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

——以傅青主及《傅青主女科》为例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文/西门杏庵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中华传统文化在个人修身养性方面有着很深的探索,形成了中华民族特有的理论特点和文化气质。这些思想以各种方式渗透于中国人的精神血液中,深深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行为。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中华民族有着深厚文化传统,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思想体系,体现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积累的知识智慧和理性思辨。这是我国的独特优势。”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继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强调坚定文化自信,由此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

据《光明日报》报道,8月21日至22日,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背景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高度,深入研判了当前宣传思想工作的基本形势和发展态势,深刻阐述了事关宣传思想工作长远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进一步明确了新形势下宣传思想工作的重点任务和根本遵循。

关于不断提升中华文化影响力,习近平强调,要不断提

升中华文化影响力,把握大势、区分对象、精准施策,主动宣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动讲好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故事、中国人民奋斗圆梦的故事、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故事,让世界更好了解中国。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根脉,其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不仅是我们中国人思想和精神的内核,对解决人类问题也有重要价值。要把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提炼出来、展示出来,把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出来、展示出来。要完善国际传播工作格局,创新宣传理念、创新运行机制,汇聚更多资源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精心做好对外宣传工作,创新对外宣传方式,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当前,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道路上还面临许多新问题与新挑战。在“无视频,不网络;无网络,不传播”的时代,我们应该创新讲好中国故事的方式,“概念漂浮”和“话语空转”这种传播方式是很难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

最近,《老家河南》微视频为什么那么火?据统计,前3批16个节目累计播放量达1.08亿,百度收录与《老家河南》

视频相关内容高达437000条,仅《我的胡辣汤情缘》点击率超过1200万次,《三轮车夫Speak English》《山药女神》等不仅进入河南省中招试题,而且在国内外网上都引起了关注。最近,第4批6个节目在网上热播,又引来流量狂潮。

李暄在《光明日报》8月30日第16版撰文《老家河南:微视频里的中原故事》,给出了答案。文章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河南省委宣传部、省外宣办组织的《老家河南》微视频征集活动顺应了时代,引领了风尚。《老家河南》以地域情感作为突破口激发用户传播,利用直抵人心的微视频打动用户,激发用户的参与动机和分享动机,因而产生更广泛的传播效果,这正是《老家河南》成功的首要原因。

《老家河南》4批共22个微视频可谓匠心独运。《深山中的足球场》在火热的足球话题中聚焦中原地域深处的一块块绿色球场,聚焦热衷于足球运动的孩子们,从地域文化中升华了希望主题;《我在渠首守丹江》虽然表现的只是南水北调水源地一位民工的日常生活及保护丹江水源的自觉意识,但体现的却是一种新的发展理念和大情怀。这些微视频往往以其思想的一跃,而让地域文化有了精神的升华。

其次,《老家河南》不预设主题或立场,深入挖掘中原人的故事,尊重当事人,不无故拔高和变形,体现了对人的尊重,充分体现了作品的以人为本。不管多么强调时代意义,

其最终也都是落脚在人的故事上。不论是人与事的融合、发展,还是事中人感情的自然流露,都充满意趣、自然天成,而显得形象丰满,也凸显了以真实为生命线的微视频创作的基本底线和拍摄伦理。…… 《三轮车夫Speak English》虽写开封城一个蹬三轮的车夫,但车夫学英语的6大本日记口语, 16年的专注学习,与外国朋友的娴熟交流镜头,都让人肃然起敬。据说他的视频形象已风靡海外,成为许多外国朋友到开封旅游要见的“网红”。……《南村彩陶人》是写痴迷于仰韶彩陶的人们如何让仰韶彩陶文化技艺留存下来、永不失传等。正是以上这些内容,让《老家河南》不仅成为展示中原发展、中原文化的大舞台,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亮丽风景线。

中华民族的血脉中流动着“和”的基因,始终崇尚和平、和睦、和谐,强调“和而不同”“以和为贵”。这种柔性的“和”的基因,作为中国人的生活样式和状态,流淌在一个个鲜活的中国人身上。

文化的深层是价值观,价值传播也需要柔性表达,这样才能更好地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感召力。

本文以傅青主及《傅青主女科》为例,谈谈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

门酒肉臭”等等,殊不知,杜甫还有很“傻”很“天真”的一面。你看在这首诗里,他作为一个官员,来到“黄四娘家”,不写她家的疾苦,不写她家的收入,不写她家的住房大小,不写她家的任何和“物质”有关的东西,只写她家的花呀、蝶呀。他眼里没有眼前的“苟且”,只有“诗”和“远方”。

