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思考“上善若水”之二 :津液少了,血不足以养心, 所以恍惚心乱,所以伤心。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My Heart Will Go On》(我心永恒),这是《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那悠扬婉转而又凄美动人的旋律,总能让人想起大西洋上的那段爱情故事。

爱情,并未走远。重读《简·爱》,其实也是想等一等,放慢自己的脚步,回忆一些与爱情有关的人和事。

在那鲜花盛开的年龄,《简·爱》女主人公简和桑菲尔德庄园的主人罗切斯特,邂逅了。简长相平庸,但她有一个美丽、高尚、自由的灵魂,她宣称“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我的心灵和你一样充实!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以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的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就是如此”。那是一种欲摆脱感情机器的、女性意识的觉醒,那是一种执著于追求真理、正义、公平的自强尊严。

因为缺失,所以追求。简的爱情平等宣言,恰恰表达了女性自身莫名的恐惧感。那样的时代,那种禁闭与束缚总给她带来不安感。简其实是矛盾的,一方面渴望被围困在桑菲尔德庄园的封闭空间;另一方面,又想拼命地逃离废墟。

当知道罗切斯特是有老婆的——就是那个“阁楼上的疯女人”伯莎夫人,简毅然出走,放弃作茧自缚的爱,离开桑菲尔德庄园,湮灭在人潮中。她担心,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阁楼上的疯女人”吧。

其实,再往深处想的话,伯莎夫人何尝不是简的另一面

呢?当简决定嫁给罗切斯特的时候,她潜意识中的疯狂(“伯莎夫人”)被“火”烧死了,然后,她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了。

出走,也是反抗。反抗有意义吗?有的。加缪在《西西弗的神话》中,就强调了反抗的意义。他把人生比作不断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西西弗”明知推石头上山、再滚落下来没有意义,却依然坚持推,行动本身便已经产生了意义。这与罗曼·罗兰所说的“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有着相似的精神气质。

当罗切斯特的疯老婆一把火烧毁了庄园时,当罗切斯特被毁容成了瞎子并失去所有的财产时,已经继承了大笔财产的简又不惧浮世,勇敢地回到他的身边。

简的自白,云淡风轻:“生命太短暂了,不应该用于记恨。人生在世,谁都会有错误,但我们很快会死去。我们的罪过将会同我们的身体一起消失,只留下精神的火花。这就是我从来不想报复,从来不认为生活不公的原因。我平静的生活,等待末日的降临”。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躲到小镇的书房,远离都市的喧嚣。写累了,就走到空旷的草地上看星星。当我凝望星空的时候,星空也在回望着我。

每个夜晚,我边散步边思考,思考一些“无用”的问题,一些关于“道”而非“术”的问题,孜孜不倦地仰望苍穹。仰望北斗星,我觉得自己有点迷失。记起小时候,躺在西瓜地里的草棚内,抬头仰望茫茫天空,总能看到北斗七星。我当

时就纳闷:为什么北斗星总是围绕着北极星做永恒的运转?后来才知道,地球自转一圈,北斗七星的斗柄也转一圈。古人已用北斗来指示方向和确定季节。《周易》中有这样的话: “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里的“天文”指的就是季节、时令变化的学问。

先秦道典《鹖冠子·卷上·环流》有记:“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斗柄指一方,四塞俱成”。意思是说,在傍晚时分,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东方,这时地球上是春季;指向南方,地球上是夏季;指向西方,地球上是秋季;指向北方,地球上是冬季。

北斗星在天为“天帝之车”,在地则为人间君王象征。《晋书·天文志》有记:“斗为人君之象,号令之主也”。北斗星第一颗星即天枢星,被认为是天子象征。北斗在天极为明亮时,是人间帝王“承天统理”有德于民的感现。

北斗星主控着世人的富贵发达。北斗星位于北方,居天界中心,是人间帝王象征,因此北方之地被视作大地中心,历朝建都多择址北方——位居北斗星下,象征皇权应天。当人病重、命危之际,礼拜北斗,祈请主掌生死的北斗赐寿福于人,是古人常为之举。《三国志·吴书九》记,吕蒙病重,孙权探望,命道士“于星辰下为之请命”。《三国演义》一百三零回中更有情节,诸葛亮于五丈原燃灯祭坛,“日则计议军务,夜则步罡踏斗”,祈禳斗星,希求命延。

