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主义批判精神的镜像呈现与表达

Mixed Accent - - 流光飞影 -

导演文牧野非常善于驾驭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2009执导《石头》,2010执导《金兰桂芹》,2012年执导《BATTLE》, 2014执导《安魂曲》,这些电影都关注底层民众的生活状态,困境中挣扎求生的个体,成为文牧野主要拍摄的题材。《我不是药神》的镜像呈现仍然延续文牧野一以贯之的风格。影片以平视的拍摄视角,定位在上有老下有小、依靠卖男子壮阳药为生的小店主程勇身上,经济的拮据与困窘,让这个小男人苦不堪言,店面凌乱,空间狭窄逼仄,摇动摆晃的跟镜头传达出程勇在生活面前早已雄风不在。老父面临无钱住院的窘境,自己店面拖欠了几个月的房租还没有着落,靠卖壮阳药也没有办法满足妻子的各种需求,前妻以经济为名争取孩子抚养权,“一地鸡毛”的程勇陷入生活艰难的漩涡,利用渠道之便争取获得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中国代理权,成为铤而走险的无奈之举,故事情节的推进也由此展开。

影片为了标识特殊的患者群体,导演让他们都戴上白色或蓝色口罩,加上他们穿的深色衣服,我们能够从外形上感到他们生存处境的艰难与无处言说的苦痛,也能触碰到口罩后面疑惑、慌张甚至绝望的眼神。导演用这一特殊符号,精准地呈现出同一个社会环境中,特殊的病症群体难以想象的生活状态。镜像对他们采用独特的处理方式,尽管有些夸张,但是仍然让我们感到真实可信。“口罩”这一符号既象征了患者们卑微的地位和处境,在医患关系和国家医疗体制中没有任何话语权,也象征了他们为了活下去不得不采用政策允许以外的途径获得药品求生,即使不被认可也得无奈为之,否则,他们只能等死。影片结尾处,近景是坐在警车里的程勇,背景渐渐虚化的是戴着口罩的患者群体在送行;然后导演用横移镜头展示这个群体纷纷摘下口罩,集体发声,表达对“药侠”程勇的支援,用生命的尊严捍卫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成为影片传达人间正能量的泪点。

剧中人彭浩也就是黄毛,人物造型设计比较独特。他的黄毛成为典型特征,狗一样的毛发里藏着狗一样执着而倔强的性格,对一切充满敌意、略带凶狠的眼神,表明他是被家人与自己遗弃的流浪者,游走在社会边缘。当他被认可、剔去了黄毛、准备回家寻找归属的时候,也就完成了剧中这个人物本应该承担的叛逆功能。正如饰演者章宇说:“我把彭浩理解成流浪的野狗,在大城市的将死之人。程勇组的团队就是家,把他收养了。

为保护家人他可以牺牲一切”。

影片对于镜像的运用成熟而谨慎,准确地传达创作者思想。例如,表现程勇赴印度取药的片段中,印度也正在流行瘟疫,镜头用特写来表现,程勇用手绢在街头捂住口,看到被搬运祈福的神像。远景中,人们在烟雾弥漫中抬着神像企求平安。这尊提着人头的神像,是印度教女神迦梨,因为有了献祭,迦梨才会去消灭魔鬼。她手中的人头,来自于人类的献祭,寓意着牺牲。镜头推程勇的近景特写,其实蕴含着导演把程勇塑造成为患者代购廉价药品,不惜自己安全,铤而走险的个人英雄主义者,影射程勇身上特有的神性光辉,肯定了程勇心存拯救生命的大义。

总之,影片《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充满想象力、颇具批判精神的现实主义作品。它冷静地审视当代中国社会的痼疾,用成熟的镜像语言呈现现实中小人物生存的艰难,窥视那些游走在生命边缘的个体奋力的挣扎与无助的哭喊。影片带给观众些许亮色,但带给观众更多的,还是对当下人们生存价值与生命意义的深刻思考。wy美编赫赫 编辑闫莉2785167984@qq.com 作者单位:河北经贸大学论文属于河北文学艺术科学规划重点项目“大运河(河北段)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策略研究”课题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HB17ZD008。

电影《我不是药神》虽然是一部现实主义风格的影片,但充满了隐喻,例如“印度取药”一段,就暗含着牺牲救赎的主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