。就说“减肥”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减肥”成了很有优越的词汇。现在网络有个流行词叫:“心诚则零”。故意把“心诚则灵”说成“心诚则零”,这是减肥妹的调侃,也是心理安慰。她们的理论是:可乐既然热量高,那我就在里面放冰块,然后热量就被抵消了。炸鸡腿中的鸡腿,是鸡用来跑步的,所以吃了等于健身。“肥宅快乐食物”尽管吃,热量等于零。这种说法,都属于闲扯,不能当真的。现在那么热,你还喝可乐放冰块,不怕寒了心伤了胃啊。你以为你的体质和西方人一样吗?什么叫“天人相应”、“天地人合一”?就是说,中国古代的哲学把人看成是天地自然之子,人的生命活动和世间万物的变化,都是相互关联、相互呼应、相和相随的,此所谓天布五行(木、火、土、金、水),生五音(角、征、宫、商、羽);地有五季(春、夏、长夏、秋、冬),育五化(生、长、化、收、藏);人有五脏(肝、心、脾、肺、肾),生五志(怒、喜、思、忧、恐)。天地五行、五音、五季、五化的变化,直接影响着世间万物的变化,从而导致人们的情绪、情志、心态和健康的变化。

大家看《三国演义》,在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中是这样描写的:忽然十余次飞马报到,说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望西城蜂拥而来。时孔明身边并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所引五千军已分一半先运粮草去了,只剩二千五百军在城中。众官听得这个消息,尽皆失色。孔明登城望之,果然尘土冲天,魏兵分两路望西城杀来。孔明传令,教将旌旗尽皆藏屋,诸将各守城铺,如有妄行出入,及高声言语者,立斩;大开四门,每一门上用二十军士,扮作百姓,洒扫街道,如魏兵到时,不可擅动。吾自有计。孔

明乃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

却说司马懿前军哨到城下,见了如此模样,皆不敢进,急报与司马懿。懿笑而不信,遂止三军,自飞马远远望之。果见孔明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持尘尾。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旁若无人。懿看毕大疑,便到中军,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而退……

诸葛亮因为错用马谡而丢失街亭。这个时候,司马懿率领15万大军已经兵临城下。诸葛亮已经无兵可用了,仅有的5千士兵有一半被派去运粮了,怎么办呢?诸葛亮只是“大惊”,并没有乱了心神。这是将帅风度,临危不乱。他沉住气,有条不紊地安排若干件事,大开城门,叫几个士兵装扮成清洁工,自己则走上高台,摆出空城计:焚香操琴。

请注意,这个时候正是建安六年夏五月,炎热的夏季,诸葛亮“乃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头上,凭栏而坐,焚香操琴”。披鹤氅,戴纶巾,这是要和天接通,装出施法的样子来。操琴就操琴,为什么还要焚香?这是因为火有灵性,可以通天。这是“布阵法”,用焚香的烟传给

天神,而且,诸葛亮是操琴,不是弹琴。操琴是用气的,加了自己多年修炼的气功。他就是用这个气功,加到琴曲里面,让司马懿一听就能乱了心神,搅乱对方主帅的军心。至于琴曲是《十面埋伏》还是诸葛亮自创的《卧龙吟》之类,书中没有写。

司马懿年轻时就崇拜诸葛孔明,甚至曾在家中绘他的画像。征孟达,司马懿中了诸葛亮的调虎离山计,更加折服孔明,甚至说“孔明能以我为敌,是对我最大的尊重”。

面对孔明在高台上操琴,司马懿和他的儿子有如下对话:这铮铮之音,如惊涛拍岸,风卷残云,指端似有雄兵百万。

其子:父亲,我怎么就听不出来。

司马懿:你听,如山涧小溪,清澈见底。非心旷神怡者不能为之,诸葛亮定是胸有成竹!

其子:父亲,几根琴弦,岂能如此传神?!

司马懿:心乱则音燥,心静则音纯;心慌则音误,心泰则音清。听诸葛亮弹琴,如观其肺腑也。我能为诸葛亮之音,不胜荣幸。传我将令,后队改前队,兵退北山。

其子:父亲,何故退兵?

