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傅青主和风味小吃“清和元头脑”的故事。

Mixed Accent - - 经典逸趣 -

清兵入关时,傅青主先生39岁,毅然出家入道,拜还阳真人郭静中为师。

他游历江湖,以行医为业,借医弘道,以医传教,从事反清复明秘密活动多年,后来被捕入狱,抗词不屈。在清朝统治日趋巩固以后,他隐居山林,闭门著书立说,20年不见生

客。他秉承家学,成为在经学、史学、文学、艺术、医学等方面均有卓越成就的著名学者。他对先秦古籍有广博而精深的研究,由子通医入佛、达道成仙。世称傅山“字不如诗,诗不如画,画不如医,医不如人”。

谈及傅氏,不能不提及《傅青主女科》,因为《傅青主女

科》是傅氏最具代表性、也是水平最高的妇科专著,在我国中医药历史上,堪称最享盛誉的女科名著之一。

《傅青主女科》是我心仪已久的书。我总想看看傅青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一般思想家于实用的科学大多无识见,但傅山却是一代名医。

傅青主先生是一位传奇人物,在太原的晋祠有他的供奉。

因曾著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等传世之作,在当时又有“医仙”之名,山西博物院珍藏傅山先生书法、绘画、批注手稿百余件,在各博物馆中位居第一,涵盖了诗文、经、史、诸子、医学等等学科,是研究傅山艺术创作、人文思想、医学成就的珍贵资料。

傅青主的著述,总量达四十卷。在其生前死后陆续辑有《霜红龛集》,历经200多年逐步整理刊刻而成。

《霜红龛集》卷三十二中,录有傅氏两副对联:“莫妙于台上人,离合悲欢入画谱;最灵是阅场者,兴观群怨助诗情”、“曲是曲也,曲尽人情,愈曲愈直;戏岂戏乎,戏推物理,越戏越真”。

《傅青主女科》是在傅青主先生去世一百多年之后才整理出的。这主要是傅青主担心作品会触怒清廷,招致文祸。毕竟,因文字罹祸的明清易代之际的学者,不胜枚举。他写了那么多书,却不能出版,就算他不上火,他的弟子也上火呀,难怪,“傅青主引火汤”成为流传至今的名方。

现在不少人一感冒就上喉咙,特别容易咽喉肿痛。这种情况呢,傅青主引火汤或许能帮上忙。

傅青主引火汤,记载在陈士铎的《辨证录》中,是治疗龙雷之火上炎的各种症候,比方说治疗咽喉肿痛的阴蛾病症。

陈士铎《辨证奇闻》卷三“咽喉门”载:“咽喉肿痛,日轻夜重,亦成蛾如阳症,但不甚痛,自觉咽喉燥极,水咽少快,人腹又不安,吐涎如水,将涎投水中,即散化为水。人谓喉痛生蛾,用泄火药反重,亦有勺水不能下咽者。盖日轻夜重,阴蛾也,阳蛾则日重夜轻。此火因水亏,火无可藏,上冲咽喉。宜大补肾水,加补火,以引火归藏,上热自愈”。

很多人看后,恍然大悟一般,原来肾精不足

也会引起咽炎呀。此所谓“阴虚火旺”。日常生活中,人们遇到“上火”,往往会摘些金银花的花呀、叶呀,煮水饮用,以达到清热的目的;但肾精不足的患者,你泡金银花茶喝,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因为这不是实火,而是虚火。也就是由于阴虚而造成的阳亢。

《素问·至真要大论》中有云:“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热之而寒者取之阳,所谓求其属也”。这段原文后面,王冰的注解很有意思:“壮水之主,以制阳光;益火之源,以消阴翳”。何谓“壮水之主,以制阳光”?一般来说,水为阴寒至极之物,通常人们总是将寒凉药物隐喻壮水,因而,“壮水之主”即补肾阴之意,这样就可以制约阴虚造成的阳亢。“壮水之主,以制阳光”的方法,即用滋阴壮水之法,以抑制阳亢火盛。这种治疗原则亦称为“阳病治阴”。“益火之源,以消阴翳”,火属阳,益火之源即补肾阳之意。这样,就可以消散弥漫的阴邪遮蔽,即消阴翳。由此可见,益火之源,以消阴翳,其实就是补阳,以治虚寒。郑钦安在《医理传真》引坎为解:“坎为水,属阴,血也,而真阳寓焉。中一爻,即天也。一生水,在人身为肾,一点真阳,含于二阴之中,居于至阴之地,乃人立命之根,真种子也,诸书称为真阳”。

