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电影界,姜文是个特别的存在

Mixed Accent - - 流光飞影 -

自从20世纪初电影艺术传入中国,中国电影至今已走过百年发展历程。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被称为中国电影的第一个黄金时代,当时,以谢晋为代表的第三代导演如日中天,以陈凯歌、张艺谋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崛起,中国电影作品在国际上获奖不断,国际影响力空前剧增。而后的一些年里,电影市场萎靡,经营惨淡,国产电影趋于沉寂。

中国电影的第二个黄金时代于2010年后强势开启。当年票房即破百亿元。2017年达550亿元(其中51部电影票房过亿元),7年增长了5倍。2018年2月更是单月突破百亿元。未来3至5年,中国电影票房冲破千亿元大关几无悬念,很快有望超过北美市场。

庞大的需求,巨大的市场,快速的升级,中国电影观众的观影热情大大促进了中国电影产业的科技进步,同时也激励着每一位电影导演长江后浪推前浪。第五代的陈凯歌、张艺谋壮心不已,第六代的贾樟柯、陆川、宁浩、徐峥何遑多让,第七代甚至第八代也已阔步走上前台,大有一代新人换旧人之势。

当年,张艺谋以《红高粱》红遍世界,陈凯歌以《霸王别姬》

享誉国际。近年来此二人宝刀未老,力犹未竭,然而暮气已滋生,君不见《长城》陷于游戏打怪,《妖猫传》显得不伦不类,已经看不出姓张还是姓陈的了。

出道于第五代稍后时段的冯小刚,以名演葛优为号召,以市侩幽默为元素,以都市贺岁片为主打,《非诚勿扰》上映后被吹捧得满地繁华,冯氏喜剧的江湖地位得以稳固,冯小刚也因此挣

得有头有脸。其后的第六代导演,贾樟柯、陆川偏爱文艺片,宁浩、徐峥热衷于荒诞喜剧,而且成绩斐然,在电影碗里挖走了一大杯羹。

而姜文呢,置身于第五代与第六代之间,上世纪90年代凭借自传体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博得名导席位,弹指一挥间20余年矣,其导演作品即便有一部算一部,也难免荒芜得屈指可数。

然而姜文电影自有其特别的价值存在。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民国三部曲”,姜文的电影有现实,有历史,有正经,有荒诞,数量不多,不好归类,赏之者大赞其美,谬之者不屑一顾,但姜文自称“很讲究”,很爱护自己的羽毛,绝不以烂片、俗片示人。否则,大概他也不会秉持四年一部的拍片节奏。

姜文电影的特别,首先在于他想象奇特,构思宏大。换句话说,姜文的电影才华丰富饱满,有如旭日破晓终将喷薄而出。青春荡漾的“马小军”,豪气干云的“张麻子”,铤而走险的“马走日”,运筹帷幄的“蓝青峰”,其人其事,那山那水,不同时代各色人等,千种思绪万种想象,“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都在年轻的“姜大哥”或中年的“姜大叔”高清晰度的镜头前一一露出真容。

姜文电影的特别更在于他一如既往地坚持自我。一个人发现自己的特质比较容易,而坚持自己的特色却甚为艰难。这不但取决于个人的高度自觉,还需要随时随地与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进行搏斗,有时或许是你死我活的搏斗。姜文电影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定下存在的基调,其后20年的风格和气质几乎没有变过。说实话,姜文现在也不年轻了,可他年轻时打下的烙印

须臾不可更改。对他这种人来说,坚守一辈子心中的准则毫不奇怪,不坚持了才觉得奇怪。

电影是技术也是艺术,是创意也是创作,是作品也是商品,是造梦也是解梦。姜文深谙此道。他特立独行。他匠心独运。他与众不同。电影是他观察时代、阅读现实、发挥想象、描绘理想的幕布。他的作品,被称之为“作者电影”再恰当不过。说白了,在姜文的眼中和手中,电影已经变成了一种真正的道具,成为了姜文阅世的武器。在阅世的过程中,姜文反刍自我的独到理解,重新构思、创造、蝶变出一个个出世的银幕形象,可以说,这些人物,个个都带着他天赋的秉性和气质,个个都是凤毛麟角的另类,个个都是特立独行的存在,个个都承载着他拯救世道人心的崇高梦想。也正因为如此,那些高度认同姜文的电影艺术并坚持不离不弃的影迷们,愿意跟着他在他所创造的电影世界里一起痛痛快快地闹腾,酣畅淋漓地折腾,勇往直前地奔腾。而就在此时此刻,姜文电影才算最终完成了与观众的共鸣。

姜文电影虽然自有拥趸、自成一派,但在一般观众眼里恐怕还算不上所谓的“大片”。大片者,大导演、大明星、大投资、大票房、大众化是也。好莱坞大片总是强者思维,缉毒,惩凶,救难,打击恐怖主义,防范外星人入侵,拯救地球和人类,形象都是美国英雄。而中国大片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古装,玄幻,戏说,娱乐,从来不肯直面现实,而是一贯回避躲闪,这种现象,虽然与中国的文化和国情有关,但其中也隐含着不敢正视现实的弱者思维。

姜文的电影,导演和明星基本上是大的,投资和票房也基本上是大的,可是观众就很难说得上足够大。因为总有些人不敢直面现实,不喜欢动脑筋,而更愿意随大流,避谈道德理想,追求感官刺激,但愿个人安逸,浑浑噩噩足矣。

一个有独立性格的导演,可称之为作者电影的导演,就像姜文,身边必然聚集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家、音乐家、摄影家、美术家、表演家,当然还有精明的投资家和企业家。名导当家自然聚集,大片当家自动聚集,烂片当家所剩无几。善于整合资源的“大当家”,无门派之争,无门户之见,无圈子之虞,唯吸收包容,唯左右逢源,唯不拘一格,既不向资本低头,也不向观众谄媚,而是凭作品说话,能让观众从作品中看出作者的匠心来,方为经典、大片、大家。

屹立业界多年的事实证明,姜文电影的思想是成熟的,艺术是成功的,市场是欢迎的。虽然不一定部部都是经典,但至少保持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准,绝大多数国产影片还是难以望其项背的。

在《红高粱》中,姜文那犹如神来的表演,超越了塑造人物性格的简单层面,成为对生命的赞美,赞美那喷涌不尽的勃勃生机,赞美生命的自由和舒展。

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始,导演姜文就非常着重气氛的渲染,屋顶上因性萌动苦闷的少年不停地走动,大面积的过曝镜头让银幕上充斥着阳光的味道,男性荷尔蒙的满溢也自这部影片成为他标志性的电影符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