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宗白华《流云小诗》的“冲淡”美

Mixed Accent - - 诗意思说 - 文/曹祎琰

摘要:本文通过对《二十四诗品》中“冲淡”的阐释,分析论述《流云小诗》“冲淡”美的具体表现和成因以及其在当代社会的价值。通过分析发觉在《流云小诗》的写景和抒情小诗中,“冲淡”美得到淋漓尽致地展现。《流云小诗》的“冲淡”美来源于诗人宗白华对于“冲淡”这一古典美学的继承和他对诗歌独特的审美追求,最终得出《流云小诗》的“冲淡”美使其区别于其他诗人的小诗,具有独特的美学特征,呈现出独特的艺术风貌,在当代社会仍然极具审美价值的结论。

关键词:宗白华《流云小诗》;冲淡美;天人合一

在中国现代新诗史上,小诗以浅显易懂、富有哲理著称,抒写诗人瞬间的灵感,如璞玉般晶莹透亮,诗风大多清新自然,如同一股清风吹向了诗坛,在年轻群体中一时引起轰动。宗白华的《流云小诗》无疑是小诗中的优秀代表。诗人通过小诗表达了对宇宙、生命的看法,意味隽永、富含哲理。《流云小诗》的这一特点被大家普遍认为和接受,但是细读《流云小诗》则会发现它在某些方面与古代文论《二十四诗品》中的“冲淡”美暗合。“冲淡”美虽然是针对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风格提出的审美范式,但是不可否认,它与现代小诗《流云小诗》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何为“冲淡”,司空图在《二十四诗品》中写道:“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阅音修篁,美曰载归。遇之匪深,即之愈稀,脱有形似,握手已违”[1]。其中前四句是对诗人创作心态的阐释,“素处以默,妙机其微”

是说诗人以恬淡、静默的心境创作诗歌,以纯净的心态感悟体察宇宙。“饮之太和,独鹤与飞”是说创作主体应吸收天地浩然之气,独立于尘世之外而心中自有一番天地。总而言之,这四句诗阐释了具有“冲淡”美的诗歌的创作主体心态,诗人应保持恬淡自然、超然物外,不沾染凡尘世俗之气但是天人合一的精神状态,淡然而不淡漠,静默而不冷漠,对于天地万物及人生百态有着极强的感知力。只有秉持着这样的创作状态,才能创作出具有“冲淡”美的诗歌,这也正是《流云小诗》具有“冲淡”美的主要原因。而“犹之蕙风,荏苒在衣,阅音修篁,美曰载归”这四句诗描绘了“冲淡”的诗境,清风吹拂着衣衫,漫步在幽静的竹林聆听自然的乐音,感受人与自然的融合。寥寥数语便通过清幽的自然景象和人物行动描绘了静谧幽寂、恬静优柔、空灵明秀、淡然疏朗与自然合一的“冲淡”的诗境,最终达到“遇之匪深,即之愈稀,脱有形似,握手已违”与自然合一的境界。而

《流云小诗》中对大自然的描绘以及对宇宙、生命的思考无一不流露出如清风拂面般的恬静淡然。《流云小诗》以哲理小诗闻名于世,其哲理深切而不枯燥,深沉而不厚重,在我看来,主要原因在于这部诗集在蕴含哲思的基础上具有“冲淡”之美。

