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顾炎武 :“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傅青主博学多才,是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在经学、先秦子学、佛经道藏、医学、书法、绘画、诗词、音韵、训诂之学甚至武学等各方面都有较深造诣。全祖望在《阳曲傅先生事略》中赞其学问“大河以北莫能窥其藩者”。傅青主与顾炎

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后世尊为明末清初“六大儒”,梁启超称其为“清初六大师”之一。

傅青主当时与顾炎武齐名,时人称“南顾北傅”。

“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这是明末清初

著名学者顾炎武的一句评语。

关于傅青主和顾炎武的交往,还有一段趣事。儒学有云: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到了孟轲,有“齐人有一妻一妾”之说。所以,古代的学者韩愈、欧阳修、苏轼,包括顾炎武有妾,这在那个时代都属于正常。

傅青主有吗?还真没有。他的好朋友顾炎武是有的。傅青主与顾炎武都为晚明遗民,共同的家国疼痛,使得两人结成莫逆,“相随拾芝草”;顾炎武长居江苏昆山,傅山流寓山西太原,但顾炎武曾三次跋山涉水,去访好友傅青主。

顾炎武59岁那年,和傅青主见面。老友相见,除了谈论天下大事,顾炎武也想让傅青主给把把脉。这一把脉,发现顾炎武的阳很盛,因为阳虚质的人怕冷,性格也多是内向、喜安静,不喜热闹。

顾炎武虽年近花甲,身体却还不算老,“六十岁的人,三十岁的心脏”,脉搏跳得很有力。傅青主微笑说:你“尚可

得子”。

顾炎武老而无子,听到傅青主这话,心动了,正合其意呀。顾炎武听傅青主的话,返归故里,很快就纳了一个16岁的小妾。

傅青主给顾炎武开方“娶一房小妾”,本来是给他开一方补药的,结果呢?却成了顾炎武的“毒药”。顾炎武“老牛吃嫩草”,兴奋过度,身体出问题了,原先健壮如牛,气壮如虎,坐如松,行如风,现在呢?肉销骨立,形容枯槁,耳不聪,目不明,“不一二年而众疾交侵”,更“三五年间目遂不能见物”。

劳倦伤气啊,这一点顾炎武是明白的。《素问·举痛论》云:“劳则喘息汗出,外内皆越,故气耗矣”。毕竟那么大岁数的人,经不起折腾了,一折腾,就出汗,大汗亡阳啊。出汗量大,津气也随着汗液而耗散,人体元气也随之耗散,导致顾炎武的脾胃气虚,日久还可导致阳气亏虚,因此会出现阴火上冲或虚阳外越的虚火症状。另外,精神负担重的话,也容易引起阴阳失衡、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出现失眠、抑郁、偏头痛等症,导致白天头昏、精神不振。他经常食鸭肉,以补充体力。因为,鸭肉味甘、咸,性微寒,具有滋阴养胃、清肺补血、利水消肿之功效,适合低热、虚弱、食少、大便干燥和水肿者食用。

但是,没有用。毕竟是黄昏了。

顾炎武再也不敢拿老命来开玩笑,最后决定刹车,收侄子为子,把妾给嫁了出去,“立侄议定,即出而嫁之”。据说,顾炎武为此还抱怨傅青主,劝我“娶一房小妾”,这还算君子所为吗?

史家称傅青主为“性任侠”,梁羽生在小说《七剑下天山》中将傅青主也列为一剑。清顺治四年(1647)春,傅青主和儿子傅眉到山西灵石县天空寺演示打坐和五禽戏,传与寺内主持道成法师。他还留下一种叫做“傅拳”的拳法,动作名称与太极拳相似。

历史上的傅青主,和《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药师倒颇有些相似,是一个天才型的杂家,一个仙风道骨的绝顶人物,一个至情至性的奇男子,一个真正的武林高手。

傅青主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学医的呢?现在还没有一个权威的结论,有的文献说他是家传医学:“家传故有禁方,乃资以自活”,这个说法不够确切。事实上,在他十几岁那年,他的父亲患了外感病,具体的症状是:“呃逆,直视,循衣摸床,发黄发瘢”。在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傅青主当时并没有给父亲治疗,而是到南关文昌庙求神,结果拿回了一些莫名

其妙的神仙药,父亲服后病情有所减轻,他还认为是神仙显灵了。

在那个年代,家人患了病,包括傅青主在内的人为什么要到庙里求神呢?一方面,神作为宗教,是人类心灵依托的场所;另一方面,也说明,当时傅青主还没有学医。

在他的妻子去世后,我们也没有找到他学医的记载。

事实上,傅青主自己的身体就不好,小的时候曾经几次得重病,差点死去。

在傅青主35岁的时候,也就是他从北京打官司回来几年后,他的家庭再次遭遇打击,其哥哥傅庚的儿子傅襄病了,没有多久就死去了,年龄只有20岁。就在傅襄去世的当天,他年仅19岁的妻子喝下毒药、殉情自尽。

傅青主说:“好人害好病,自有好医与好药,高爽者不能治;胡人害胡病,自有胡医与胡药,正经者不能治。”从《傅青主女科》中的处方来看,多以四君子汤、四物汤、异功散、逍遥散、补中益气汤、当归补血汤等加减化裁。

异功散,别名叫五味异功散。方剂主要功效为益气补中,理气健脾。处方出自宋代的《小儿药证直诀》。主治脾虚气滞、饮食减少、胸脘痞闷、食入作胀、大便溏薄、神疲气短、身体羸瘦、或面部浮肿者。异功散组成为:人参、白术、茯苓、炙甘草、陈皮各6克。上为粗散。每服五钱,水二大盏,生姜三片,枣二枚,同煎至一盏,去渣,温服,食前。先用数服,以正其气。