《黄帝内经》将北斗星称为“太乙”(或“太一”)(《灵枢·九宫八风》)。《史记·天宫书》言:“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史记正义》释为:“泰一,天帝之别名也。刘伯庄云:太乙,天神之最尊贵者也”。太一、泰一、太乙,即天帝,古人将天极星视为天帝象征。古代又有“三垣”之说,分别为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紫微垣,在北斗北,位于北天中央,由北极星及周边众星构成,为中垣,称中宫,是天帝常居之所,象征着皇宫;太微垣,位于紫微垣下东北角,为上垣,是天子布政之所,象征着朝堂;天市垣,位于紫微垣下东南角,为下垣,是天子率诸侯游玩之所,象征着都市。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及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等二十八宿星座,分列周边,被认为是天帝的外朝臣僚藩属。

古代的大学问家,那多是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知人

事。仰观天文是看星星、看太阳,俯察地理是看昼夜和四季。看星星,这就是看五行。《史记·历书》说:“黄帝考定星历,建立五行”。什么叫星历呢?斗柄360天运动一周,用这种办法来计算24节气的历法,就叫斗历,也叫星历。

《史记·天官书》载:“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皆系于斗”。张衡云:“一居中央,谓之北斗,四布于方个七,为二十八舍”。北斗星由七颗恒星组成,七星各有其名,分别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早在汉代民间,就已经开始崇拜北斗七星。七星相连成形,状如舀酒器具“斗”,又位于北天,故被称为“北斗”,民间则通俗地称之为“勺子星”。七星中,天枢、天璇、天玑、天权星组成斗身名“魁”,玉衡、开阳、摇光星组成斗柄名“杓”。天璇、天枢相连成直线朝斗口方向展延约5倍距离,即为北极星所在。

北斗星有七颗星,但又有九星之说。《黄帝内经·素问》中有“九星悬朗,七曜周旋”语。九星即北斗九星,七曜为日月与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民间有言:“北斗九星,七见二隐”。位于勺端两侧又有两颗星:招摇—弼星、天锋—辅星,其亮度弱,难为人眼所见。

想起最近看的美国电影《天地大碰撞》中,一个老师带着他的学生用望远镜观察星星。某学生发现一个异常的星星,

老师让他拍下来,给相关专家看。专家看后,马上用电脑数据算出异常星星其实是彗星,然后通过计算,算出轨道、抛物线、速度和轨迹,发现彗星已偏离轨道,要撞击地球。总统得知后,开始拯救人类的行动:挖一个可容纳100万人的地洞,其中20万人是科学家、医生、工程师、教师、军人和艺术家。我觉得,他们的思维中没有抽象这一块,比如,在我国古人的原始信仰中,北斗星被认为是天帝之车,《史记·天官书》言:“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

这样想着,回到书房,随手拿起一本书,那是河南籍作家祖克慰的《观鸟笔记》(沈阳出版社,2017年9月)。这是一本让人心灵柔软的书。书中所写绣眼、燕子、黄雀、百灵、乌鸦等等,这些与儿时乡村里与鸟有关的记忆,也被唤醒。但远在海南,我看不到这些鸟了,还好,尚能听到虫鸣。

我们的世界不只是人的世界,也是许许多多其他生物的世界。我们的世界不只是“有用”的世界,也是“无用”的世界。幸好,还有爱情。

岁月,可以慢慢老去,而爱情却可以永远年轻。重读《简·爱》,有念如此。我想起古老的中原爱情,那与溱水、洧水有关。

哺育了我们的先民的溱水、洧水,流淌在中原腹地。那里藏着远古人类的能量,带着《诗经》的温文尔雅。

那是中原的诗歌之河。

爱情,至美的爱情,与水有关,那是一种“上善若水”。

我有一个观点:美女一定是“上善若水”的。“上善若水”的爱情,最令人向往。不信的话,你看看溱水和洧水的爱情文化,就明白了。

《诗经·郑风》中的《溱洧》这样写道:“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农历三月初三是上巳节,又称女儿节,也就相当于西方国家的情人节。总之,就是一个恋爱的季节。这情景,让我想起《楚辞·大招》开篇的一句话:“青春受谢,白日昭只。春气奋发,万物遽只”。意思是,四季交替,春天降临,太阳灿烂辉煌。春天的气息蓬勃奋发,万物繁荣急遽地生长。

