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俗风流——古汉语化和世俗化的融合

Mixed Accent - - 小说小评 -

王蒙评价阿城小说的语言时说:“美不胜收——口语化而不流俗,古典美而不迂腐,民族化而不过‘土’”,这三个短句就可以将阿城小说语言的融合性或者说矛盾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很多评论者说阿城的语言“古汉语化”,甚至法国评论家杜莱特在评价阿城小说的风格时说:“作者用一种近乎古汉语的语言代替了一种很口语化的语言”,阿城的小说语言在很多方面确乎是“近乎古汉语”的。在第一部分,我们已经分析了阿城小说语言中大量使用的短句,而短句的使用也造成了阿城小说语言中对于句子成分的省略,最为常见的是对于主语的省略,这一特点在《雪山》一文中体现得非常明显。我们读完《雪山》之后,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这里面有一位主人公在不停地行走、活动以及思考,但在整篇的七百多字中,没有一个“我”、“他”或者人名来做主语,而句子成分的省略在现代汉语中是不符合语法规范的。纵观中国汉语史,只有古汉语才存在这种特殊的语法现象,这也是阿城小说语言古汉语化的体现。但即便是在《雪山》这一古汉语化的典型文本中,我们也能看到阿城小说世俗化的倾向,比如“真的觉到塑料布在脸上,急忙扯开”一句,扯开塑料布这一动作并未被加以修饰,是对日常动作的摹写,

展现出世俗化的特征。阿城在小说的文字中融入世俗的描述对象,同时也在《雪山》古雅的意境中引入了日常的物品,这种世俗化和古汉语化同时呈现在一篇小说中,形成了阿城小说雅俗融合的特色。

本人再说到上文已经提到过的《湖底》一文,《湖底》的开头一句就最能体现阿城小说语言的古汉语化,“后半夜,人来叫,都起了”,既是短句,也省略了主语。但小说再往下走,就能看到穿插于短句中的各类方言词:“妈的”、“婆娘”、“老子”、“奶奶的”等等,同时,阿城在叙述性的语句中也以多用儿化音、叠字等方法来和人物语言风格进行统一,展现出整体语言风格上的世俗化。

这种古汉语化和世俗化的融合,让阿城借由小说的语言风格呈现出一种文学和世俗无限接近的创作态度,阿城的小说也是一种看似矛盾却无比和谐的文学形式。这种语言风格的价值并不仅仅体现在阿城的小说创作上,可以说,阿城对于世俗语言的挖掘和使用,是真正地着眼于平凡人物,真正地描绘普通人的生活。这种对语言的处理方式,使得民间的世俗生活能够真正进入到文学创作中去,使文学不是一味地超出现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