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思考“上善若水”之四 :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平静和快乐”。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幸福是我们一切行为的终极目标,我们之所以做所有其他的事情,最后都是为了得到幸福”。

但叔本华对此表示悲观,他说人生就像钟摆一样,在痛

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幸福是不可能的。

简却告诉我们,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平静和快乐”。

“先生,你感到平静和快乐吗?”这是简问罗切斯特的话。这句话可以看作是《简·爱》的“书眼”。

简能够理解和接受的爱就是“平静和快乐”。在罗切斯特身边,她能感受到的爱像温暖的牛奶一样浸泡着她的全身,平静而快乐。这种平静和快乐,换了一个人,比如圣约翰,那个坚持让他当夫人然后带着她去印度传教的男人,还会有吗?面对那个男人的追求,简说,我可以跟着你去印度,但是,让我嫁给你,那等于自刎。

圣约翰为什么要向简求婚呢?小说中,简对圣约翰的心理分析得很清楚。说好听的,圣约翰去印度传教,需要一个伙伴,一个互相照顾的伙伴。简既是名义上的妻子,又是伙伴。简是他传教的一个工具,一个梯子。为了实现伟大的传教目标,顺便,“招聘”一个帮手,替他驮着行囊,就像毛驴。

他对简,最多是合伙人的感觉,没有男女之爱。他选择简的原因,也是因为简孤身一人,又继承了一大笔钱,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于是圣约翰以上帝的名义,向简超理性地求婚。

“宗教在召唤——天使在招手——上帝在命令——生命像一幅画卷正在卷起——死亡的大门敞开了,显示出门里面的永生”。

简算不上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她有自己的内心坚定的追求。简差点被圣约翰洗脑了,幸好,远方的鸟鸣声,将她唤醒。那个声音告诉她:永远相信你内心的力量。在你自身之外,并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清醒后的简是这样想的:这种情况下,我屈服的话我就是傻瓜!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简的不幸来自父母早逝,她从小寄居在舅妈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缺什么就想补什么,缺少亲情的简,比任何人都渴望亲情。也许,爱情可以填补亲情的缺陷。

简能够理解和接受的爱就是“平静和快乐”。要知道,平静和快乐,并不容易做到。

放眼周围,全是让你不平静、难快乐的事,如果你敏感的话。君不见,现在有些电视台,喜欢邀请贴着“心理专家”、“律师”、“鸡汤作家”标签的“嘉宾”,给一些剩女做思想工作,或者给一些“情不自禁”的作女“会诊”。他们做的就是不平静、不快乐的事。

现代人就连家丑都可以外扬。古人可不这样,那时候道德森严,像《红楼梦》中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绝对是一桩家丑。“家丑不可外扬”。有了家丑,惟恐邻居知道,当事人为了遮丑,不得不忍气吞声,打掉牙往肚子里咽,黑夜里独自低头舔舐内伤,或者默默疗治。

这是个狂躁的时代,马路上,“一言不合就飙车”的“路怒症”,已成司机“通病”;新媒体上,“一言不合就送钱”的“炫富狂”,已成土豪“挑衅”。

在生活节奏繁忙、信息充塞视听的今天,你还别总说“作女”,“作男”也多了去了,尤其是手里有几个闲钱的男人。故意把家丑弄成娱乐头条,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让“吃瓜群众”大饱“眼福”。“作男”们根本不想遮丑,就像打马赛克的“暴露狂”,仿佛最不想要的就是生活的宁静,非常乐意糟蹋自己,不把“家丑”闹到沸反盈天、乱作一团,就不过瘾。而娱乐记者也跟着煽风点火,用拉仇恨来吸引眼球。受众不是喜欢窥私么?好,我爆料给你看。作男送一套房子给女朋友,小编们就造一个词“地产泡妞”,增添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呵呵。你说,整天看这些新闻,你的心能静吗?古代读书人看什么?念经啊,看《经》书啊,四书、五经之类。

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说过一句话:动物对于自己需要什么、需要多少是知道的,但是人不知道。

这话有点绝对了,《简·爱》的主人公简就是个例外,自己需要什么,她很清醒。也有读者认为,《简·爱》是一个不真实的故事,勾勒出一个灰姑娘的爱情。简的经历和夏洛蒂·

勃朗特很相似,所以总有人说《简·爱》是一部有自传性质的小说,但是很可惜,夏洛蒂小姐并没有简那么幸运。

夏洛蒂·勃朗特(1816-1855)这位英国女作家生在一个穷牧师家庭,母亲是家庭主妇。夏洛蒂·勃朗特排行第三,有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即艾米莉·勃朗特和安妮·勃朗特,也是著名作家,因而在英国文学史上有“勃朗特三姐妹”之称。

今年是艾米莉·勃朗特诞辰200周年。《呼啸山庄》的作者艾米莉平素在离群索居中,最喜欢与大自然为友,从她的诗和一生行为,都可见她天人合一宇宙观与人生观的表现,有人因此而将她视为神秘主义者。

夏洛蒂·勃朗特童年生活很不幸。1821年,即她5岁时,母亲便患癌症去世。父亲收入很少,全家生活既艰苦又凄凉。她的姐姐玛丽亚也早逝,小说中可爱的小姑娘海伦的形象,就是以她的姐姐玛丽亚为原型的。为了挣钱供弟妹们上学,夏洛蒂到一所学校里当教师。一边教书,一边继续写作。20 岁那年,她把自己的几首短诗寄给当时的桂冠诗人。想不到,

她得到的是无情的嘲笑,还有训斥。“桂冠诗人”在回信中毫不客气地对她说:“文学不是女人的事情,你们没有写诗的天赋”。后来,她到有钱人家里担任家庭教师。有人向夏洛蒂求婚:一次是她的一个女友的哥哥,另一次是一位年轻的牧

师。但是,这两次求婚都被她拒绝了。30岁那年,夏洛蒂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取名《教师》;妹妹艾米莉和安妮也分别写了长篇小说《呼啸山庄》和《阿格尼丝·格雷》。她们把三部小说一起寄给出版商。不久,出版商回复她们说,《呼啸山庄》和《阿格尼丝·格雷》已被接受,但夏洛蒂的《教师》将被退回。夏洛蒂不服气,她没有绝望,又写了一部,这就是《简·爱》,很快问世。

夏洛蒂由于长期熬夜写作,身体衰老过快,婚后9个月就一病不起,与世长辞,年仅39岁。人体衰老为什么?就是因为不断地透支精血,精亏血弱。心主火,肾主水。人上火有两大原因,一个是火气太大,用心过急,长期超负荷地工作;另一个就是阴分过少,长期熬夜,饮水不足,下水道里的水被蒸干了。心静则阴分自补,神安则阳火自退。所以,人要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

最终不热爱钱的简,得到了“穷亲戚”的大笔遗产;爱钱的舅妈,家产却被败家的儿子挥霍一空。这些不过是小说 《简·爱》的情节。

也许,每个女人都会憧憬自己的罗切斯特,他是那么强大、能扛起她所有的失落,又是如此脆弱、只能等待她的救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