2500年前,西周时期某年农历三月初三,那是一个蓬勃舒展的春天,溱洧河水荡漾,就连小草也发情。嗯,那时候青年男女没有手机,两人相约走到小店吃饭,不会上来就说“请问,WiFi密码是啥?”夜晚,青年男女就是“看星星”。女子不会问:“看星星”这件事,究竟有什么用?

“没用”。没用,你看它干嘛呀。那年代的人不会这么功利。哪怕全世界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们,她们也能守住自己心里的真。

你看,山水间,原野上,都是年轻人。青年男女到河边采

兰,踏青,唱歌。遇到可心的人,表达爱情送什么礼物呢?互赠没啥用的香草(蕳)。那时的“90后”少男看上一个姑娘,不是送玫瑰花,也不是送巧克力,而是送一朵“没用”的芍药花。

姑娘如果接受了,两个人也不用商量买房,更不会讨论去哪度假,就直接私订约期。等到“秋风吹溱水,落叶满新密”的时节,我们一起看星星。姑娘真是“上善若水”啊。绝对不会出什么“女朋友和老妈同时掉进河里,你应该先救谁?”之类的道德考试题。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唐代诗人元稹笔下的水,经历过广阔的大海,别处的水再难以去吸引他;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不说也罢。

王勃笔下的水什么样呢?在《滕王阁序》里,他描写“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青天碧水,天水浑然一色,彩霞自上而下变幻,孤鹜自下而上挥翅。写《滕王阁序》时的王勃正遭遇怀才不遇的无奈,但他眼中看到的不是自媒体上的流量,而是晚霞长空亘古长存的开阔,天地之间,自己不过是那只孤独的孤鹜,一个匆匆过客。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与崔颢吟咏黄鹤楼的“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地球上的水,要供70多亿人用。人越来越理解水的宝贵。人类逐水而迁、傍水而居。凡是有水流淌的地方,万物就会丰盈,人丁就会兴旺。水是一切生命之源,也是孕育人类文明的母亲。世界四大文明古国都发祥于江河之滨,发祥于西亚地区的两河(今天伊拉克境内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孕育了古巴比伦文明;尼罗河流域孕育了古埃及文明;恒河流域孕育了古印度文明;而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孕育了中华文明(也称华夏文明);古希腊文化则是地中海滋养出来的。

溱洧河水,则孕育了中原古老的爱情文化。溱洧河水,我称之为“上善若水”之河。黄帝和岐伯关于病机十九条的著名对话,就在溱洧河附近。诗词歌赋、影视作品中的爱情,固然令人向往,但终归有些缥缈。现实中的爱情,没有那么朦胧。生活就是过日子,过日子谁还没点小毛病。有病之后,怎么看?岐伯这个病机十九条,就是一个治病的总体原则,就是一个大方向,按照这个原则这个方向去用药,就不会出错。否则,吃错药就是害人了。由此可见,病机十九条多么 重要了。病机十九条,是中医诊断和治疗疾病的基本准则。

《素问·至真要大论》里这段对话如下:帝曰:“愿闻病机何如?”

