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板斧”风格——阿城小说中的短句运用

Mixed Accent - - 小说小评 -

孔庆东在分析阿城的《湖底》一文时认为阿城“在追求一种三板斧风格,把一切能砍掉的都砍掉,连血带肉加大筋,全不要,干干净净地剩了副铮铮铁骨,多么古朴、多么苍劲”,而这

种“三板斧”风格造就的短句,在阿城的《遍地风流》中也经常出现。

首先,我们来看看阿城小说中的短句的“三板斧”风格。例

如,《湖底》一文中的首句为:“后半夜,人来叫,都起了”。这句一共九个字,本来就已经很短了,再在这九个字中间插入两个逗号,把一句话再分割为三个字一截,像是被斧头砍过一样齐整,但齐整却又很自然。因为,日常生活中人们常用的就是这样的短句,简洁明了,在语境中并不需要再在“人来叫”之前加上什么人,也不需要在“都起了”之前交待是谁起了,这样的文字展现出来的风格就是如孔庆东先生所说的“铁骨铮铮”的干净。而在“彼时正年轻”一辑中也有类似的短句,比如《春梦》一文

中,作者写安直想王晓霞的事时用了八个字来总结,即“想来想去,不得要领”,以及“杂色”一辑中的《家具》中也写道:“过年前一个月,宰一头猪,也是拿到街上卖了”。《遍地风流》一书中的主体三辑中都有类似句子,并且数量不在少数,可见阿城在小说语言的使用上多用短句,和日常生活进行贴合。

这种短句的运用,使得阿城的小说语言呈现出一种干净利落的特征,而这种干净利落就像穿短打的劳动人民,是“接地气”的,是“俗”的,是无限趋近于世俗社会本身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