杜甫说,在去“黄四娘家”的小路上,繁花连成片。“千朵万朵”,密密层层,芬芳鲜艳的花儿把枝条都压弯了。蝶恋花,舞姿美。蝴蝶蹁跹,围绕着万紫千红的花瓣,飞来飞去,流连忘返,路过的我也不自觉地放慢脚步,赏花观蝶。物我交融,情景相生。陶醉之际,恰巧传来黄莺清脆的啼鸣,轻松自在,将沉醉在花蝶之中的我唤醒。

记得中学时代读这首诗时,语文老师讲:诗写得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浑然天成。可是,几天前的一个周末,我在

一个小镇上,和一个朋友去丛中采“冬瓜茶”熟透的果子。边采边往嘴里塞,多么熟悉的“冬瓜茶”味道啊。原来,我们在商场里买的“冬瓜茶”,真的完全能够模仿出“冬瓜茶”果的味道,佩服商人的“山寨”能力。味道几乎没有差别,只不过,商场里买的“冬瓜茶”是饮料,而我们现在吃的,是纯天然的“冬瓜茶”果。

“冬瓜茶”树很茂密,像一把巨大的伞,蝴蝶和蜜蜂在花果间蹁跹起舞,见了我们也不回避,不肯离去。我伸手去摸各种颜色的蝴蝶的翅膀,它们也不理会,该干嘛干嘛,当我不存在。一树的果子,也“长”着一树的蝴蝶。

我对朋友说,杜甫的诗“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写的正是我们所看到的情景,此时此刻。“留连戏蝶时时舞”,其实就是平常的说话嘛,那些讲诗的学者非要讲得深不可测。不应该啊,本来很简单的,非要往复杂和深刻上说。仿佛不复杂不深刻,就没有学问一般。“戏蝶留连时时舞,娇莺自在恰恰啼”,简单明快,刹那间的快意脱口而出。杜甫不过是按习惯文法,把“留连”、“自在”提到句首而已。如果我再讲语文课,我一定带学生来这里,“现场感”太重要了。然后,告诉学生:“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你明白了这两句诗有什么用?能赚钱吗?不能,但是,你能得到发自内心的幸福与快乐。所以,读书真的要多读“无用之书”,为你的一生打个比较厚实的底子。过于讲求“立竿见影”,过于讲究所谓“精英式的阅读”,那你很难养成文化品位,你的精神境界很难提升。天马行空,逸兴遄飞,这种快

乐惟有艺术和诗歌的审美可以为你提供。

遗憾的是,那天,我和友人没有听到“娇莺”的叫声。“自在娇莺恰恰啼”感觉无从体验了,缺乏“现场感”。

这“恰恰”两个字,实在妙极,正如《登徒子好色赋》中,宋玉描述东邻女孩的美貌时所说的话: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恰恰”,就是恰如其分,一切都恰到好处。这是自然与社会法则,也是艺术与人生境界。不见得就是尽善尽美,但一定是渐入佳境。花看半开,人贵知足。大道至简,道法自然,归根结底不过两个字:适度。物极必反,盛极而衰。得趣辄止,见好就收,是人生的最佳境界,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为什么这样啊?盛极而衰,高处不胜寒啊。过了,过犹不及嘛。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尽善尽美,心想事成,不一定是好事,渐入佳境才好,才是恰到好处。

就《江畔独步寻花·其六》这首诗来说,杜甫比白居易的《放言五首·其三》要好。白居易的《放言五首·其三》是这样写的:“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当然,这两首诗,一个是写情趣,一个是谈哲理,两者非同类,不好比的。佛家云: “一沙一世界”。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只是,我觉得,在境界上,杜甫还有这份“傻”,很难得了。这份“傻”,正是杜甫剥蚀掉那些华丽外壳之后的那份最初的诚挚。你若对世界施之慷慨,它必对你温柔以待。这种感觉就是抽象的幸福了。用在做人方面,这就是境界了。

《黄帝内经》有言:“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生命有自己的节奏。

生活如此质朴,我们却如此忙碌。为什么不学会停下来,等等灵魂呢?前不久,《凌晨三点的北上广,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一文刷爆朋友圈。文中说:“的哥夜班人已经习惯了被迫熬夜,高级白领开完会已是凌晨三点,广告公司客户经理为了让客户满意拼命加班……”看来,疲惫的人还真不少,心累的人真不少。