岐伯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诸寒收引,皆属于肾;诸气膹郁,皆属于肺;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诸热瞀瘛(mào chì),皆属于火;诸痛痒疮,皆属于心;诸厥固泄,皆属于下;诸痿喘呕,皆属于上;诸禁鼓栗,如丧神守,皆属于火;诸痉项强,皆属于湿;诸逆冲上,皆属于火;诸胀腹大,皆属于热;诸躁狂越,皆属于火;诸暴强直,皆属于风;诸病有声,鼓之如鼓,皆属于热;诸病胕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诸转反戾,水液浑浊,皆属于热;诸病水液,澄彻清冷,皆属于寒;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

“故大要曰: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必先五胜,疏其血气,令其调达,而致和平,此之谓也。”

按照北京中医药大学翟双庆的解读,“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指出肢体动摇不定和头目眩晕的病证,大都属于肝的病变。掉,摇也,包括头部、四肢的抖动和肌肉瞤动等;眩,即眩晕,指视物昏花旋转,头重脚轻,如坐舟车之状,甚则张目即觉天旋地转,不能站立。掉、眩,均有一个共性,即“动”。

“诸寒收引,皆属于肾”。提示身体蜷缩、四肢拘急不舒、关节屈伸不利的寒性病证,大都属于肾的病变。

“诸气膹郁,皆属于肺”。指出呼吸喘促、胸部胀闷之类的气病,大都属于肺的病变。膹,气逆喘急;郁,痞闷。

“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指出浮肿和脘腹胀满之类的湿病,大都属于脾的病变。肿,即浮肿,水肿;满,即腹满之谓。

“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疮疡及痛痒之类的火证,大都属于心的病变。对本条病机的认识,历代注家认识不一。金代刘完素认为此条分痛、痒、疮三症,如《素问玄机原病式》云: “人近火气者,微热则痒,热甚则痛,附近灼而为疮,皆火之用也”。而明代张介宾则认为此条以“疮”为核心,痒和痛皆是针对“疮”而言,如《类经·疫病》云:“热甚则疮痛,热微则疮痒。心属火,其化热,故疮疡皆属于心也”。也有人认为是错讹者,如清代高世栻《素问直解》云:“诸痛痒疮,皆属于火。火,旧本讹心,今改”。据《说文》:“痒,疡也”。可见“痒疮”即“疡疮”。疮疡,包括痈、疽、疖、丹毒等,肿痛是其主要症状。心为阳脏,属火,主一身之血脉。若心火亢盛,火热郁炽于血脉,腐蚀局部肌肤,就会形成痈肿疮疡等症,正如 《素问·生气通天论》所云:“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

临证中疮疡属热者居多,属寒者虽少,但亦有之,不可不辨。

属火之病机者五条:第一,“诸热瞀瘛,皆属于火”。高热、神昏、肢体抽搐之类的病证,大都属于火的病变。瞀,昏闷;瘛,瘛疭,抽搐,手足抽掣,时伸时缩,《素问·玉机真脏论》曰:“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瘛”。火为阳之极,火盛则身热。心藏神,主血脉,属火。火热扰心,蒙蔽心窍,则见神识昏蒙;火灼阴血,筋脉失养,则见肢体抽搐。第二,“诸禁鼓栗,如丧神守,皆属于火”。口噤不开、鼓颔战栗,不能自控者,大都为火邪所致。禁,同噤,指口噤不开;鼓,指鼓颔;栗,指战栗,寒战。皆为恶寒之象。如丧神守,指寒战等一些躯体动作不能控制,就如神明不能主持,正如吴崑《素

问吴注》所云:“神能御形,谓之神守,禁鼓栗则神不能御形,如丧其神守矣”。火热郁闭,不得外达,阳盛格阴,则外现口噤、鼓颔、战栗等类似寒证的症状,且病人不能自控。其病机在于火郁闭于内。第三,“诸逆冲上,皆属于火”。呕、哕、咳喘等气逆上冲诸证,大都为火邪所致。逆冲上,指气机急促上逆的病证,如呕吐、噫气、呃逆、咳喘、吐血等。火性炎上,扰动气机,则可引起脏腑气机向上冲逆,故临床上见到气机急促上逆的病证,首先应从火的病机考虑。第四,“诸躁狂越,皆属于火”。神识狂乱、行为越礼、手足躁扰诸证,大都为火邪所致。躁,指躁扰不宁;狂,指语言及行为错乱;越,言行乖异,失其常度。心主神,属火。火性属阳,主动。火盛则扰乱心神,神志错乱,而见狂言骂詈,殴人毁物,行为失常;火盛于四肢,则烦躁不宁,甚则可见逾垣上屋。第五,“诸病胕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皮肤肿胀疡溃、疼痛酸楚以及惊骇不宁等证,大都为火邪所致。胕,通腐,胕肿,即皮肉肿胀溃烂,即腐肿。火热壅滞皮肉血脉,则会导致血瘀肉腐,正如《素问·生气通天论》所云:“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而其主要表现则见:患处红肿溃烂、疼痛或酸楚。火热内迫脏腑,扰及神明,就会出现惊骇不宁。