司马懿:你不知诸葛向来用兵谨慎,不曾弄险,如今城门大开,不见兵将,城中必有埋伏,再者,诸葛亮琴声又含杀机,我兵若进城,必中其计。

孔明悠然操琴,智退司马懿十万兵马。

孔明古琴独奏,悠然如水,泰然自若,令人佩服。司马懿凝神细听,赞其琴音“如山涧小溪,清澈见底”。忽然,古琴音一转,司马懿说,不好,琴声暗含杀机,以为此必为孔明诱敌之计。孔明亦越来越紧张,汗涔涔而下,但仍面色平静。突然,弦断,那一瞬,曲子恰好在一个鼓点上戛然而止。

这里有一个重要细节:诸葛亮操琴时,令司马懿的心脏不舒服。司马懿说:“不知怎的,我听到这琴声就难受。赶快退兵。”你看,古琴作为中国音乐文化的典型代表,在古代还是“神兵利器、灵丹妙药”。

司马懿的15万大军,就这样给“忽悠”退了。所以,音乐是生命的良药,也是退敌的兵器。

比空城计更玄乎的,是吹箫,竟然吹散了一支部队。

一管洞箫散楚兵,你能相信吗?没错,汉代开国功臣张

良(字子房)就是用吹箫散楚兵的。当时汉军将项羽围困于彭城九里山下。张良当夜登上鸡鸣山,命士兵做了一只特大的风筝,悬挂上箩筐,筐中坐一士兵,手持梅花笛,吹奏楚歌,其调哀怨悲凉,引动楚兵思乡之情。“不战而屈人之兵”,子房吹箫引唱四面楚歌,那悠扬的乐音胜过厮杀的声威,楚兵斗志瓦解,军心涣散,纷纷逃亡,不战自溃,致使楚霸王项羽兵败乌江,自刎。明代沈采将这段传说写进了《千金记》里,被围困的楚兵唱道:“听楚歌叫人悲伤,思亲泪汪汪,品梅花铁笛断人肠……我和伊把铁衣卸却早还乡,早离了战场”。

汉朝建立,刘邦说:“我得力于三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不如张良;镇守国家,安抚百姓,我不如萧何;率百万之兵,战必胜,攻必取,我不如韩信。三位皆人杰,我能用之,所以取得天下”。刘邦尊崇张良为三杰之首。论功行赏,就特别给予优惠,“使自择齐三万户”。齐,是黄河下游富饶地区。张良谦让,说是当初我在邳州起兵反秦,是到留城与陛下会合,得以重用的,感激知遇之恩,“臣愿封留足矣,不敢当三万户”。刘邦尊重他的想法,便赐张良留侯的封号。作为帝王的谋臣,他以“谋圣”的誉称,与文圣孔子、武圣关公和诗圣杜甫并驾齐驱。

留城在沛县附近,是诸侯中最小最不引人注目的一块封地,后被洪水淹没,沉沦微山湖底。正当功成名就、文臣武将封官进爵、享受荣华富贵之际,张良就“功成身退,愿弃人间事”,为彻底摆脱朝政,跟随赤松子云游四方,隐身匿迹。兴汉三杰命运各异:淮阴侯韩信以谋反罪名被杀,诛灭三族;相国萧何获罪下狱;唯独张良幸运,躲过劫难而善终。

张良凭借一支洞箫吹起哀怨的楚调,竟致楚军顷刻瓦解,一夜逃散,世界战争史上像这样以音乐为武器致敌崩溃的,极为罕见。成语“四面楚歌”也是从这里来的。由此可以看出,音乐的魅力之大,无法用语言形容。事实上,音乐是生命的良药,音乐对各种体质的人都有不同的影响。

国医大师、北京中医药大学王琦教授把人的体质分为九种,分别是:平和、阳虚、阴虚、痰湿、湿热、气郁、气虚、血瘀、特禀。其中比较健康的平和体质仅占32.75%,其他8种偏颇体质占到了67.25%。

2015年7月16日《中国中医药报》有篇文章,标题叫《中

医养生:9种体质可听音乐调理身体》(作者 边江红)说:古琴五音入五脏,可调理气血和脏腑阴阳平衡,明白自己的体质有针对性的多听相应的调理琴曲,对改善偏颇体质很有帮助。

气虚,泛指身体虚弱、面色苍白、呼吸短促、四肢乏力、头晕、动则汗出、语声低微等。包括元气、宗气、卫气的虚损,以及气的推动、温煦、防御、固摄和气化功能的减退,从而导致机体的某些功能活动低下或衰退,抗病能力下降等衰弱的现象。气虚体质的人适合多收听宫音、商音、征音。因为宫音入脾、商音入肺、征音入心。肺主气、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需要心脉的推动。可多收听古琴曲中的《流水》《阳春》《长清》《鹤鸣九皋》《文王操》等。

