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 外 求 印

Mixed Accent - - 诗书画意 -

如果我们从史的角度考察就不难发现,中国各种篆刻的造型,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历史形象的变迁,以篆刻这种特殊的艺术形式,突出展示了中国历史的更迭、文化融合及社会发展的完整过程。因此,篆刻在中国传统艺术中有着自己独特的话语体系。在篆刻求新、求变的历史发展脉络中,清代书法大家邓石如提出了“何处让冰斯(斯指李斯) ?”的诘问,重点强调“印从书出”。 这是他身体力行地在“钓雨耕烟、灌花酿酒”和经史子集里的书卷中培育出来的概括,也是对篆刻精神洗污去垢后的纯化。作为资深大学教授的唐春玉,熟读经典、深以为是。他的《永胜》、《沙如雪》和《和鸣》三方作品,在“方寸之间,寻丈之势”。篆刻章法讲求文字本身的疏密排列、对称平衡,印内文字排列的变化呼应、自然生动,整个印面的气韵流畅。尤其是《和鸣》一印,字体结构、外形变化较大,中心贯穿了中国画弧线的运用来组织结构,字面看似颠仆,实际上是强调了宾主、上下、呼应、虚实、疏密等形式美的规律。其间,上、中、下三处大胆的留白,给欣赏者平添了思维驰骋、遐思的空间。这些作品,使我们清晰看到了邓石如语境中“笔不到而意到”的范例。唐春玉的印外求印,还体现在他对刀和笔的辩证认识。他认为,篆刻中的刀法,是创造线条审美造型的必要手段,以

追求线条的变化和笔墨意趣为目

的。书法是挥笔运毫,以其柔,去追求笔力的遒劲和笔势的雄强,进而留下具有金石韵味的线条。而篆刻是以刀之锋利,来追求书法笔意下一种柔的韵味,也由此才形成了刀笔相加、天趣自然、风味隽永的灵动之美。唐春玉一度沉浸在唐诗、宋词的豪放和婉约中,探索中国人的情感和“士”的精神的当代表现,近期创作了一批以《留客住》《花心动》《散天花》《朝玉阶》《浣溪沙》等词牌名为题的系列作品,将词巧妙地融入到篆刻作品中,来展示篆刻文化的魅力。宋词词牌常见的有120多个,清代万树的《词规》共收录一千八百多个,实际上词牌的总量比这个数字还要多。如果春玉先生按照这个路线走下去,也许真的就会成为中国刻尽天下词牌的第一人。而作品中的金石风貌,则成为了中国诗词歌赋的另一种注解,进而直接、生动地反映出中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特质和相互诠释的东方美。

《和鸣》

《永胜》

《沙如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