当归补血汤,为补益剂,具有补血之功效。主治血虚阳浮发热证。肌热面红,烦渴欲饮,脉洪大而虚,重按无力。亦治妇人经期、产后血虚发热头痛;或疮疡溃后,久不愈合者。临床常用于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等心血瘀阻者;妇人经期、产后发热等血虚阳浮者;各种贫血、过敏性紫癜等血虚有热者。当归补血汤的口诀为:“当归补血君黄芪,芪归用量五比一,补气生血代表剂,血虚发热此方宜”。

定经汤出自《傅青主女科》,原为“经水先后无定期”而设。定经汤由当归、白芍、菟丝子、熟地、山药、茯苓、黑荆芥、柴胡八味药组成。水煎服。二剂而经水净,四剂而经期定矣。

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情绪紧张常致妇女肝气郁结,久之化火伤阴,以致月经紊乱,经少经闭。傅青主用柴胡、当归、白芍疏肝理气,半个逍遥散;菟丝子、生熟地、怀山药滋补肾阴,半个六味地黄汤,茯苓安神,芥穗调血,妙也。

定经汤是疏肝、健脾、养血、滋肾之中比较着重于滋肾养

血。方中重用菟丝子、熟地以滋肾补肾,菟丝子、当归、白芍俱用至一两,熟地、淮山药五钱,药量均较重,茯苓三钱,炒荆芥二钱,柴胡五分。从各药分量的轻重,可见其着重于滋肾养血了。傅青主说:妇人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定期,人以为气血之虚也,谁知是肝气之郁结乎!夫经水出诸肾,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肾郁而气必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正肾之或通或闭耳;或曰:肝气郁而肾气不应,未必至于如此。殊不知子母关切,子病而母必有顾复之情,肝郁而肾不无缱绻之谊,肝气之或开或闭,即肾气之或去或留,相因而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既开,而经水自有一定之期矣。

傅氏在方后指出:“此方舒肝肾之气,非通经之药也;补肝肾之精,非利水之品也。肝肾之气舒而精通,肝肾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于治也”。他所说的“水”,是指经水。从其谓“非通经之药”一言,可知定经汤所治,着重于后期、稀少、闭经之不调,方药并非攻伐去瘀通经之剂,但通过滋肾养血以达到通经的目的,故曰“不治之治,正妙于治也”。很多月经稀少、闭经的患者,以肾水亏损者居多,故须用补而通之,或先补后攻之法,因势利导,使水到渠成,便可奏效。定经汤重用菟丝子、熟地以滋水补肾,增益月经生化之源,并重用当归、白芍以养血柔肝,山药、茯苓以健脾,少佐柴胡、荆芥以疏发肝气。水足血旺,肝气得舒,经水自可来潮。经水出诸肾的观点,是根据《素问·上古天真论》论述月经来源的生理提出的。因肾气盛然后天癸至,天癸至才有月经来潮,故滋肾养血是调治月经之或通或闭的重要原则。《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中有云:“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耳”。指出女子到了14岁左右便会有月经来潮,此时若男子精气溢泻,“阴阳和”,便可有子,到了49岁左右月经竭止,并缺失生殖能力。

傳青主曾在太原三桥街设立“卫生馆”,医名远扬四方。传世医书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傅氏幼科》等,特别是《傅青主女科》,更是清代主要传世之妇产科专著,颇受后世医家推崇。《傅青主女科》全书分为:带下、血崩、鬼胎、调经、种子、妊娠、小产、难产、正产、产后等。每一病分为几个类型,每一类型先有理论,后列方药。如对血崩后昏晕的病例,作出如下辨析:“夫人有一时血崩,两目昏暗,昏晕在地,不醒人事者,人莫不为火盛动血也。然此火非实火,乃虚火耳”。

傅青主将带下病分为5种类型:脾虚湿重的用完带汤,肝经湿热的用加减逍遥散,肾火盛而脾虚形成下焦湿热的用易黄汤,肝经脾湿而下溢的用清肝止淋汤。

金庸先生武侠名著《鹿鼎记》第一回的回目是“纵横钩党清流祸,峭茜风期月旦评”,写到吕留良、黄宗羲、顾炎武三位大学者冬日相聚,密议反清复明之事。情节虽属虚构,却也符合当时的历史背景。傅青主为人正直,不愿阿谀权贵。

他愤然放弃举业,专心研究学问,博览群书,终日手不释卷。1644年,明朝灭亡。傅青主信守民族气节,换上道士服,隐居在深山土穴之中,和母亲、儿子一起,过着砍樵采药的生活。外出时,他总是身穿朱红色的外衣,以示不忘“朱”明之意。他曾写过一副对联:“日上山红,赤县灵剑动;月来水白,真人心印一珠明”。此联首字为“日”、“月”,合为“明”字,表达了傅青主反清复明的思想。

傅山《山水六开》之“瓮泉难老”。在傅山的画作中,写意山水多以墨笔写就,实景山水则多用丹青颜色,晕染敷色而成。无论写意或实景,这些山水画中支离险峻的构图与荒寒率意的画法,使得画面呈现出危险不安的动荡感,给人以奇特的视觉感受。这种富有装饰性的绘画意趣,很可能来源于傅山所能亲见的山西古壁画。这种奇崛之风同样也是傅山毕生所追求的画理所在——“直瀑飞流鸟绝道,描眉画眼人难行。觚觚拐拐自有性,娉娉婷婷原不能。问此画法古谁是,投笔大笑老眼瞠。法无法也画亦尔,了去如幻何亏成”(《题自画山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