人体之气是人的生命运动的根本和动力。当气不能外达而结聚于内时,便形成气郁。中医认为,气郁多由忧郁烦闷、心情不舒畅所致。长期气郁会导致血循环不畅,严重影响健康。气郁体质的人可多听角音和征音。角音入肝,能疏肝理气;征音入心,振奋心阳。古琴曲有《渔歌》《高山》等。

阳虚指阳气虚衰的病理现象。阳虚体质特征和寒性体质接近,为阳气不足,有寒象,表现为疲倦怕冷、四肢冰冷、唇色苍白、少气懒言、嗜睡乏力,男性遗精,女性白带清稀、易腹泻、排尿次数频繁、尤其夜尿多、性欲衰退等。阳虚体质的人应该多听角音、征音,振奋阳气,增加人体活力。古琴曲《流水》《酒狂》《欸乃》等。

阴虚体质是指当脏腑功能失调时,易出现体内阴液不足,阴虚生内热的症候,常表现为形体消瘦,两颧潮红,手足心热,潮热盗汗,心烦易怒,口干,头发、皮肤干枯,舌干红、少苔,甚至光滑无苔,多因燥热之邪外侵、过食温燥之品、忧思过度、房事不节、久病之后而发病。阴虚体质的人可多听羽音、商音。羽音入肾,为水之下源,商音入肺为水之上源。羽调古琴曲有《乌夜啼》《稚朝飞》。商调式古琴曲有《长清》《鹤鸣九皋》《白雪》《潇湘水云》等。

湿有外湿和内湿的区分。外湿是由于气候潮湿或涉水淋雨或居室潮湿,使外来水湿入侵人体而引起;内湿是一种病理产物,常与消化功能有关。中医认为脾有运化水湿的功能,若体虚消化不良或暴饮暴食,吃过多油腻、甜食,脾就不能正常运化而使水湿内停;且脾虚的人也易招来外

湿的入侵,外湿也常困阻脾胃使湿从内生,所以两者是既独立又关联的。湿热体质的人可多听宫音、羽音,宫音入脾,健脾化湿;羽音入肾,滋阴清热,古琴曲有《山居秋暝》《忆故人》等。

痰湿体质是指当人体脏腑功能失调时,易引起气血津液运化失调,水湿停聚,聚湿成痰而成痰湿内蕴表现,常表现为体形肥胖,腹部肥满,胸闷,痰多,容易困倦,身重不爽,喜食肥甘醇酒,舌体胖大,舌苔白腻,多因寒湿侵袭、饮食不节、先天禀赋、年老久病、缺乏运动而发病,常随痰湿留滞部位不同而出现不同的症状。痰湿体质的人应当多听角音。古琴曲《阳春》《高山》等。这些曲子能提升阳气,使人情绪愉快,有益健康。

血瘀是指当人体脏腑功能失调时,易出现体内血液运行不畅或内出血不能消散而成瘀血内阻的体质,常表现面色晦暗、皮肤粗糙呈褐色、色素沉着,或有紫斑、口唇黯淡、舌质青紫,或有瘀点、脉细涩。多因七情不畅、寒冷侵袭、年老体虚、久病未愈等病因而发病,常随瘀血阻滞脏腑经络部位不同而出现不同的症状。血瘀体质的人应收听角音、征音,征音入心,心主血脉,其华在面,角音入肝,肝主疏泄。古琴曲《阳春》《高山》《山居吟》等。

特禀体质又称特禀型生理缺陷、过敏。特殊禀赋是指由于遗传因素和先天因素所造成的特殊状态的体质,主要包括过敏体质、遗传病体质、胎传体质等。特禀体质的人可多听宫音、商音。宫音入脾、商音入肺,脾主四肢肌肉,肺主皮毛,内外兼顾,提高机体的适应性,代表的古琴曲有《寒山僧侣》《关山月》等。

中国音乐疗法萌生于原始社会中的巫医治病。自唐宋以来,音乐疗法开始应用于临床。明清时期,音乐疗法得到进一步发展。1980年美国阿利桑那州立大学人文系副教授、美籍华裔音乐治疗专家刘邦瑞先生,于3月16日至6月27日在中央音乐学院进行了讲学活动,第一次将音乐治疗介绍到中国,开启了我国进入音乐治疗学的历史。

大家知道,现存最早的医学典籍、中医学的奠基之作《黄帝内经》对儒道两家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儒家强调积极入世、正面调控,主动探索解决引发消极情绪的事件,其情绪调节策略正是建立在问题中心应对的基础上。中庸思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