《流云小诗》的小诗大致可分为两类,写景和抒情。而在写景的小诗中无疑将“冲淡”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例如在《月夜海上》中写道:“月天如镜/照着海平如镜/四面天海的镜光/映着寸心如镜”[3]。这首诗以“月夜海上”为主题,运用比喻的修辞,由月写到海再写到人心,虽然短小精悍但却意味隽永,透露出浅切的哲理,全诗塑造了静谧安详、冲淡平和的氛围,使读者的心情感到平静。在《夜》中写道:“一时间/觉得我的微躯/是一颗小星/莹然万星里/随着星流/一会儿/又觉着我的心/是一张明镜/宇宙的万星/在里面灿着”[3]。诗人将自己置身于自然和宇宙之中,通过夜晚的星空表达出自己对生命和宇宙的思考,达到了物我两忘、与宇宙自然合而为一的境界,这样的诗境不正是“冲淡”之美的体现吗?《断句》中“心中的宇宙/明月镜中的山河影”[3]寥寥两句就将人心、自然与宇宙联系到一起,诗人用蒙太奇的手法,通过镜头的转换传达出深切的哲思,但又给人一种“犹之蕙风,荏苒在衣”的空灵飘逸之感,以至于哲思深沉而不厚重,诗歌的“冲淡”之美反而平添了恬淡自然之感。《流云小诗》中有很多首《无题》,其中一首写道:“城市的声/渐渐歇了/湖上的光/远远黑了/灯儿息了/心儿寂了/满天的繁星/缤纷灿着/听呀/听他们要奏宇宙的音乐了”[3]。这是一首纯粹的写景诗,诗人抓住刹那间的灵感写出一个特定时间的景象,虽然哲理意味淡了一些,但是恬淡平和、静谧清幽的诗境犹如夏夜的清风,吹走浮躁烦杂之气。从《流云小诗》中诸多写景诗可见,诗人将自己置身于天地万物之中,达到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状态,营造出恬淡自然、静谧幽寂、空灵恬静的诗境,而这也恰恰是“冲淡”之美的体现。正是因为《流云》中蕴含的“冲淡”美,小诗中即使暗含着深切的哲理也不晦涩难懂,深重而不厚重,反而亲切平易,如淙淙流水般涤荡着人们的心灵。

除了写景的小诗,宗白华抒情小诗同样在《流云小诗》中占了很大的比重。诗人自述其写诗的心情总是“无限凄凉之感里,夹着无限热爱之感”,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相互交融。“无限凄凉之感”变得平和、恬静,“无限热爱之感”不断被稀释,变得低回婉转,在两种极端情绪的交融下,最终小诗抒发的情感偏于冷静地克制而不是热烈地爆发,是一种“冷色调”

的抒情。不过,通过这样的抒情方式抒发的情感并不是冰冷而

没有温度的,反而经过诗人自身冷静的净化,使得原本炙热浓烈的情感呈现出恬静平和、淡然悠扬的特点。这一点恰恰与“冲淡”美的审美要求相符合,因此宗白华抒情小诗具有“冲淡”之美。在《解脱》一诗中,前两句“心中一段最后的幽凉/几时才能解脱呢”[3],营造了一种悲切凄凉的氛围,但在接下来写道:“银河的月/照我楼上/笛声远远吹来/月的幽凉/心的幽凉/同化入宇宙的幽凉了”[3],悲凉凄切之感回暖,一切悲凄苦闷都沉入了深不见底的宇宙,诗人由此得到“解脱”,诗的开头流露出的悲凉之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恬淡、平和的心情。在《东海滨》一诗中,诗的前半段“今夜明月的流光/映在我的心花上/我悄立海天/仰听星天的清响”[3],营造了一种静谧安详的氛围;后半段“一朵孤花在我身旁睡了/我挹着她梦里的芬芳/啊/梦呀/梦呀/明月的梦呀/她在寻梦里的情人/我有念月下的故乡”[3],举重若轻地写出了诗人的思乡之情。一般情况下,大多数诗人描写思乡之情都是沉闷的、厚重的,但《东海滨》这首诗将诗人对家乡浓浓的思念寓于静谧的夜色与月色之中,将厚重深切的思乡之情“轻描淡写”地表现出来,写得轻松自然但却意味隽永、余韵悠长。在《流云小诗》的众多抒情诗中,有两首清丽的情诗《海上寄秀妹》和《无题》,其中《海上寄秀妹》写道:“星河流日夜/海水永潮汐/晓得么/孤舟之上/每晚梦中的你”[3],与其他的情诗表达炽热的情感不同的是,诗人将炽热的情感进行冷色调的处理,情感也是冷静而克制的,冷静的情感表达中流淌着脉脉的情意,不过情感虽然冷静但不冷漠,平稳但不平淡,清淡而不寡淡,具有“冲淡”之美。另一首情诗《无题》写道: “那含羞伏案时/回眸的一粲/永远地系住了我/横流四海的放心”[3]。这首小诗虽然篇幅短小精悍,但抒情的力量却没有因此而减弱,仅仅四句就简洁明快地抒发了诗人的情意。纵观《流云小诗》的抒情小诗,传达出的情感恬淡自然而不浓烈炽热,清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