罗大伦写的《古代的中医》,里面也讲到名方“傅青主引

火汤”。引火归原,是用温药治疗龙火上燔的一种方法,属于从治法。王冰在《内经》“甚者从之”句下注解中指出:“病之大甚者,犹龙火也,得湿而焰,遇水而燔。不知其性,以水湿折之,适足以光焰诣天,物穷方止矣。识其性者,反常其理,以火逐之,则燔灼自消,焰光扑灭”。明清温补医家根据上述理论,将引火归原广泛用于临床,但由于离原之火理论上的不确定,造成了诸多认识上的混乱,不少医家陷于相互矛盾之中。如既称阴虚之火,又称阳虚之火;既指有根之火,又指无根之火;既包括格阳,又涵盖戴阳。山西名医李可,对引火归原治疗,喜用傅青主之引火汤,原方组成为:熟地90克,巴戟、天冬、麦冬各30克,茯苓15-20克,五味子6克。

经常上火,易致免疫力低下。“上火”其实是老百姓的俗称,中医认为这种中医火热症状,多因精神紧张、过度劳累等原因引起。上火这个“火”可能是实火,也可能是虚火。实火是一种急性炎症,其特点是持续时间较短,一般一周左右就能痊愈。虚火类似慢性炎症,不大容易好,部分患者经常上火,持续时间较长,反反复复。研究发现,上火的发生都存在能量代谢加快的现象,而加班熬夜或是精神紧张都是通过调动人体潜在的机能以适应环境的变化,保证相关器官的能量代谢。一些容易上火的患者,在上火间歇期没有发生上火症状时,体内仍存在较高的炎症反应,这些患者大都表现为湿热体质等中医热性体质,说明上火易感人群具有一定的中医偏颇体质的特征。

傅青主寓居汾阳期间,对竹叶青酒添加的中药材进行了精选,最后定型为今日所用之十二种,即竹叶、栀子、菊花、当归、陈皮、砂仁、广木香、紫檀香、公丁香、零陵香、山奈、冰糖等。

傅青主为给母亲治病,使用黄芪、煨面、莲菜、羊肉、长山药、黄酒、酒糟、羊尾油八种原料配制而成,外加腌韭菜做引子,经常食用,有益气调元、活血健胃、滋补虚损的功效,晨起食用效果更好。傅青主将这个方子传授给一家叫做清和元的饭店,招牌上写“清和元头脑杂割”,这就是今天太原人早上常吃的风味小吃太原“头脑”。

傅青主中年丧妻后,一直没有再娶,家中有老母,他一直侍奉在身边。为了给老母亲调理身体,他以肥羊肉、莲藕、山药、黄芪、良姜、煨面、黄酒、酒糟等为原料制成了“八珍汤”,并把这种汤作为母亲冬季进食的早点。其中羊肉味甘性热,补虚开胃;莲藕清热化痰;山药补脾健中;黄芪补脾

益气健肺;良姜味辛性热,温中下气,暖胃消食。药寓于食,药食并用组成一剂温补而不腻、清薄而可口的滋补药膳。

对妇女的带下病,傅青主分出白、青、黄、黑、赤五种类型。指出:“治法宜大补脾胃之气,稍佐以舒肝之品,脾气健则湿气消,自无白带之患矣”。脾虚湿重的白带,用完带汤;肝经湿热的青带,用加减消遥散;肾火盛而脾虚湿热下注的黄带,用易黄汤;下焦火热盛的黑带,用利火汤;肝热脾虚而下溢的赤带,用清肝止淋汤。其病机,总不外乎脾虚湿盛和肝郁化火,而影响冲任二脉所致。