还是读诗吧,至少能放松身心。你看杜甫的诗《江畔独步寻花·其六》中,蝶舞莺歌,浑然天成。好的诗,如好的艺术品,一定是不隔的,脱口而出。其实就是说话,就是自然,就是本色。是什么样就什么样。那不是杜甫在写,而是“神”借

助于杜甫的笔在写。所谓如神来之笔,就是这样吧。读书破万卷,下笔果然如“有神”啊。

杜甫的字是“子美”,果然美。他自号“少陵野老”,这诗写得还真是“野老”啊。所谓诗艺精湛,不过是“大道至简”的另一种说法罢了。

蝴蝶这只斑斓的昆虫,是离文学最近的昆虫,它是“生命中可以承受”之轻。蝴蝶原本是轻盈的,甚至是“不接地气”的,它的飞翔是流线型的,翩翩起舞的,因为它不转弯。蝴蝶的轻,常常让人联想到脆弱、死亡、爱情、悲剧等等,想到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化蝶,以及庄周梦蝶。所以它说离文学最近,离哲学最近。蝴蝶的这种轻盈,类似于文学中的缠绵、凄婉,与飘忽不定的梦幻有关。美总是脆弱的,就像蝴蝶的飞翔,经不起任何的暴风雨。这就多了一些悲剧意识。

我的一个公务员朋友,大概缺少那么一点文学的天赋,他对蝴蝶轻盈没有太多感觉,老想劝蝴蝶多接地气,特别欣赏或者喜欢老鹰的一飞冲天,或者虫子的遇到危险就迅速躲藏的本能,因此,他难以理解“化蝶”和“梦蝶”的悲剧之美,他非常懂得转弯。有一次,他发微信说:“能够庇护你的,永远只会是你自己的能力。可以是你健康的身体。可以是你独当一面的底气。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就没有人敢轻易‘动’你。这种能力,还可以是你能随时跳槽的底气。”他这个说法,赢得不少朋友的点赞。

这属于心灵鸡汤一类的豪言。说这话的,也多属于“中年油腻男”,或者,大概就处在“中年油腻男”这个层面。“油腻”这个词,其实是不分男女的。油腻,在这个营养越来越过剩的年头,并不能给人以美感。大凡玩串、穿“复古”倾向的奇装异服、聚会念诗然后哭、大肚子、传授人生经验、留长发长须、皮带挂钥匙、脖子挂金链、长指甲、喝茶讲文化、手机戴皮套……人们往往给这类人贴上一个“油腻”的标签。

过去,我们的老祖宗是敬天的,是遵从天命的。宋代理学家程颐明确提出“天、地、人,只一道也”的主张。古代中国人的全面发展思想表现为追求“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是指天人一体,即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思想。中医的临床思维中也可以找到这种哲学思想。比如夏天到了,天气比较炎热,用药的时候就要把炎热的季节因素考虑进去;夏天暑湿比较重,所以看病的时候就要加点祛湿的药。这就是顺应自然, “天人合一”。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这是天地自然节律性的变化,这些变化会对人体的生理病理存在种种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中医重视顺应天地自然界的运动变化,强调人体必须与天地南腔北调 5

自然界保持高度的和谐、协调、统一。“天人合一”正是这个意思。《黄帝内经》以“宇宙生命整体观”全面论述了保健养生之道,主张“治未病”、“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道一个人的正常状态应该是什么样子,就叫做“明”,反过来就是“不明”,不明就会妄为,妄为的结果就是凶灾。凶灾的一个体现,就是疾病,甚至是绝症,实际上很多绝症就是自己的内心造出来的,这叫“造病”。

人与自然的关系被概括为天人关系,这是东方哲学的智慧所在。人为什么要依靠上天呢?就是因为人没有能力庇护自己,一切都可能在瞬间烟消云散——如果不遵从天命、破坏自然生态的话。“天人合一”思想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成分。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逐渐认识乃至追求的境界。你到三江源看看,就知道自然究竟有多么神奇,造物主是多么不可思议。饮水思源,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这个源,从地理意义上说,就是三江源。三江源位于青藏高原腹地,主要分布于青海省玉树和果洛藏族自治州,是亚洲三条主要河流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为流域十几亿人口提供水源。那里曾经水草丰美,河流纵横,湖泊潋滟,柔美而壮丽,苍茫而悠远。那里是名副其实的“中华水塔”,维系着中国乃至亚洲的水生态安全。“噢,可爱的故乡,连绵的山峰和宁静的澜沧江……”这首歌唱的就是三江源。“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句哲理深刻的话,说的是水的重要性。失去水,一切生命都将逝去。水是众生之母,万物因水而生,人类择水而居。为了保护“中华水塔”,早在2005年,国务院就批准实施《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如今昔日的荒沙丘变成了绿草地,生态环境明显好转。