属热之病机者四条:第一,“诸胀腹大,皆属于热”。腹部胀大诸证,大都为热邪所致。这里的胀腹大,主要指腹部胀满膨隆,疼痛拒按,大便不下,属实属热。外感邪热入里,壅结胃肠,导致气机升降失常,热结腑实,故可见胀腹大等。第二,“诸病有声,鼓之如鼓,皆属于热”。腹中肠鸣有声、腹胀如鼓诸证,大都为热邪所致。有声,指肠中鸣响;鼓之如鼓,指叩击腹部如打鼓一样,空空作响。无形之热壅滞胃肠,导致气机不利,传化迟滞,则见肠鸣有声、腹胀中空如鼓等症。第三,“诸转反戾,水液浑浊,皆属于热”。转筋拘挛、腰背屈曲反张以及小便浑浊诸证,大都为热邪所致。转,扭转;反,背反张;戾,身体曲而不直。转反戾,指由于筋脉扭转,使肢体呈扭曲、反张等各种状态,但不同于抽搐。水液,指尿液、涕、唾、涎、痰、白带等分泌物。热灼筋脉或热伤津血,导致筋脉失养,则见筋脉拘挛、扭转,身躯曲屈不直,甚至角弓反张等症。热盛煎熬津液,则涕、唾、痰、尿、带下等液体排泄物黄赤浑浊。第四,“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呕吐吞酸、急暴腹泻以及里急后重诸证,大都为热邪所致。暴注,指暴泻如注,势如喷射;下迫,指欲便而不能便,肛中窘迫疼痛,即里急后重。胆热犯胃,或食积化热,胃失和降而上

逆,则见呕吐酸腐或吞酸。热走肠间,传化失常,则见腹泻。热性属阳,故其腹泻之特点多表现为暴泻如注,势如喷射。热邪杂合湿浊,热急湿缓,则见肛门灼热窘迫,里急后重,粪便秽臭。值得说明的是,《内经》病机十九条关于六淫病机的论述中,尚缺燥邪。为此,金元时期刘完素著成《素问玄机原病式》一书,提出了“诸涩枯涸,干劲皴揭,皆属于燥”,至此将《内经》病机十九条所缺的燥邪病机补充完整了。

通过以上分析,可见溱洧河水,不仅孕育了中原古老的爱情文化,也孕育了中医学文化。

和那个简单朴素的“蒹葭苍苍”(《诗经·国风·秦风》中诗)世界不同的是,今天这个世界越来越“麦当劳化”和“麦当娜化”。这个时代飞扬的尘土如此呛人,没有一点“水德”还真

的会抓狂。今天,那种具有“上善若水”性格的“人”,那种大巧若拙的人,越来越难找到。

儒家总说,仓廪实而知礼节。于是,审美也有了阶段性,所谓“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但《闲情偶寄》的作者李渔却不这么看,他说干嘛把好端端的审美弄得如此对立?审美和谋生可以一举两得。比方说,富贵之家喜欢名花,寒素之家一样喜欢在房前屋后栽花,“以备点缀云鬓之用”、“既悦妇人之心,复娱男子之目”。

乾隆皇帝所谓“南巡”,六下江南,其实就是游山玩水,看看“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江南。在乾隆看来,人一辈子干两件事就了不起:第一是在用世层面干成了有意义的事,能让后世记住的事,这个属于“碑”的层面。第二是诗意的人生理想,这个属于性情,属于愉快和满足,属于审美层面。

孔子和弟子谈人生时,有的学生说想追求仕途,有的说想做音乐。惟有曾参,他说,他就喜欢大自然,在沂水春风里,唱着歌回家。孔子说“吾与点”。孔子没有把“票”投给一心追求仕途的学生,而是投给了道法自然的曾参。

