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思考“上善若水”之七 :从《简·爱》到《鬼丈夫》,多少往事已难追忆。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wy 美编赫赫 编辑饶丹华

面对圣约翰的求婚,简的态度是极端理性的。她毫不迟疑地拒绝,说那无疑于自杀。她非常清醒,他们之间,根本没有爱,甚至没有共同语言。

当圣约翰把婚姻当作任务、布置给简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简不论是在小说里还是在电影里,都有所动摇。而此刻,不知何处飘来那悒郁深沉的呼唤,似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将罗切斯特的似水柔情,慢慢地注入到简瘦弱的身体里面。

在那个年代,宗教的力量其实是很可怕的,圣约翰以几乎不可拒绝的理由置疑简:你舍弃了上帝!

而刚刚彻底明白她和罗切斯特是那么相爱的简,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我发现了上帝!在他的儿女彼此相爱之中发现了他,彼此相爱!彼此相爱!人不能仅仅爱上帝!

简一定会回到罗切斯特身边。这不是回去后怎么办的问题,而是来不来得及的问题。

但是就像小说开头所说的,一点小事就可以把我们从浩瀚的星空召回大地:毕竟见了面会怎么样?

那里有什么在等着她?有罗切斯特的呼唤,那呼唤跨越了时空的界限,虽然这是那么的悬空。

记得《爱德华大夫》里曾说恋爱中的女人是用脚后跟思维的。但瘦弱平常的简十分肯定:“只要我一息尚存,只要我尚有思想,我就必然会爱他”。

显然,简痛苦的,并不是生活发生了意外,而恰恰在于生活基本没有意外。

简清楚地知道,她理解的幸福就是“平静和快乐”。而这种平静和快乐,罗切斯特可以给他,圣约翰不能,也给不了。所以,他选择回到罗切斯特的身边,“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来到罗切斯特身边,简看到的是什么呢?

镜头回到古堡,一片废墟,物是人非。

罗切斯特已经是盲人,也不再是个有钱人,家园已经化为灰烬。此时对罗切斯特来说,自由,不过是一个词而已,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简这个时候已经是个继承家产的有钱人。一个有钱的单身女人,却要嫁一个结过婚、身无分文的盲人,这个时候,你觉得她是理性的吗?现实生活中,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呢?即使嫁了,你觉得她能够不离不弃吗?但是,小说和电影却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读者呢?也

觉得这个结局可以接受。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简,这种选择,我想来想去,只有老子的四个字可以解释:“上善若水”。她如水一样至柔之中,又包含着至刚、至净、能容、能大的胸襟和器度,所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老子认为自然水性体现出的是天道:宽广、包容、卑下、不争。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做事行云流水,能屈能伸。无事时,安然;遇事时,泰然;失意时,坦然;得意时,淡然。

大家想想,一个继承了大笔遗产的单身女人,却嫁了一个毁了容的、死了老婆的盲人,这样的情节,是不是像极了琼瑶的电视剧《鬼丈夫》?

《鬼丈夫》是发生在民国民间的一个凄美、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因白狐结缘的柯起杆和袁乐梅在雾山村的祭典上一见钟情,他们用真爱化解了两家上一代的恩怨,双双走到幸福门前,岂料天妒良缘,柯家丫环紫烟纵火为母报仇,大火将来不及逃生的起轩烧成脸毁声哑腿瘸的重残。起轩痛不欲生万念俱灰,长辈们只得同意配合他以不治身亡来悔婚,欺骗乐梅,让她另觅归宿。可专情的乐梅却痴心不改,决定抱牌位成亲。两人在经历一次次肝肠寸断的折磨后终成眷属。《鬼丈夫》是琼瑶剧里的特例,其他琼瑶剧中的恋人为了爱非生即死,唯有这部《鬼丈夫》——男女主角要演绎的却是生不如死、恍如天人两隔的情形,着实考验了主演李志希和岳翎的演技,他们的表演超出了期待,让我们陪着起轩和乐梅一起脆弱一起坚强。导演的完美主义、演员们的敬业精神、美得像画一样的剧景、超精彩的台词、真材实料的眼泪、令人赏心悦目的容妆、独特的道具、恰到好处的配乐造就了唯美的《鬼丈夫》!

至今百度帖吧里面,还有很多影迷在打听岳翎姐的通信地址呢。听说翎姐姐在温哥华,没人能知道地址,影迷失望得不行。

《鬼丈夫》的主题歌《庭院深深》这首歌:多少的往事已难追忆多少的恩怨已随风而逝

两个世界几许痴迷几载的离散欲诉相思这天上人间可能再聚

这是蔡琴版的,还有许茹芸版的。你无法想象,许多“鬼迷”小时候第一次看《梅花三弄》,就深深爱上了《鬼丈夫》。不是说女人胆小吗?但很多“鬼迷”对戴面具的起轩也不害怕,几年了还是念念不忘这部剧。有的女孩长大后,又买了《鬼丈夫》的DVD,反复看,更认为它是经典。看了无数遍,还是非常感动,喜欢里面每一个人物,每个人都在用心演绎角色。剧中体现出来的真善美,简单而又纯粹,音乐更是一绝。

