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语言的音乐化:能指与重复的旋律——以《上海的狐步舞》为例

摘要:本文借助索绪尔语言学的能指与所指概念,以穆时英的《上海的狐步舞》为研究对象,重点集中在小说语言的能指与所指功能转移所带来的语言音乐化的一个侧面;以及小说中利用重复这种手段,使能指本身构成自足的舞曲旋律。这也是从另一个侧面读解上世纪30年代上海繁华颓废的直面物质与精神隐退的方式。

Mixed Accent - - 小说小评 - 文/李雪梅

关键词:语言的音乐化;能指;重复;《上海的狐步舞》

20世纪的语言学转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人类开始重新打量语言这个一直以来人们坚信不疑的思维承载工具,人们的目光从内外部世界的意义探寻转移到对表达的有效性问题上。于是,语言的性质一夜之间变得暖昧起来。语言成为操纵与反操纵的神奇工具,它不再俯首称臣于思维,而是在纷繁又贫乏的历史语境中舞动真实又虚幻的身姿。因此现代小说的一个重要特征,便是作家也开始关注语言本身,注重语言的符号性与物质性。小说语言的能指和所指,在这个世纪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颠倒,所指的范围缩小,语言的能指顺着感觉到的情状滑行,接近音乐音响以及由音响所唤起的确定然而却也不确定的想象世界。

本文借助索绪尔语言学的能指与所指概念,以穆时英的《上海的狐步舞》作为研究对象,重点集中在小说语言的能指与所指功能转移所带来的语言音乐化的一个侧面;以及小说中利用重复这种手段,使能指本身构成自足的舞曲旋律。虽然从整个文学史来看,这种现象属于少数,但对此类创作方式的阐释可以有助于我们理解——当现代小说的媒介语言以音乐的媒介语言为参照时,所进行的一种可能性维度的实验,以及这种现象在中国当代小说以及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小说中时有出现的意义等等。同时,在这一试验中,实际上也触摸到了音乐与小说、甚至诗歌某种无法突破的边界,因而具有探讨的价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