在电影《可可西里》里,导演陆川用悲壮的故事,展现了人类保护自然生灵的坚持和决绝。前不久,导演陆川在央视《朗读者》节目里,朗读了作家王宗仁的《藏羚羊的跪拜》:“那只肥壮的羚羊并没有逃走,只是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他,然后冲着他前行两步,用两条前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与此同时,两行长泪从它眼里流了出来。老猎人的心头一软,扣扳机的手不由得松了一下……”陆川说,他要把这篇散文献给多年来关注自然、默默守护可可西里的人们。在陆川的朗读中,那只面对猎人枪口跪拜的藏羚羊,并没能挽救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却让猎人从此放下了猎枪。真的,“天下所有慈母的跪拜,包括动物在内,都是神圣的”。

中医学认为人体是一个有机整体,人是小宇宙,自然是

大宇宙,人与自然密不可分。依照中医学的观点,人体结构的各个部分都不是孤立的。脏、腑、皮、肉、筋、骨、脉等形体组织,以及口、鼻、舌、目、前后阴等五官九窍,通过经络都可以互相联系起来,从而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在生理情况下,人体各脏腑、组织和器官是互相联系的,共同完成人体统一的机能活动。而在机体发生病变的时候,则各脏腑、组织、器官之间又会互相影响。因此,中医在诊断疾病时,能够通过五官、形体、色脉等外在表现来了解体内的脏腑病变。中医学还体现了机体与情志的整体观,指出机体对情志的决定作用。“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另一方面,情志对机体也有调节作用。“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适寒温、和喜怒者也”。因此,中医学十分注重通过调节情志来消除病理变化,恢复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

最近,《河南日报》有个报道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近日,备受关注的《中国家庭健康大数据报告》出炉,一项关于慢性病的统计数据再次敲响警钟。数据显示,目前我国70%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15%的人处于疾病状态,其中慢性病死亡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86.6%。过去十年,平均每年慢性病新增病例接近2倍;未来十年,将有8千万人死于慢性病。

慢性病已成为严重威胁城乡居民健康的一类疾病。什么叫慢性病?慢性病是指非传染性、具有长期积累形成疾病形态损害的疾病总称。由于这类疾病起病隐匿、病程较长、病因复杂,因此一旦防治不及,就会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威胁生命安全。据介绍,因病致死中超过85%的死因归于慢性病,慢性病造成的经济负担占全部疾病负担的70%以上。

你知道吗?能健康长寿的人,一般都很尊重自然规律,不会放纵自己。他们的生活可以很简朴,不奢华,但是都会恪守一个节律,这个节律,大到遵从季节、气候的变化节点,小到吃饭睡觉定时、定量,这也是中医“道法自然”的体现。

中医学十分重视人与自然环境之间的联系,由此提出了“人与天地相应”的著名论断。《素问·宝命全形论》云:“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养生”是什么意思?就是“养成好的生活方式”的一个简称。说到底还是身心问题。顺应自然之道,就叫有德。道是天道,德字有“人”有“心”,顺应自然而不是违背自然,这是道家所讲的道德。一个人良好的习惯能坚持下来,而且坚持的过程中没有痛苦,不感觉吃力,那大概是符合生理的,是对身体的成全。也只有这样的习惯,才可能养成为日常,而能以如此习惯从容安排生活的人,心是静的,身体是放松的。

《中庸》上说“大德必得其寿”。只有对药物、食物,运动健身的手段,都心悦诚服、甘之如饴的时候,身心才能合一,才是心理的减负。所以,养生办法多样,但主旨始终是唯一的:养生就要做减法,非此就是给生命添负累。

很可惜,现在很多人活得太盲从,太匆忙,没时间,也没心情讲究了,一切以方便快捷为务。在这种求速度、讲效率的仓皇中,仪式、程序乃至规矩都被一一简化了。

中医有3千多年的历史,在3千多年的历程中,无论其发展速度是快还是慢,它始终都是在发展的。中医其实是哲学理论“包装”下的古代生命科学。它不仅是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还是传统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治病也是调整生活方式。所以,寻求中医治病,要试着让性子、节奏都慢下来,在治病的过程中反思、体悟,并学会真正地关注自己、爱自己。

