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气干霄心到古——徐家康先生国画赏读

Mixed Accent - - 画的絮语 - 文/曾强

突然就看到一棵树。一棵黑白的古树。这棵树,枯瘦,筋劲,虬曲,几乎没有叶子,丫丫杈杈。树身弯曲而扭结,已然经历过太多的风霜雷电,雨打风吹,但似乎憋蓄着无限耐力;树干坚硬近枯,有的枝干断处虽已被撕裂成曲傲的丝,却依然有生命的气息在,叫人感觉酝酿着更劲健的张力,蕴含着更多的活泼的盎然生机。

荒树似太古,人心已郁勃。

虽然这只是黑白的树,然而,树身似乎早已溢出斑驳的层层叠叠的色彩,蕴藉着几乎随时可以冲破藩篱即将葱郁的绿;眼前虽然只是一棵树,但这树俨然并不孤单或者寂寞。这棵树,几

乎每一枝就是一树的葱茏,每一干就是一丛丛的茂密,一棵树就是一片远古的森林!这无疑是一棵“似而不似”已经超拔了物态具象的树,这是一棵没有丝毫被世俗污染的纯粹的树,这是一棵汲纳了中华文化精髓的精神之树。这树犹如一条沉潜苍莽的古龙,能够穿云入海,能够遨游九霄;这树也像长着“九万里”翅膀的鲲鹏,能够翻动扶摇,穿梭古今;这树更像是一幅远古岩壁上有些风化了的图腾,能给人以无限的希望,也能给人以澎湃的力量!由此,我不由得想起中华古老的文化典籍《易经》中的一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其实,这棵树,不是现实中的树,这是国画中的树。这幅表

现树的画,构图大开大阖,用笔简爽老辣,笔精墨妙,叫人“唯观神采,不见字(树)形”。

这树,是学者型画家徐家康先生笔下的树,这是大漠胡杨,这是危岩古松,这是何等潇洒何等淋漓何等神逸的笔墨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