中医对药材是很讲究的。有不少中药材,“本是同根生”,疗效却相反。同一株植物,不同部位入药,作用都不一样。比方说,金银花入药,和菊花、蒲公英一样,很多人都知道是用来清热解毒的,但那是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带初开的花,花性轻扬,走外,能够清热解毒。金银花的干燥茎枝是藤,则走里,善疏风通络,可清经络中之风热,且定经络疼痛。

桑树,一身都是宝,干燥叶为桑叶,疏散风热、清肺润燥,多用于风热感冒,肺热燥咳;桑枝呢,祛风湿、利关节,多治风湿痹病和肩臂、关节酸痛麻木;其果穗桑椹,滋阴补血、生津润燥,多治心悸失眠、目暗耳鸣、津亏血少等;其根皮为桑白皮,泻肺平喘、利水消肿,多用于肺热咳喘、面目浮肿。

我们大家爱喝的枸杞子泡茶,那是用枸杞的成熟干燥果实,可以滋补肝肾,益精明目,有补肾养肝之功效;其干燥根皮叫地骨皮,因其性寒,主清热凉血、退骨蒸潮热,多以去痨热、虚热为主。

麻黄,来源于麻黄科植物草麻黄、中麻黄或木贼麻黄的干燥草质茎。李时珍说:“麻黄发汗之气,驶不能御,而根节止汗,效如影响,物理之妙,不可测度如此。”麻黄为辛温解表药之首,具有发汗、平喘、利水之效,可用于风寒感冒、咳嗽气喘、风湿水肿。而麻黄根,则为其干燥根及根茎,疗效却相反,有固表止汗的功效,主治自汗、盗汗和各种虚汗症。

桂枝,是樟科植物肉桂的干燥嫩枝,性轻走上。肉桂,是其干燥树皮,性沉走下。桂枝与肉桂有同也有异。二者均有辛、甘味,均能助阳散寒、温通经络,但桂枝性轻而走上,辛温之性较小,长于发汗解肌、助阳化气,常用于风寒表证、关节痹痛、痰饮水肿等;而肉桂性沉而走下,其辛甘大热,长于温里寒、散寒止痛、引火归元,常用于治里寒症、肾阳不足、命门火衰之畏寒肢冷、腰膝软弱等。

另外,煎药也有讲究。煎药的器具首选砂锅,其次是白色搪瓷器皿或不锈钢锅,不能用铝锅和铁锅。一般煎药前需要把草药用冷水浸泡1小时左右,冬天天气寒冷时可浸泡2小时,夏天气温高浸泡半小时左右即可,浸透为止。大火(武火)煮开,小火(文火)再煮半小时即可,有效成分不易煎出的矿物类、骨角类、贝壳类、甲壳类及补益药,一般宜文火久煎,使有效成分充分溶出。一般来说,一剂药可煎煮两次,煎出的药汁混合后分2次或3次口服。

服药时间分为空腹服、饭前服、饭后服和睡前服。泻下药和驱虫药均宜空腹服。一般来说多数补益药和治疗胃肠疾病的药都宜饭前服。对胃肠道有刺激的药宜饭后服,一般头部疾病、上半身疾病、皮肤病应饭后服。安神药宜睡前1小时服用;涩精止遗药宜在临睡前服用。服药时间也可以按照医生的医嘱服用,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用药习惯和方法,不必拘泥于常规。

服用中药时有些食物不能同时吃,一般来说需要忌食辛辣刺激、生冷及腥发之物。辛辣之物是指葱姜蒜、肉桂、胡椒等。生冷之物是指冷水、冰镇食品、西瓜等凉性水果,如风寒感冒进食西瓜会加重感冒的症状。腥发之物是指鱼、虾、蟹、贝壳类等水产品,这里的鱼虾蟹是指包括海洋的、江河产的和人工养殖的水产品的统称。有许多人认为河里的鱼虾不属于发物,可以不用忌口,事实上确实有人因服用中药时吃河鱼而出现恶心呕吐;甚至严重腹痛的患者,忌食鱼虾后,症状都消失。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名中医张锡纯曾记载一妇人服用甘草的同时吃鲢鱼而死亡的记载,不可不慎。牛羊肉也属于发物,有些疾病也需要忌口。牛奶、奶粉等奶制品有些疾病应忌口,如感冒、咳嗽、哮喘、类风湿性关节炎等。