这就是孔子给出的答案。老子说得更直接,结论性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往高处走,是人生追求;人往低处走,是追求人生。老子属于后者。他的不争并不是不争,无为也不是无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秦风·蒹葭》堪称中国最早的朦胧诗。因为没有人猜到诗究竟在说什么。连朱熹也坦率地说,他没弄清楚:“言秋水方盛之时,所谓彼人者,乃在水之一方,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朱熹《诗集传》)。我想,诗人要追寻的是终极“情人”——人类的终极价值。

而在溱水和洧水岸边,我们可以找到终极“情人”。这就是中原文化的魅力。这个魅力和黄河有关,和溱水、洧水有关。

水,是人和万物的生命源泉。《尚书·洪范》说:“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孟子·尽心上》说:“民非水火不生活”。强调了水与火的地位。《周易》将水描述为天地生命变化的根由——《说卦》:“故水火相逮,雷风不相悖,山泽通气,然而能变化,既成万物也”。《黄帝内经》也持同一观点:“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水让世界生生不息,水让大地丰饶多姿。水是万物之源。老子的“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里,飘逸着水的柔性,也隐藏着水的谦卑。

在自然状态下,水有三种存在形态:液态、气态和固态。地球上有了液态的水,一切生命体,从微生物到动物和植物再到人,生命才因此生机勃勃。

李白写诗说:“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水的蒸汽使水的循环成为可能。由江河湖泊汇入大海的水,太阳出来,蒸汽上升,云层低垂,随着蒸汽的上升形成云,云又以雨雪冰雹的下降成雨,在冰雪雨雾中转世轮回,实现生命的循环。

这种气态的水,其实就是老子说的“原初之物”,也就是《孙子兵法》中说“兵形象水”的无形之物。

从“汽”与“水”的交互变化,老子思考出一个结论:在“无”与“有”的关系中,“无”比“有”更原初、更根本。老子说有与无,是互相依存、互相转化的生成关系,认为它们是“同出而异名”,属互相区别又本质相同之物;另一方面,在更根本的意义上,他指出:“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后来,庄子的思考更进一步,他思考“有用”和“无用”的问题,说“无用”才是大用。

对这种“无”的状态,老子描述为“视之不见名曰夷(无色),听之不闻名曰希(无声),搏之不得名曰微(无形)”,认为它“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是一种没有形状、没有物象的恍惚之物。

老子对这种原初之物的想象完全是以水汽为摹状物的,与水“同出而异名”的“汽”正是一种无色无声、无形无状之态,在感觉经验的范围内,属似无而有、似有而无的东西。老子在论天地之道时发问:“孰能浊以澄?静之徐清”。说的正是“汽”了。

人的健康其实也简单,水是阴,火是阳。水和火两个平和了,就是健康。不平和,就生病。水胜了火,就会寒就会虚,就是太阴病了。火胜了水,就会热,就是太阳病了。广西中医学院的刘力红教授说:五脏六腑都要由血来濡养。所以在肌表与太阳相配的阴气,主要是津,也就是在三焦气化的水液。这样一看,不仅仅是太阳病必然影响水液代谢,事实上是所有的太阳病,必然同时也是水液代谢或运行出现了病变。就是最典型的太阳中风与太阳伤寒,不也是水液为汗失守或水液不能外出为汗吗?再看《伤寒论》太阳篇涉

及到的主要方剂,麻黄汤、桂枝汤、大小青龙汤、五苓散、越婢汤,也都是能治水的方剂。那么可不可以说太阳病就是水液病、是阴病呢?显然不是,因为太阳病的主导因素是阳气出现了问题,我们知道同时水液也一定有问题是因为中医学的整体观就是这种思维方式,要“知阳者知阴”。阴阳两方面都了解了,才能全面把握病情。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阳,所以是阳病。我们了解太阳病还是要抓住阳的病变特点。如果矛盾的主要方面在阴,且在于代表着最多阴气的水液,那就是太阴病了。

