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学以古今,天地入吾庐

——学人、艺术家魏广君

Mixed Accent - - 画的絮语 - 文/尚新娇

戊戌溽暑,赴京访谈艺术家魏广君先生。中午按照魏先生发来的位置,打滴滴车来到他位于蓝靓厂一个小区的家中。“蓝靓”这个词有一种色彩美,似乎暗示了他与艺术之间的某种关联。进门给人很敞亮的感觉,客厅南北通透像大长廊,屋里的墙、榻、案皆摆满书画,这是他每天活动的道场。目光落在主人身上,是想像中的温文敦厚,在地板上跣足而行的他不无晋人余韵。感谢他的细心,早有消暑的芒果和西瓜在等我。早就耳闻魏先生在家乡的“传说”,所以并无陌生感。没曾想广君的爱妻身体不适抱恙在床,他不得不挽袖于庖厨。等菜上来,

妻嗔怪他菜炒咸了,而我则尝出了正宗豫味,那就是“厚味咸香”。饭毕,他又不得不收拾一番,甩着水珠从厨房出来,如孩子似的释放,笑曰“总算结束了”。我颇悔自己午间的出现搅扰了他自在的日常。

上世纪80年代,他的书法和篆刻为他带来不小的声名,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后取斋号“抟庐”。抟,圜也,以手圜之也,如抟沙为器。庄子《逍遥游》有“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抟有词语“抟风、抟空、抟翼、抟跃等,皆与飞翔升腾有关,而在这些动作过程中,会带有气流。中国画讲究气息、气韵,作品中无形的气息流动会根据画家的心绪和气力运转,根据画家的用笔节奏和方式形成自己的气场,所以取“抟庐”斋号意在于此。总之,我所理解的就是,他要把古今中外抟进去,像贪玩的孩子般,用天真之气、执著之志抟出一个面貌来,抟出一个自我来。

他名字中有个“君”,因而题识往往以“君”开头,内容读来尽为个人心性的流露,如“君少时即慕啸傲山林之士,梦想此生得一丘壑,结茅搭檐,看日月相掩,与草木相偎,听鸟啼泉鸣,喜眉梢挂露,此我优游之心志……”。盖其少时就向往过那种寄情林泉、散淡随性的生活,有这种想法的人明显带有艺术气质。这许是他长大后从事艺术的一个缘由吧。

但他又不是那种萧散柔弱、萎靡避世的文人,写出的诗句常有铿锵之音、断腕气概,如“君本一壮士,常拭匣中剑”、“宝剑值千金,曾将托生死,不知燕赵间,何日得知己。相期心愈烦,击筑我狂吟”。前句可闻“剑鸣”之音,而后一首则闻嘤鸣求友之号呼。

2003年,对他影响较深的画家李世南先生相告,“你是文人画家一格,应该到北京”。其时四顾茫然的他,生命中就有了仗剑赴京华这一战略转折,至今已整整15年了。现在看来,北上是不错的选择,是他必然要走的路。他说:“如果你在北京

呆上半年,肯定也不想回去了。”这应是他的切身感受。对于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来说,北京的诱惑力在于它的广阔、多元和包容。北京巨大的文化资源和文化空间,为艺术家提供了诸多机会、最大的可能性。这一点,弥足可贵。

客京的他立足八面来风,使他的艺术在整体上得到一个郁郁勃发的好时期,在众人眼中他是个异数,是个通才,在某方面或有春竹“一夜抽千尺”之感,此时的他如同运动场上的“全能”,可以跨栏,可以跳远,还可以跑马拉松,任何一项皆身手不凡,可以拿出来与赛者抗衡。当我在他家里观画,看篆刻、书法册页,又看到那幅数百字工细精酽的朱砂经文,这个想法自然地占据了我的脑海。不可否认,客京的背后一定掩藏了不少个人奋斗的风尘,诸如辛酸、孤独与疲惫,但这些都无痕地消融在他生活和艺术的年轮中。

“岂有以一专擅而成大家者?”大家者,其文、其书、其画皆可精擅,读了他的理论专著《抟庐论衡》一书,才知他对水墨画的研究之深之透,对美术史的源流洞悉于目,藏富于胸,几十万字的理论著述,对历代大家的披阅梳理,可谓精思潜沉,求善崇真,故能在绘画实践中辟出自己的蹊径。他踏实于足下,但思想却翔游在远处,一边勤恳于艺事,在传统文化的田畴砥砺;一边专注学术,搜寻学海珍贝。对于求知领域,他总是饥饿感极强,且有非凡的消化力和创造力。从诗歌到艺术,再到哲学,文化历史的领域没有边界,即使有边界他也怀着一颗自信满满跨越的野心。如今50岁的他不满足于美术学硕士学位,正在攻读哲学博士。这让他身边的人惊叹不已。唯有他内心懂得,他所寻求的乃是对艺术和生命的一种终极式的哲学理解。然后用这些哲学的方法论和世界观凝结成一道光束,返照到他的艺术上,试图唤醒、发现他身体里那些暗藏和沉睡的东西,藉此才能成为从创作到思想学术十分全面的学者

型艺术家。

一个人的作品会流露出他的器宇。陈师曾先生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这些诸般要素综合起来,才可衡量一个艺术家的艺术水准。他的忘年交山水画家杨振熙先生更是对他赞赏有加:“广君从艺做事从不惜力气。他是一个浸泡在艺术中的赤子,汲取一切艺术养分,化之于各门类,这从他对艺术的态度上就可看到。他之所以从河南到京城做到当下这个高度,和他做人也是分不开的”。美术史有“画如其人”之说,这是有道理的,也是中国画最基本的传统,谦冲自牧,持盈守虚,朴厚热忱,用在魏广君身上很是洽切,非虚誉也。

魏广君朱砂经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