中医是以“天人合一,天地同构”的思想为指导,运用《周易》阴阳五行的象数理论,来研究人体生命运动状态和规律的一门学问。它注重用药物的偏性来纠正人体的偏性,改善人体的内环境,形成人体内部环境、人与外部环境的和谐状态。这正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思想。所以,一个优秀的医家除研究医道之外,还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这样才能取得满意的治疗效果。“望而知之谓之神”,这正是对“天道”的敬畏。

人在“天道”(自然)面前太渺小了。看过马龙·白兰度主演的电影《教父》吧,电影讲的也类似这个道理。教父为了保护他的家族,牺牲的却正是他最爱的家人。财富、名望、权力等等,《教父》中柯里昂家族拥有了一切,可是这一切的背后终究是罪恶。老教父有自己的底线,只插手博彩行业而绝不贩毒,后面波澜壮阔的故事,都因此而起。

电影的第一个镜头:“我相信美国”。寥寥5个字,但画面却是全黑,而后第一个特写,给了这位爱女心切的殡仪馆老板博纳瑟拉。博纳瑟拉讲述自己女儿被奸徒羞辱虐待,法官公然袒护罪犯的事。中产阶级在美国当时社会背景下的脆弱暴露无遗。

长镜头拉远,转向了“马龙·白兰度”,他才是镜头的主角,权利的中心。平缓的节奏保持了张力,体现了他的权威,虽然压抑,但却不会给人压力。“马龙·白兰度”不怒自威,傲气内敛,可又让人不敢逾越,掌握着如此大的权利和财富的教父,手里却安静地抚摸着一只小猫,胸前的玫瑰娇艳欲滴,可见其内心也有着深深的孤寂。有趣的是,这只小猫原本没有戏份,是白兰度临时从片场捡来的,居然成了电影的神来

一笔。

《教父》这部电影为什么好看?因为电影讲的不是浅薄的“心灵鸡汤”一类的豪言,而是讲个人能力其实有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黄金未为贵,安乐值钱多。老教父毕生的努力,还是付之东流。故事的最后告诉我们:战争不会因此结束。电影讲的是什么呢?是对抗,是过于相信自己的力量。这和我们中国哲学中“天人合一”的思想是不一样的,和我们中医学的“阴平阳秘、精神乃治”也不一样。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说:中医是一种维护健康的医学,它追求的是机体的平衡。它的治疗目标是通过调理来调整人体的不适、失衡的状态,达到“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现代人的健康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内就产生的,大多是潜伏很长时间才累积的。不良的生活方式,比如熬夜、酗酒、抽烟、烦劳等,都会影响健康。当你自己感觉不适时,可能就是失衡的开始。而中医强调“治未病”,让你早点开始调理,而且告诉你怎么去调理,从而达到健康的目的,这就是健康医学。养生保健是中医最宝贵的部分,英国李约瑟博士讲,世界各国都没有,只有中国有,这是中国的独创。

几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竟然让我生出这么多哲学和文学的联想。

我就是在这里,在“留连戏蝶时时舞”的“冬瓜茶”树下,反复研读了傅青主的《傅青主女科》,对傅青主有了新的认识。现在提笔写下来,与诸君共享。算是对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表达一份敬意。

在香港武侠小说家梁羽生的书里,傅青主就是一位盖世大侠。他的作品现在是拍卖行的宠儿。日前,他的一幅行草《华严经》在广州拍卖,以1955万元人民币成交。

明朝末年的文化圈,李贽鼓吹“童心”,主张表现真实的自我;汤显祖主张艺术应是“自然灵气,恍惚而来,不思而至。怪怪奇奇,莫可名状”。总之,当时流行的艺术审美就是“尚奇”。在书法领域也一样,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则认为,好的书法先要学古人,但仅有“熟”还不够,必须“由熟返生”,这样才能有自己的风格。董其昌是这样说的:“画与字各有门庭,字可生,画不可熟。字须熟后生,画须熟外熟”。

董其昌反对一味临摹,提出“生”的艺术标准。

到了康熙帝时代,博学鸿儒特科考试的举行,在书法领域,流行起金石文字。

傅青主的书法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他书出颜真卿,力倡正拙、贬巧媚。傅青主认为:“不作篆隶,虽学书三万六千日,终不到是处,昧所从来也”。“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境,终是俗格。钟、王之不可测处,全得自阿

堵”。

傅青主提出,“古拙”是艺术的标准。他提出“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的书法思想。

自在娇莺恰恰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