你看《简·爱》中的简还是反复对罗切斯特强调,我追求灵魂平等,你爱我就要尊重我。强调,说明她还不够自信。罗切斯特向她求爱时,她恍惚心乱。当得知罗切斯特有妻子时,她伤心地离开了。什么叫心乱?什么叫伤心?中医学的观点是,津液少了,血不足以养心。所以恍惚心乱,所以伤心。有的人一感冒就痉挛、抽风,中医认为这是因为肌肉不和。为什么肌肉不和?津液少了,不能够布达四肢。这都是水的问题。为什么有的人会患黄疸病?还是水的问题。水不能很好地被吸收并运化成精气了。所以有经验的中医,治疗黄疸病,就是利小便加上清热解毒。“上善若水”,这个水是健康水,不是有污染的水。

水的本色是流淌,即使被禁锢在狭小水缸,即使在水壶内煮沸了,依然会奔腾咆哮。水有一种无形的能量。马克·吐温说过:“一万个河道管理委员会也不能驯服那条无法无天的河流,不能告诉它‘来这里’或者‘去哪儿’,不能让它顺服”。但人类总是控制水,兴水利、除水害,漫长的治水史就能说明这一点。从传说中的鲧和大禹这对父子,到建造绝世奇迹都江堰的李冰父子,再到秦人开郑国渠和灵渠、西门豹“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

古人云:“水向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高处”二字怎

么理解?工资待遇好的地方?挣钱多的地方?还是发展空间更大的地方?这些理解都是形而下的,古人说这个话的时候,是从心灵上说的,是形而上学方面的。这高处就是“自由”“大自在”,就是无挂碍,就是自我陶醉,就是进入忘我状态,就是化解了自己这个肉体束缚进入无我状态的自由,这可能吗?!“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吧!可以达不到,却不能不向往。

生老病死四大苦谛,其实人生何止四苦呢。有句话叫“行行出状元”;还有另一句话叫“做一行就怨一行”。这两句行话看上去自相矛盾,但都有道理。状元毕竟是凤毛麟角,多数人注定是普通人,工作不过是糊口而已,哪有什么趣味可言。但轻易换一个行业又不能不慎重,行业里还有一句很有意义的行话:“换一个行当,即是换一副筋骨”。

乐趣只能自己去发现,去寻找。你看一个人,一般人就看他的面貌、社会地位等等。但艺术家能够超越面貌,看到他的性格,看到更深的层次,从中发现美。你可以不是艺术家,但需要一个艺术的眼光。

在电影《爱在午夜降临前》中,有这样一句台词:“他出现,又消失。一如日升日落,抑或任何转瞬即逝的事物,就像我们的生活。我们出现,然后我们又消失。我们对于一些人是如此重要,但我们……只是经过”。既然如此,又何必活得那么斤斤计较呢?凡事必要“有用”才去做,失了很多乐趣。

我为什么欣赏古老的中原爱情?因为“无用”,因为“上善若水”,也因为那时的姑娘本色、率真。有话就直言。《说文》释云:“直言为言”。口是心非、拐弯抹角,这个不叫言,叫诳语。

2500年前,那个时代,咱们河南人怎么写情诗的呢?就是非常自信的那种,命令式的。你想我了吗?

想。

想就赶快过来呀,中不中?

可是,我们俩中间隔着一个溱河啊。

傻瓜。你不会把裤腿挽起来啊?提着衣襟过溱河,赶快来找我。大老爷们,别那么“娘”好不好?你不来,别人可抢先了。老娘没功夫跟你耗啊。

这可不是我瞎编的,不信你自己查查《诗经·郑风》,上面是不是明明白白地写着“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是不是这么写的?还有更直接的呢。“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来?”用今天的话来说,别装那啥了好不好。老娘不去找你,你就不过来找老娘啊?