桑葚药用价值很高,有补肝益肾、生津止渴、促进消化、润肠通便、乌发明目、养血补血的作用。但脾胃虚寒者不宜多食新鲜桑葚。不太好消化的时候吃点山楂,能解腻。因为山楂中含有粗纤维高达20%,可促进肠蠕动。大麦茶有去油腻、助消化,益气健胃的功效。

天热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喝酸梅汤解暑,其实酸梅汤最重要的作用是解油腻。酸梅汤中的主要原料乌梅、山楂可以有效去除人体体内多余油腻,陈皮可以有效抑制剩余糖类转化为脂肪。不仅如此,酸梅汤还是一种碱性饮品,饮用后有助于中和糖类和脂类的酸性效应,加速它们的代谢分解。

这些其实都是药食同源。为什么我们喝的中药会有神奇

的疗效呢?有个物理学教授用粒子扩散做了解释:“如果我们喝下一杯水,其中溶有经过纳米粉碎的超微药粒,那么在一段时间以后,在我们的血管中就会均匀分布着这样的超微药粒”、“人体是由各种化学元素构成的,化学元素的平衡很重要,很多常见病都是体内的微量元素在作怪,有时多了,有时少了。而吃中药治病或食疗就是使体内的各种微量元素达到平衡,保持生命的最佳状态。例如:镁是人体必需的常量元素,有很多作用。而现在很多常见病如肥胖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都是由于食物结构中缺少镁所引起的。镁在蔬菜和谷物中含量丰富,如果平时多吃蔬菜和粗粮,这些病就能够缓解,甚至不药而愈。硒对身体同样也很重要,而很多中药中含量较丰。适量摄食硒,可以益寿延年。一位老中医,每天清晨用温水冲服6粒花椒,至今已年过60,但每年都参加马拉松比赛,并能获奖”。

“每天清晨用温水冲服6粒花椒”,花椒祛寒、通气,比方说,肚子受凉以后,会感觉肚子里边有气在涌动,有的人随后还会腹泻,或者是感觉腹痛。受凉感到肚子里有胀气的时候,就可以吃点儿花椒。如果觉得肚子痛或是腹泻,可以取6粒花椒,加一碗水煮几分钟,放点儿红糖,喝下去,过一会儿症状就会减轻。这是花椒的祛寒作用。祛寒之外,它还能通气。花椒水泡脚能够通经络。花椒通气的作用很强,你要是觉得一口气憋住了,胸闷或者是气不顺,可以嚼几粒花椒顺顺气。为什么这个老中医“每天清晨用温水冲服6粒花椒”,而不是“7粒”“8粒”呢?这是因为花椒适当地吃是通气的,吃多了却会闭气。因为花椒有麻味,会麻痹咽喉部位的神经,所以,我们用花椒时要有一个限度,要把握一个量,要知道,过犹不及。吃的时候以6粒为限,不要超过6粒,超过6粒它就是闭气了。

美国马里兰大学教授黄观鸿先生说得更有意思,他说物理学中的相对论与传统的中医理论有着共同的语言和深刻的默契,中医的精髓在于调理养生,也就是达到整个生命系统的相对平衡。举个例子来说,从物理角度讲,人就是水,人在受精卵中有99%是水,成人体内也有70%是水。据推论,在死亡之前人体内的水分会降到50%至60%,所以,要保持健康,人必须使体内70%的水清纯洁净。而早在300多年前,傅青主先生就已将这一理论用在了中医学实践当中,《傅氏女科》中主张从肾论治妇科病,故调经安胎主要应大补肾水,而且,在他的书中有多个方子都是恪守填水滋阴的法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