我们现在重新思考这个结局,用咱们中国哲学的角度来看,简拥有的这种幸福就叫“上善若水”。《鬼丈夫》里面,那个痴心不改、抱牌位成亲的乐梅更是“上善若水”了。

有个朋友跟我抱怨:这个时代,女孩太现实,就爱钱。你让我怎么相信她们?你说,想找个人陪我在顶楼一直沉默至天亮却不问任何理由的女孩,可能吗?想找个有母性和最有人间烟火气的女人可能吗?想找个温柔而包容、了解而忍耐的女人可能吗?想找个在我最艰难的时刻、总是恰好出现、不离不弃的女人,可能吗?想找个在一起可以玩得像心无旁骛的小朋友的女人,可能吗?想找个拥抱的时候觉得温暖、交谈的时候毫无防备的女人,可能吗?

我说,你不能只要求女人“上善若水”,你自己也应该“上善若水”啊。大家都要有“水德”才行。你自己带着一本《孙子兵法》去相亲,却要求女人毫无防备,这可能吗?想过一种有蓝天白云看的日子,越简单越好。要求别人简单,你就不能复杂。你复杂了,别人就不会简单。人生就像一颗小小的薄荷糖,苦涩中总有清凉。

老子说“上善若水”。他把心目中最善最美的东西用水来比喻,因此老子哲学也称“水德”。老子在《道德经》第八章中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意思是说,水虽然出生高贵,但它的习性却喜欢处至下之位。它以“善”的特性,“随遇而安”,滋养万物、利泽生灵。它安处于众人不喜欢的卑下的

低洼沟渠之地,所以水“几于道”,是最接近于道的。如果像人一样,喜欢往高处走,那就不是“几于道”,而是背道了。

水是万物之源,它滋润万物而与世无争,甘居低处的谦虚退让。上善之人,有水一样的德性。水是一种隐喻。做人应如水,水滋润万物,但从不与万物争高下,这才最接近道。人最高的“善”就像水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处众人所不注意的地方。如此,才合于“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自存”。

水宁愿自居下流,藏垢纳污而包容一切。所以老子说它“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古人拿水写了一副对联:“水唯能下方成海,山不矜高自及天”。

老子赞美柔弱,主张处雌柔的位置。老子在《道德经》第六十六章中说:“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第七十八章中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老子提出了柔弱胜刚强的贵柔论。老子说:“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并认为“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天下莫不知”。他的贵柔守弱,本质上是一种自信。老子说: “吾有三宝,宝而持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老子从对水的观察中体会出了一种高妙而有效的方法。比如,百川和大海都是水聚而成,但为什么是百川奔海,海纳百川?老子认为,那是因为大海处在百川的下位,“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水促成万物的生长,但它对于万物“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这才是最高的德性。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将薛宝钗描写拥有水德之人,说她处事平和、内敛、宽厚, “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又说她“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

老子还说:“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王弼注: “壮者,武力暴兴也”。《老子》六十一章说:“大邦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故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故或下以

取,或下而取。大邦不过欲兼蓄人,小邦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他说水处于下流,是最接近于道的。而水的最大特点乃是向下流淌,且具有“柔弱”“居下”“不争”“利物”等特质。有谦下不争之德,忍辱不争,反而能汇集无限生机和力量。在老子看来,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大邦者下流”,如此方能使“天下乐推而不厌”。雌柔之性,静而不求,物自归之,故能常以其静定胜过雄强,其原因即在于它能保持虚静而又能处下的缘故。

我们居住的地球,之所以叫地球,而不叫水球,这都应该感谢固态的水。水的固态使得生态平衡得以维护。如果地球上的水全部是液态水,那么,地球上海洋的面积,将占据为数不多的陆地。正是水的固态,使地球的南北两极被厚厚的冰原覆盖,平衡了地球的温度,那些绵延的白茫茫的冰川和雪峰,共同构成了淡水水库。这都是上天的“善”。

水,是深邃的,深含着一种智慧和灵活性。孔子在《论语·雍也篇》中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宋代理学家朱熹解释说:“智者达于事而周游无滞,有似于水,故乐水也”。也就是说,智者处世通达圆润,与水性相似,有深度且流动不滞。

神奇之液态水,它随物赋形,难以名状,它自然天成,水乳交融,以不变应万变。液态水不管被如何折腾煎熬,从冰点到沸点,液态水始终还是液态水。

水,润泽万物,生生不息。上善若水,柔可胜刚。真正的智慧是“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唐代诗人元稹的诗告诉我们,水静则清,人静则明。

山无常势,水无常形。鱼得水逝而相忘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我们今天重读《简·爱》,就是希望女人多一些哲学头脑,像简·爱那样,而不是像“抹布女”那样沦为感情机器,这对提升女性素质应当有启发。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水的形状是什么样?语言无能为力,惟有河床能够描摹。一如简·爱的灵魂,只有罗切斯特才能描摹它的形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