你看,那个时代,中原土地上的人们,消磨时间的准入门槛很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听着“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的古老传说,读着“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诗句,岁月悠然而又宁静。生活在溱水河畔的河南姑娘(今天的河南新密市),就用这样热烈、奔放的诗歌来表达古老爱情。《诗经》中采自溱洧流域的诗歌共有25篇,《郑风》21篇,那些诗歌的风格都是明丽欢畅,哪有彷徨啊?哪有抑郁啊?没有,完全没有。上来就是本色、热烈、奔放,爱就爱了,大气又快乐,真正的正能量。难怪唐代大诗人白居易那么喜欢溱洧二水,他曾经这样写诗

来描述溱洧二水的古韵新风:“莫道溱洧春光好,年年月月有人情”、“郑风变已尽,溱洧至今清。不见士与女,亦无芍药名”。

贾宝玉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贾宝玉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在骂男人是俗物,污秽而俗气,骨子里都浸淫着一股子世俗浊气儿。他说:“女人是水做的。”这是夸水做的女人,冰肌玉骨、冰清玉洁、水嫩水滑、水灵清秀、千娇百媚。这话我们在现实中可以找到印证,大家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自古苏杭出美女,为什么呢?这是天地造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好水养好女人。因为苏州有太湖,杭州有西湖,水好,所以苏杭女子就水灵。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貂蝉为什么生在陕北米脂?因为米脂的饮用水好,米脂的婆姨水灵,肤如凝脂。“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这个说法也是根据水来的。江河水、自来水,纯净水、矿泉水,水和水的品质不一样,女人和女人的气质也不同。女人如水,健康是源。女人如水,才能柔美、细腻,如果肌肤缺水就像沙漠一样,从而水灵女变成女“旱”子,然后,很多广告商又要开始忽悠你补水了。

生活在溱水河畔的河南姑娘一定是极美的,极水灵的,因为水有灵动、超然之德。溱水滋润了她们。难怪她们那么自信,那么“上善若水”了。这个“上善若水”,是说水出身很高贵,但是整个心态极谦虚、居下,与世无争。不是那种骄傲得不知道姓啥的人。

北斗星基本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但是春夜最引人注目,它在北方,主要由七颗亮星组成一个勺子形状,就像古代人盛酒的器皿“斗”,故称北斗,也叫北斗七星。

蒌蒿(芦蒿) 选自《诗经名物图解》,由日本江户时代的儒学者细井徇/细井东阳撰绘,出版于嘉永元年(1848年)。

兰草

芍药花开

兰草,选自《诗经名物图解》。《诗经·郑风》中的《溱洧》,描述了两千多年前初春的欢乐景象:溱水洧水,绿波荡漾,男男女女,手拿兰草游乐,有少男少女相互戏谑,送一枝芍药私订约期。民歌流行的春秋时期溱洧一带,就是今天鄢陵的双洎河畔。诗很美,美在春天,美在爱情,尤其美在两枝花的俏丽出场:兰草与芍药。凭借两种芬芳的花草,一首诗完成了从风俗到爱情的转换,从自然界的春天到人生青春的转换。一枝一叶,灵性生动,漂流在文学的长河中,跃动至今。一草一木,姹紫嫣红,年年开遍鄢陵,令人心动。鄢陵花木甲天下,缘于人们赏花、护花,缘于中国人心中一份浓郁、清澈的爱花之情,一种精致生活的雅趣。

兰香草图片。兰香草为一年生草本,高8 ~ 30厘米,茎多数,四方形,自匍匐茎上发出,被激柔毛;单叶对生,卵形或茎最下部的叶圆卵形且较小,顶端钩,基部圆形,边有疏圆齿,背面脉上被疏短硬毛。兰草花白色或紫红色,唇形;轮伞花序分离,或密集于茎端成短总状花序。兰草小坚果卵球形。兰草花期6 ~ 8月,果期8 ~ 10月。兰花全草均可入药,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散瘀等功效。

《轩辕黄帝与天师岐伯》/李兴国书画。《黄帝内经》简称《内经》,是中华五千年最伟大的医学巨著,是中华传统文化千古不易的哲理经典。《黄帝内经》以黄帝问、岐伯答的方式论医,不仅是一部医经,还蕴含着“医人、医社会、医世、医国”的大学问,涉及天文、历法、气象、地理、生物、农艺、哲学、音乐等方面的知识。后世称之为中华医祖。

黄河之水天上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