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坛脉动的把握与症候的纾解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笔者之所以会提到他的散文名篇《韩金菊》,是因为雷达先生在这篇散文里写到了他早年的恋爱与兰州大学中文系求学以及去北京工作的情况,是研究雷达先生极为珍贵的具有文献性价值的资料文章。我们都说雷达是新时期以来贯穿中国文坛40年的评论家,那正是源于1978年《文艺报》复刊,本来在新华社工作的他,看到了《文艺报》登出来的巴金先生的文章《迎接

社会主义文艺的春天》,巴老的文章深深地触动了年轻的雷达,他想,如果文艺的春天真的就要到来,那么他愿意成为“这春的乐章中的一个音符”,于是,他毛遂自荐投身于《文艺报》的工作。而从2014年开始,《文艺报》邀请雷达先生开设专栏,命名专栏时,雷达脱口而出叫“雷达观潮”吧,于是,这本书正是以这些专栏文章为主体,兼收几篇80年代的评论文本,因为这些文章

在他看来依然不过时。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雷达对中国文坛的评论,起始点与终点都是《文艺报》,也可以说是一段文坛佳话了。

这40年,是祖国大地改革开放的40年,反映在文坛上也是呈现出万千气象的时期。雷达无愧于他的名字,以其扎实的文学功底和敏锐的“雷达”触角,迅速捕捉到文坛的风潮变化,并能够迅速发现文坛出现的症候,然后及时准确地发声,可以说,这40年的文坛与雷达是互相见证了对方的成长。他时刻都是在场的,并且他的阅读量之大令许多同行都感到惊叹。他所撰写的评论文章既有大主题的宏观把握,又有小问题的细节开刀,富于张力,非常具有参考价值。比如,以五年为一个时间段划分,他能做出综述性的观察——《时代·技巧·视野——对近五年小说创作的一种观察》,他梳理出老中青作家们的创作动态,然后发现总结出一些重要的艺术经验,同时提出了有待继续深入探索的问题。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小说的评述不光停留在著名作家,诸如张悦然、路内这些新涌现出来的年轻作家他也予以重点关注,而且也不光停留在对长中短篇小说观察,连小小说他也强调要重视。他说:“我还特别想讲的是,小小说的发展不容忽视,它已由弱到强,渐渐长成大树。飞速发展的时代为它提供了新的广阔舞台,它不断涌现新的题材、新的人物、新的手法,它一直拥有读者且读者群在不断扩大。当它与微电影联姻以来,影响力成倍增大”。通过这段论述可以看出,雷达的思维与见解是非常与时俱进的,他虽是个治学非常传统的文人,但他的妙论又是那么前卫,认为文学能够与新媒体适时结合,产生强强联合的效果,这样的观点令人惊喜又信服。也正是源于雷达宏观的视野与管窥的细节相结合,他对文坛的扫描便具有了全方位与细致性相辉映的气象。比如他以小说为例对文坛的总体性概括就是典型的大师手笔:“中国当代小说也已经不仅仅是一国所有,它应该是属于世界文学的组成部分,因而在人类性、民族性、审美性上如何契合全球化语境,也是不得不深入考虑的问题”。

笔者所引小说的观察评述不过是一例而已,雷达先生的观察评述几乎涉及到了当代文坛的方方面面,从大方面来说,他对文坛的“代际划分”、文学与社会新闻的纠缠及开解、影视文化对文学的冲击与改写、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关

怀人的问题先于关怀哪些人的问题”等等都有发声。就文学体裁来说,他对小说的观察、心目中的好散文、短篇小说的文体意识、非虚构等等都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就文坛的症候来说,他主要分析了当前文学创作的症候为何会有以及存在哪些症候——问题的提出源于这样的疑问:“在今天这样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作家们在写什么和怎样写上,可说享有了相对充分的自主权,何以还是产生不出多少公认的大作家作品呢?根源究竟何在?或者换句话说,与庄严的文学目标相比,我们现在的文学到底缺失些什么呢?”这篇可谓是充分显示了雷达的敏锐观察与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他充分调动出了自己的阅读积累,运用正反对比、中外文学比较等多种分析方法,来分析论证他的观点,从而雄辩地论证出当前文坛的几点症候是什么,如何产生与怎样解决,极其令人信服。

而同时,笔者还需要指出的是,雷达先生对阅读问题的阐释,在我国近些年来提倡全民阅读的时代背景下,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他不止一篇文章提出这个问题,足见他的重视,《今天的阅读遇到了什么》《反思阅读方式的巨变》等文章发出来的声音可以说是振聋发聩的。雷达先生也注意到了现在进入了“微时代”,“微博、微信、QQ大为流行,潮流所及,无人可挡,我等也都跟着‘微’,图文并茂,短、平、快,不亦乐乎。而微时代的浏览性阅读正是传统经典阅读面临的最大敌人!”必须要看到,网络时代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巨大便利,但阅读进入“微时代”也确实是把双刃剑,我们在享受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带来方便快捷的同时,其巨大的诱惑力的确会冲击掉我们纸质阅读的快乐时光。那么,雷达先生有何好办法呢?其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细细想也没别的妙招——“读书需要‘关机’,需要沉浸,需要专一,需要暂时切断与外界的联系,进入一种类似生命体验的状态;即使读消遣性的书,也要入乎其内,才能得其妙处。”在文章中,他还分析了诸如一些畅销书榜单、读名著与开书单等等的阅读问题,在雷达看来,阅读名著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他非常推崇卡尔维诺的话:“所谓经典,不是你正在阅读的作品,而是你正在重读的作品”。这自然就是有价值的阅读,而且读书不必急迫,“它是一个影响长远的问题,将影响到社会、民族的文化走向和精神结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